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夏小麦刘星辰 > 章节目录 章节目录第409章感谢老天爷!
    正想着,三柱就快速跑了回来。

    三柱冲着夏小麦笑了笑,猛地喘了两口气。

    大嫂,好,好消息,好消息。

    闻声,夏小麦心头终于稍微放松了一点,可没有听到具体的事情,她还是有些不放心。

    三柱,你别着急,慢慢说。

    三柱又喘了两口气,这才开口。

    附近的村民说,大哥和宣王爷已经将倭寇赶到了三十里之外了,而且昨晚大哥还带着一支部队回来,将来镇上的流民都安排到别处去了。

    夏小麦心头一紧,一把抓住三柱的胳膊。

    你是说,昨晚你大哥回来了?

    说着,夏小麦赶紧转眼四处看了看,显然已经没有他的人影了。

    顿时心头涌上一股失落感。

    昨晚回来了,为什么不来找她呢?

    三柱此时看着夏小麦的神色,也觉得有些不妥,赶紧说道:大嫂,兴许大哥任务太重了,来去匆忙就没来得及回酒楼。

    说着,三柱又想到了什么。

    哦对了,我还听他们说,皇上让大哥官复原职,大哥现在是征远大将军,和宣王爷共同联手,这次要一举歼灭倭寇大军。

    夏小麦笑了笑。

    你大哥就是厉害。

    顿时心里欣慰了不少,兴许真的是她想多了,现在刘星辰在战场上,不必别的时候,虽然回来了,那也不一定有时间过来看一眼,连三柱他们都没有见到,应该是来去太匆忙了。

    想着,夏小麦耸了耸肩,便跟着三柱回去了。

    而这边,刘星辰回到军营,整个脸都是冰冷的,身边的将士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却也不敢上前跟他说话。

    此时宣王爷就来了他的帐篷,故意拧着眉头叹了一口气。

    哎呀,这有家有室的人就是不一样啊,不管到哪里,还有个人地惦记,不像本王,孤家寡人一个。

    宣王爷这是在开刘星辰的玩笑呢,他还以为一转身,会见到刘星辰一脸幸福开心的模样,却没想,见到的却是刘星辰一张冰冷的脸,眸子里更是没有一丝情感。

    顿时愣了一下,上前走了两步。

    难道昨晚没见到夏小麦?

    听到夏小麦的名字,刘星辰这才有了一丝反应,转眼看向宣王爷,可脸色似乎并没有好转多少,随即起身,单膝跪了下来。

    王爷,属下愿意带领一队人马,将倭寇再赶出十里之外。

    宣王爷顿时一愣。

    他刚才不是在说夏小麦的事情吗?怎么他就要请旨打仗去了?

    正想着,刘星辰又开口了。

    请王爷下指令。

    宣王爷这才回过神来。

    好,征远将军听令。

    属下在!

    本王命令你带一队人马,将倭寇再赶出十里之外,并将一路的流民都安顿妥善。

    属下领命!

    说完,刘星辰起身转身就出了帐篷。

    宣王爷看着刘星辰离开的背影,忍不住就叹了一口气。

    他还是那样,倔脾气,肯定是昨晚回去的时候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跟刘星辰认识这么多年了,他心里哪里藏得住事儿?可是现在又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只能先快点把倭寇铲除了再让他回到夏小麦的身边了。

    而夏小麦这边,没有更多的流民过来,这里在大家的同心协力下,终于平稳了下来。

    经过几天的时间,鼠疫也终于压了下来。

    大人,大人!

    喊什么喊,好好说话。

    县令冲着跑过来的捕快就吼了一顿。

    想到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外面的疫情到底怎么样了。

    正好此时瑶儿也往这边走了过来,只听到那捕快说道:大人,镇上的疫情已经压制住了,好些流民的疫病都治好了。

    真的吗?

    瑶儿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看着那捕快一脸的欣喜。

    那捕快笑了笑。

    是的小姐,这几天夏老板和老先生还有徐老板他们没日没夜的找药试药,今日一早,好些得了疫病的流民都好了,还能起来走动了呢。

    瑶儿立马双手合十,转身走到门边,对着天空。

    感谢老天爷!

    随即转身走到县令面前。

    爹,现在疫情已经压制了,女儿能回去了吗?

    她真的迫不及待的想加入到夏小麦他们的队伍中去,更是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三柱,这几天他们这么劳累,肯定都累坏了。

    想着,心里就觉得有些心疼,更觉得自己没用,身子太弱,在这种关键时刻也出不上一份力。

    此时县令一把抓住那捕快,凑上前仔细问道:疫情,真的压制住了?

    捕快赶紧点了点头。

    是的大人,已经压制下来了。

    县令顿时有些懵,还没完全反应过来。

    要知道那疫病可不是小病,听老一辈的人说,以前也发生过这样的疫病,当时可是死了不少人,还有的直接把人烧了,或者埋了,就连那些有经验的大夫都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治疗的方子,就凭夏小麦一个丫头,还能这么快就解决了?

    这才都久?而且都没有听说镇上有几个人病死了,真的压制下来了?

    正想着,瑶儿就有些待不住了。

    爹,小麦怀有身孕,身子本就虚弱,都能在这种时候救助那些流民,而爹身为一方父母官,难不成还要缩手缩脚的,让旁人笑话吗?

    被瑶儿这么一说,县令转眼就瞪了瑶儿一眼。

    瑶儿,不许这样跟爹说话。

    可心里却没有要责备的意思。

    不过想想,瑶儿说得也确实是实话,既然夏小麦已经把疫情压制下来了……

    想着,县令立马挺直了身板儿,转眼看向那捕快。

    还愣着干啥?带本官出去瞧瞧。

    闻声,瑶儿顿时一阵欣喜,立马挽上县令的胳膊,一同出了县衙。

    只见到之前还堵在门口的那些流民,现在都不见了,县令顿时愣了一下,转眼正准备问,那捕快立马凑上前。

    前几日夏老板他们专门建立了流民收容馆,就是用个简单的棚子搭起来的,说是为了避免没有生病的人也被感染。

    县令点了点头。

    没想到夏小麦那丫头却是有点本事。

    瑶儿更是一脸的自豪和骄傲。

    爹,小麦真的好厉害。

    听到自己的女儿夸别人,刚才还在屋里公然训斥自己,县令怎么也有些不高兴了,立马冷了一张脸,冷哼了一声,不过心里倒不会真的跟瑶儿置气。

    还没到膳禾馆,瑶儿和县令就看到膳禾馆对面拿出空地上,搭建了两处帐篷,里面还用木板搭建了几张床,看起来很轻便,倒是能睡人。

    上面还放了棉絮,看来夏小麦这次是耗费了不少人力物力了。

    瑶儿一转眼,就见到正好端着药碗出来的夏小麦,立马快速走了过去。

    小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