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夏小麦刘星辰 > 章节目录 章节目录第379章砒霜
    荒唐!王氏,夏莲花,你们当本官好戏弄吗?这里面明明是砒霜,难不成你还要用砒霜来治病不成?

    不是的大人,这药……不是……

    王氏冲上去就想解释一番,可到了县令眼前,才发现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来人,将王氏和夏莲花关进大牢。

    大人,民女还有话要说。

    夏莲花赶紧爬到县令面前,想做最后的挣扎。

    民女想请问大人,我姐虽然被毒害了,那她现在可是断气了?

    闻声,刘星辰顿时一双手紧握了拳头,眸色更是凌厉了不少。

    她们下药要害小麦也就算了,现在还盼着她死?

    县令感觉到刘星辰怒火,可是现在这案子还是要断。

    人中了毒,倒是没断气。

    夏莲花嘴角一勾。

    相信大人也知道,这砒霜是剧毒,服用之后变会中毒身亡,要真是我和我娘给夏小麦下的这药,现在夏小麦又怎会还有生气?

    这……

    县令顿时被堵住了,夏莲花说的,也不无道理。

    而且他刚才也觉得有点奇怪,这药怎么成砒霜了?

    见到县令有松动,夏莲花赶紧趁热打铁。

    大人,难道您不觉得这事有蹊跷吗?我跟我娘可是在县令府上干活儿,怎么会把药放在屋子里等着大家去抓?

    说着,夏莲花就有意无意的转眼看了刘星辰一眼。

    肯定是他!

    此时刘星辰也不兜着了。

    你确定这药不是你的?

    王氏赶紧说道: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吃砒霜。

    那砒霜怎么会在你房里?

    我咋知道?说不定是有人故意想要陷害我的。

    哦?那你说说,你们上次去回春堂买的什么药?

    我……

    被刘星辰这么一问,王氏顿时哽住了,差点就说了出来。

    当然是给我治病的药。

    王氏还信誓旦旦的说着,似乎忘了顺子还在眼前呢。

    刘星辰转眼就看向了顺子。

    顺子点了点头,便开口了。

    最近的一次,她们去店里,买了红花,还有……

    说到后面,顺子的声音就越来越小了,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县令,脸上泛上了一丝惊慌。

    还有什么?

    瑶儿立马问道。

    顺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

    还有一包砒霜。

    什么?!

    顿时所有的人都震惊了,谁都没有想到,这砒霜真的是夏莲花和王氏买的。

    县令顿时一拍惊堂木。

    现在证据确凿,王氏和夏莲花蓄意谋害本官的客人,来人,把她们关进大牢!

    闻声,王氏彻底慌了,立马爬到县令的脚边,哭喊起来。

    不是的大人,我没有买过砒霜,这药真不是我买的,我就买了些红花,就是不想让夏小麦生孩子,没想要了她的命啊,大人……

    说完,顿时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话了,此时夏莲花瞪大了眼睛看着王氏,眼里满是绝望。

    怎么也没有想到,王氏居然都说了。

    王氏说完也才反应过来,转眼看了一眼夏莲花,再看了看刘星辰的神色,才发现,她居然被骗了,还把事情都说出来了。

    顿时肠子都悔青了。

    此时夏莲花忽然想到了什么,转眼就看了一眼县令,手心一紧。

    大人,其实这事儿不是我跟我娘想做的,是有人指使……

    来人!把她们关进大牢,直到夏小麦醒了,再行处置!

    不等夏莲花说完,县令立马拍板子结案了。

    他就是故意的,不用想也知道,夏莲花刚才想说的那个人是谁。

    可就算这样,县令也不想去面对,那可是他的二夫人,疼爱了一辈子的二夫人,他不能让二夫人受伤,更不想发现二夫人在背后做的那些事情。

    当然,刘星辰还能看不出县令的心思?

    其实那些砒霜,都是昨晚他让人故意放进去的,至于县令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而且他跟二夫人并没有什么恩怨,夏小麦就更不用说了,可她却三番五次想陷害他们,看来二夫人背后一定还有人。

    现在没有查清楚之前,也不能贸然行动,而且县令肯定会舍不得。

    夫人,案子结了,她们关进了大牢。

    嗯?

    二夫人慢悠悠的端起手边的茶水,轻抿了一口。

    飞儿继续道:差点说出来了,不过,老爷似乎是在故意隐瞒,没有让她说出口。

    闻声,二夫人的手一顿。

    这么说,老爷已经对她起了疑心?或者,是他一早就对她起了疑心?

    飞儿看着二夫人微微皱起的眉头,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了。

    夫人,牢里那两个……

    二夫人回过神,将茶杯放下。

    做干净点。

    是。

    说完,飞儿便离开了。

    二夫人看着院子里那颗梨树,现在已经是绿油油的一片,看起来充满了生机活力。

    这棵树是县令花了好大的功夫,命人移栽过来的,就是听说她喜欢吃梨,当时她还不住在这个院子里,为了这棵树,县令还专门命人重新给她修筑了这个院子。

    二夫人抬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门框,不知道怎么,心里竟然觉得有股淡淡的酸意。

    她很清楚,现在时间不多了,已经找到将军了,不久之后,她也要离开,至于县令,到时候她真的能下得去手吗?

    毕竟是个女子,再怎么样,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多少都有些感情了。

    想到这些,二夫人忍不住就轻叹了一口气。

    案子结束了,大家似乎都恢复了平静,这院子里,李翠花现在也不在,经过这件事,二夫人暂时也不敢有动作了,接下来的时间,夏小麦倒是很安全。

    刘星辰日夜专心陪在夏小麦身边,每天给她擦擦洗洗,给她小心的喂药,还担心她躺久了,到时候手脚该麻了,每天都会给她按一按。

    将军,门外有为教书先生,说是要见您和夏老板。

    侍卫进来通报。

    刘星辰一听便知道是谁了,转眼看了一眼还在沉睡的夏小麦。

    随即点了点头,那人就去把沈林带了进来。

    沈林一见夏小麦那张苍白的脸,顿时心都揪起来了。

    怎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