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夏小麦刘星辰 > 章节目录 章节目录第352章你可知罪?
    哎哟,娘你就别自己吓唬自己了,还能有啥东西啊?你平时又不喜欢戴个手势什么,也就一身衣服,难不成你还能把衣服忘在那儿了?

    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然,这也只是在李翠花和李大娘心里是这样觉得。

    毕竟按照李翠花的说法,李大娘确实不可能把衣服脱下来留在那里。

    可是她们却没有注意到,李大娘虽然没有留下衣服,那她那衣服可缺了个角呢。

    刘三柱被抓起来的事情,轰动还有些大,毕竟这关系到县令女儿的事情,前阵子还贴了告示,刘三柱要娶瑶儿的,今日却说刘三柱下毒害了瑶儿。

    这么大的事情,这镇上的人可不会错过,以至于开堂审理的时候,县衙的外面围上了好些人。

    刘三柱,你可知罪?

    三柱跪在地上,手上还戴着枷锁。

    大人,草民不知。

    县令一拍惊堂木,脸上满是愤怒。

    不知?罪一,你故意假借看望夏老爷子为由,送给他下了毒的汤,以至于将夏老爷子毒害身亡,罪二,又以同样的理由,陷害本官的千金,幸好本官发现得及时,及时请了大夫,但你手段极其阴毒,那药性极强,到现在本官的女儿都躺在床上生死未卜!

    闻声,三柱顿时心头一惊。

    大人,瑶儿现在怎么样了?

    放肆!本官的女儿也是你能随便叫的?

    县令现在就是一心认为,陷害瑶儿的人就是刘三柱,而刘三柱,现在根本不知道自己到底什么时候下了药。

    不对,他不可能再汤里下药的,他这么喜欢瑶儿,又怎么舍得毒害她?

    可是为什么他的汤里会有毒?

    想着,三柱顿时头都昏了,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一双手更是捏紧了拳头,一张脸也憋得通红。

    呼吸顿时都急促了不少。

    才到门口的夏小麦和刘星辰,挤进人群中一看三柱这症状,夏小麦顿时心头一紧。

    糟糕,这是心脏病要犯了?

    想着,赶紧着急的看了一眼刘星辰。

    刘星辰抿了抿唇,随即冲着那堂上就喊了一声:大人,冤枉!

    县令一看是刘星辰,顿时心头一紧,他知道刘星辰一定会让他放了三柱,可是这事儿关乎到瑶儿的终身,他犹豫了一下。

    就算丢掉他头上的乌纱帽,他也绝对不能让瑶儿受到半点委屈。

    想着,便让刘星辰他们进来了。

    夏小麦赶紧蹲在三柱面前。

    三柱,你不要慌张,这事情我跟你大哥心里都有数,你现在不能着急,不能动怒,深呼吸,调整一下,千万不能着急知道吗?

    三柱也知道自己似乎有些不舒服,他现在还能听清楚夏小麦说的话,觉得她说得对,而且看到他们过来了,自己心里也安心了一些,没一会儿,心里也平复了不少。

    见到三柱的状态好些了,夏小麦这才松了一口气。

    县令一拍惊堂木。

    有何冤屈?

    此案有冤。

    刘星辰站在堂上,看着县令,并没有要避讳的意思。

    县令顿时心头一紧,手心紧了紧,还是没打算让步。

    你们说此案有冤,那你们可有证据?若是没证据,就不要干扰本官断案。

    证据?他们哪里有证据,现在还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又去哪里找证据?

    可听县令这意思,要是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怕是就要断案了,要是按照三柱现在做的那些,这案子端下来,不是要让三柱丢了性命?

    想着,夏小麦心里就有些慌了,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着急的看着刘星辰,这个时候她只能指望刘星辰了。

    只见刘星辰眉头紧拧,一双手也捏紧了拳头,转眼盯着三柱看了看。

    三柱是他的弟弟,这一辈子都会是,他欠了刘家一条命,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三柱有事。

    想了想,最后还是开口了。

    证据就是,我是征远大将军。

    闻声,顿时堂前堂外顿时都惊呼了一声。

    大家谁不知道征远大将军的名号?

    有了大将军,才会有现在的太平盛世,可是后来这位大将军却放弃了京城的荣华富贵,赶紧隐居起来了。

    却没想,眼前这人就是征远大将军?

    三柱也很惊讶,他们一家,只知道刘星辰是跟他们的大哥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兄弟,却没想,他就是传说中的征远大将军。

    这大将军居然还为了照顾他们一家子,甘心住在这山村里,过着食不果腹的日子。

    夏小麦也有些惊讶,不过跟他们的惊讶不一样,她之前就知道了刘星辰的身份,只是那个时候,她就知道,刘星辰一直不说,肯定是不想让暴露自己的身份,就想过过平淡的生活。

    却没想,现在还是说出来了,刘星辰的心里,应该很不愿意吧?

    看着刘星辰那模样,夏小麦顿时觉得心头一酸,心疼刘星辰。

    而县令更是瞪大了眼睛,立马就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他是最早知道刘星辰的身份的人,可是他没有想到,刘星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公布自己的身份。

    还想用这个身份来压制这个案子不成?

    县令简直是疯了一样的,一双猩红的眼睛狠狠的瞪着刘星辰,一手只过去。

    大胆!你说你是征远大将军你就是了?大家都知道,征远大将军很多年之前就消失了,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县令还在做最后的挣扎,可心里发虚得很。

    刘星辰并没有动怒,而是喊了一声:出来!

    声音很嘹亮,没一会儿的功夫,就见到一个黑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跳了出来。

    立马就跪在了刘星辰的面前。

    将军!

    看得出来,那人见到刘星辰也是很激动很惊讶的。

    县令顿时慌了,猛地往后一退,又跌坐在了凳子上。

    大胆!你……你是何人?这里是公堂,岂能任由你们跑来跑去的?

    凌风顿时手心一紧。

    区区一个县令,居然敢对将军无礼?

    想着,凌风抬眼就看了刘星辰一眼,见刘星辰点了头,立马站起身,从胸前拿出一块金牌子,冲到县令面前,将牌子放在他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