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夏小麦刘星辰 > 章节目录 章节目录第315章是不是发烧了?
    夏小麦看着刘星辰小麦色的脸上竟然泛上了红晕,再一摸,居然滚烫得很,顿时心头一惊。

    星辰,你的身上怎么这么烫?是不是发烧了?

    这古代发热这种事情可不是小事,还有些治疗不当的,都能危及性命。

    夏小麦一时急了。

    你快起来,我去给你熬药,你这么滚烫,等会儿脑子都要烧坏了。

    岂不知,夏小麦越是在他身上挣扎,越是不停的将他身体那股欲火撩得一发不可收拾了。

    刘星辰实在等不及了,也来不及给夏小麦解释,低头就重重的亲吻了上去。

    夏小麦心头一愣,刘星辰这吻实在猛烈得很,还不等她反应过来,她就感觉被吻得七荤八素了,可是忽然一想到他现在还在发烧,可得赶紧熬药给他喝才行。

    立马又挣脱开了他的嘴唇。

    星辰,你先别,别动了,你在发烧,我得去给你熬药。

    小麦。

    他这哪里是发烧了?明明就是被下了春药,现在药效发作了,身子怎能不滚烫?

    别动!

    夏小麦这会儿还没理解。

    怎么能别动,你现在还在发烧呢,你赶紧起来。

    这发情也不是这个时候吧?这要是脑袋烧坏了怎么办?

    闻声,刘星辰也是无奈了,只能低头在她的耳边说了两句,夏小麦顿时心头一愣,脸上立马泛起了红晕。

    眨巴了两下眼睛。

    那,那我应该怎么做?

    老天啊,她虽然在现代是个医生,但是对于解这情爱之毒她还真没有什么经验,就连上次她被人下毒了,那也是刘星辰给她解的。

    现在刘星辰中毒了,她该怎么做?

    刘星辰灼热的气息猛烈又快速的往外扑打,喷得夏小麦都觉得浑身开始发烫了。

    小麦,亲我。

    现在夏小麦不知道该怎么做,只能刘星辰说什么,她便照着做,她知道这种被下药了之后的滋味儿,她只想让刘星辰能好受一些。

    便立马亲了上去。

    这女人主动亲吻,和自己去亲女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夏小麦的唇本就柔软湿润,再加上那股冰凉,顿时让刘星辰又闷哼了一声。

    抬手就抓住了夏小麦的手,将她的手放到了自己那处,可夏小麦哪里会那些事情啊,只能抓着那东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下可让刘星辰难受无比了,只能又握住了夏小麦的手,开始引导她去做,没一会儿的功夫,夏小麦也清楚了,刘星辰放开了手,她便用尽了浑身解数,开始帮刘星辰解毒。

    可却没想,她这力气还真有些大。

    这种毒一旦被男人服下,那便不是一次两次就能解毒的,刘星辰就是担心自己中毒太深,要是在这种情况下直接要了夏小麦,他担心夏小麦的身子肯定受不住。

    便让夏小麦用手帮他降了降温,这才正式进入主题。

    可是还是折腾到了大半夜,夏小麦早就精疲力尽了,只是想到刘星辰的毒还没解,便一直撑着,终于结束之后,夏小麦只感觉自己就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刘星辰看着面前累得精疲力尽的小娘子,疼爱的摸了摸她的脸蛋儿,随后帮她清理了一下身子,抱着她便也睡去了。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夏小麦才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

    一睁开眼,就见到眼前是一张放大版的俊脸,顿时瞪大了眼睛。

    刘星辰一脸暧昧的凑在她面前,嘴角勾了勾。

    懒猫。

    说着,就在她的鼻梁上刮了一下,随即将她抱了起来,走到桌边,将她放在自己的双腿上坐着,面前便是一碗稀饭,还有一些小菜。

    饿了吧?

    刘星辰怜惜的替她拨开散落在脸上的碎发。

    这会儿夏小麦想到昨晚自己那惨状,这会儿就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刘星辰。

    能不饿吗?再这样下去,我看我不用减肥都能瘦成皮包骨了。

    就那运动量,都比她在健身房一口气跑十公里还大了。

    到现在她都感觉自己这身子就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浑身软绵绵的。

    辛苦娘子了。

    刘星辰笑了笑,端起桌上的粥就开始一口口的喂夏小麦。

    夏小麦一边吃着粥,心里那火气可没降呢,看着刘星辰脸上那惬意的模样,心里着实觉得不平衡,忽然想到昨晚他还让自己用手。

    下意识就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是干净的。

    她不是记得昨晚那个之后,手上还有些黏糊糊的吗?

    想着,下意识抬起手准备去闻,却被刘星辰一巴掌拍了下去。

    夏小麦顿时气恼了。

    你居然打我!

    她昨晚为了给他解毒,差点都没一命呜呼过去,这没良心的,居然还打她。

    想着,夏小麦的眸子忽然定格在了他身下,想到拿东西,她就来气,忍不住就上手拍了一下。

    嘶!

    去没想,刘星辰立马疼得拧了眉头。

    夏小麦愣了一下。

    很疼吗?

    她刚才都没用力,怎么看着这么疼,那处难不成那么脆弱?

    只看到刘星辰的尴尬的轻咳了一声,脸上便渐渐泛上了一丝红晕。

    见到夏小麦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着他,他也是无奈了,只能凑到夏小麦的耳边,说了两句。

    夏小麦顿时脸一红,赶紧抢过了他手里的碗,埋头就开始疯狂的啃粥。

    原来是昨天晚上她没掌握好技巧,用力过度,把他那里都弄破皮了,难怪她才轻轻拍了一下,他就那么疼了。

    见到夏小麦那张脸都要埋到碗里去了,刘星辰越发觉得夏小麦可爱得紧,嘴边下意识就勾了勾。

    喝完了粥,刘星辰又给她擦了擦嘴角,看着刘星辰那模样,夏小麦就觉得尴尬得紧,总让她想到昨晚自己做的那些蠢事儿。

    眼珠子四处提溜可一圈。

    对了,你昨晚怎么会跟李翠花在一块儿?还有,你是怎么被她下的药?

    本来昨天她就打算问的,可是当时刘星辰的毒实在紧急,便没问。

    刘星辰将夏小麦抱回到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这才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