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夏小麦刘星辰 > 章节目录 章节目录第356章吻我
    想着,刘星辰一手紧紧的托住夏小麦那圆润的臀部,猛地往上一抬,就那样让自己那处去感受夏小麦的身子。

    夏小麦顿时脸一红,想推开刘星辰,却被他抱得更紧了。

    你……你在做什么?

    刘星辰凑到夏小麦面前,灼热的气息重重的打在她的脸上,身下还在轻轻的扭动着,凑到夏小麦的耳边,粗狂沙哑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小麦,吻我。

    你……

    夏小麦本想拒绝,可是感受到刘星辰身上越来越灼热,她就知道,他肯定是受不住了。

    男人在这方面,要是一上来了,就一发不可收拾,想来也是,她这怀个孩子,就是十个月,再加上坐月子什么的,那不得一年都不能处那男女之事了?

    对刘星辰来说,确实有点……

    想着,夏小麦就有些心软了,微微侧了侧目,将唇移动到刘星辰的唇边,她还没有主动亲吻过刘星辰,这会儿还有些难为情。

    小麦。

    刘星辰的声音嘶哑,带着满满的隐忍。

    夏小麦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手心一紧,眼睛一闭,还是亲吻了上去。

    却没想,就在她吻住了刘星辰的时候,就听到刘星辰闷哼了一声,随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总之,刘星辰就是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夏小麦醒来的时候,屋子里就剩下她一个了,现在是越来越容易疲倦了。

    撑起身子,到了门外,就见到徐有为和刘星辰坐在石凳子上,两人的脸色凝重,似乎还在谈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见到夏小麦出来了,刘星辰起身将外衣脱下来给她披上。

    也不穿个披风就出来。

    带着一丝责备的意味,却让夏小麦觉得很暖心。

    今天确实有一丝凉意,她起初也没太在意。

    一旁的徐有为看着两人这模样,心头一沉,抬手假意咳嗽了一下,才抬眼看向夏小麦。

    原来夏老板也喜欢赖床?

    说着,徐有为笑了笑。

    赖床?多幸福的一件事啊。

    徐老板怎么这么大早上就跑过来了?

    怎么?不欢迎我?还是担心我偷学了你这后厨的菜式?

    堂堂迎客居的少东家,还需要到我这小酒馆来偷师学艺?

    夏小麦这顶帽子可盖得极好了,硬是让徐有为无话可说了,只能摇头笑了笑,实在拿夏小麦没有办法。

    对了,你还没说,你来干啥?我看你们刚才在聊天,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想来应该是关于三柱的事情了。

    刘星辰和徐有为互相看了一眼,刘星辰转眼便看向夏小麦。

    小麦,你看这个。

    说着,刘星辰就拿出一块布头出来。

    夏小麦眉头一拧。

    这是什么?

    倒是像一块不小心扯掉了的布。

    证据。

    徐有为开口说道。

    夏小麦眉头拧得更深了。

    证据?

    想了想,忽然想到了什么。

    你是说,这是当日下药的人留下的?

    聪明。

    徐有为毫不吝啬的赞赏了一句。

    夏小麦又看了一眼手里的布,这布料倒不是最差的,当然也不算好的。

    又放在鼻尖闻了闻,有一股淡淡的柴火的味道。

    看来这人十有八九,应该是村里的人。

    看来她之前猜测得没错,三柱身边果然有人在盯着。

    那你们猜出来这布料是谁的了?

    说着,夏小麦看了一眼徐有为,又看了一眼刘星辰。

    两人竟然默契般的露出了同样的笑容,难道,真的难得啊!

    刘星辰不是向来不怎么待见徐有为吗?

    李大娘。

    夏小麦正想着,刘星辰开口就说了出来。

    本来先前他们也只是觉得奇怪,也只是在怀疑,没想到,这会儿刘星辰居然这么肯定的说出来,就是李大娘。

    徐有为赞赏的看着刘星辰。

    刘兄好眼力。

    眼光确实不错,想想以前的夏小麦,外貌确实不敢恭维,那个时候他却偏偏选中了夏小麦。

    李大娘?你是说,下毒的人是李大娘?

    嗯。

    夏小麦有些惊讶,但回头想想,又觉得在意料之中,毕竟那李翠花的事情,现在还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你们怎么准备办?

    刚才他们商量,应该有商量出结果吧?

    夏小麦是这样想的,可没想,徐有为站起身,唰的一下打开了扇子。

    这就是你们的事了,我可没那个好兴致在这里耗着。

    说完,徐有为看着夏小麦勾唇一笑,随即转身就离开了。

    夏小麦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瞧他那抠门儿样。

    在徐有为的眼里,时间就是金钱,而金钱,就是他的命。

    小麦。

    正想着,刘星辰的声音传了过来。

    星辰怎么了?

    转眼看向刘星辰,却半天也等不来一个字,只看到他眸子里泛着光亮,嘴角带上微微笑容,那模样,倒是一改平日里的僵硬冰冷,这会儿看着竟有些温暖。

    主人。

    徐有为走到一个无人的小巷子,一个黑影就落到了他面前。

    盯着倩儿。

    是。

    随即纵身一跃,那黑影又消失了。

    徐有为打开扇子摇了摇,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夏小麦啊夏小麦,看着这个女人就是他的劫,这辈子他都逃不掉。

    随即一转身,回到迎客居,准备了一些上好的酒菜,让人带上,跟着一块儿往县衙去了。

    县衙里,此时瑶儿还是关在屋子里,不管她怎么叫喊,县令都不肯给她开门,最后她也就不喊了,不过她也不会这么轻易罢休,开始不吃东西了。

    小姐,您都一整天没吃东西,这样身子怎么受得了啊,小翠给您做了您最爱吃的凤梨酥,您好歹尝一点儿?

    小翠站在门口,端着盘子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而屋里的瑶儿,趴在桌子上,眼神空洞的望着门口,似乎没有听到小翠的声音,也没有打算搭理。

    也不知道现在三柱他们怎么样了,她得坚持下去,一定要想办法见到爹才行。

    现在也只有这个办法,能让县令心软下来,不管怎么样,至少得先见一面,到时候她一定会尽量说服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