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夏小麦刘星辰 > 章节目录 章节目录第302章还想赎罪?
    可眼见着自己娘亲饱受病痛折磨,他也不忍心,一咬牙,还是起身将那妇人扶了过来。

    夏小麦抬眼看了看,妇人脸上没有一点光泽度,眼睛更是毫无神色,再一诊脉,顿时心头一惊。

    转眼就看了一眼那老先生。

    她才知道,为何刚才那少年都跪下来求他,他也不愿意替妇人诊病了。

    这妇人脉搏微弱,确切上的说,就是将死之人,已然无药可医了。

    想来那老先生,方才应该早已看出来这妇人无药可医,现在想想,应该也是担心那少年伤心难过,再者他若是诊了,到时候这妇人要是一命呜呼了,说不定还会连累了这药铺。

    这么想着,夏小麦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着实太冲动了。

    顿时看着老先生的眸色里,就泛上了一些歉疚之意。

    许久不见夏小麦开口,眼前的少年就着急了。

    老板,您倒是说说,我娘这是得了什么病?可需要开什么方子?

    夏小麦紧了紧手心,心里竟然有些没底了。

    老先生刚才不诊是对的,这会让她该如何跟着少年说?

    正想着,老先生就嘲讽一笑。

    狂妄!自大!

    夏小麦理亏,这会儿自然不会反驳什么。

    只是,那妇人已然如此,既然她已经诊治了,也该给他一个说法,况且人固有一死,早知道也好。

    想着,夏小麦便开口了。

    你娘……你娘已无药可救,还是早些回去准备后事吧。

    闻声,那少年顿时大哭了起来,跪在妇人面前,哭得满脸是泪。

    夏小麦着实见不得这样的场面,起身就准备离开,却被那老先生一手抓住了。

    留下这么个烂摊子,就想走?

    他迟早要知道,早点告诉他,也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哦?本来你不说,这妇人兴许还能多看看自己儿子的笑着的模样,可你这样一说,往后这几天,岂不是让那妇人天天见到自己的儿子以泪洗面?你以为,那妇人到了闭眼那一刻,会安心?

    我……

    听着老先生说的这些,夏小麦竟然有些说不出话来了,她知道,今天这事儿确实是她做错了。

    回头看了看那对母子,夏小麦顿时觉得,自己还是资历浅了,心里也着实觉得,这老先生说的话是在理的。

    那你要我如何?

    今天这事儿她认了,既然老先生不肯让她走,她便任老先生处置便是,她这心里也能好受一些。

    可没想她这心思可都在老先生的眼中。

    怎么,还想赎罪?

    我不是赎罪,我只是……

    只是什么?

    不等夏小麦说完,那老先生就接过了话头,随即转身就往后院走去了,在进后院之前,顿了顿步子。

    还站在干什么?不是要求我办事?

    闻声,夏小麦心头一惊。

    怎么这老先生什么事情都知道?

    难不成是有人通风报信?

    不对呀,她这也才刚想到,还没跟别人说起过呢,他是怎么知道的?

    想着,夏小麦的心里是越发觉得好奇,更觉得这老先生有些高深了,赶紧跟了上去。

    到了后院,顺子就端来了一壶茶水,给老先生各倒了一杯便出去了。

    夏小麦正打算坐到老先生对面,只听到那老先生说道:我让你坐了?

    闻声,夏小麦又站了起来,心里虽然觉得有点堵得慌,但是想着这老先生如此高深,要是能忍一时,将他请到自己的酒楼去,那也值了。

    夏小麦见老先生喝完了一杯茶,立即又给他倒了一杯。

    老先生,您可真厉害,竟然诊都不用诊就知道那妇人无药可医了。

    老先生冷笑一声。

    不是说我没有医德,没有仁心吗?

    不不不,都是我拙见了,老先生这么高明的医术,自然是医者仁心的。

    说着,夏小麦尴尬的笑了笑。

    这老先生还挺记仇,早知道这样,她刚才就该忍住,就不该冲动了。

    老先生瞥了她一眼,其实在心里早就不生夏小麦的气了,反而觉得夏小麦这姑娘不错。

    治病救人这事儿本就是枯燥乏味的,更何况他不过在一个小镇上,每天来看诊的人不错的人也就算了,每天生的病也是差不多的。

    见的多了,自然有时候看都不用看,闻着气息就知道得的什么病了。

    倒是这姑娘,还是第一个敢在他面前说他没有医德,没有仁心的人,之前他还觉得这姑娘狂妄自大呢,可这几次下来,他倒觉得这姑娘很特别。

    而且他这阵子也听说了不少关于夏小麦的事情,越发觉得夏小麦这人不简单。

    他这老头子就是这样,对于特别的事物和人,他倒是越发感兴趣。

    此时夏小麦试探的看了一眼老先生,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了。

    那个,老先生,您应该知道,我在镇上开了个酒楼吧?

    老先生摸了摸胡子。

    怎么?来我这儿炫耀来了?

    怎么会呢?我那儿生意再怎么好,那也抵不上有您坐诊的这回春堂的生意啊。

    还学会拍马屁了?以前是谁说我这老头子迂腐来着?

    对呀,是谁说的来着?老先生您尽管告诉我,我一定会让那人好看!居然敢诬陷老先生您,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夏小麦这马屁拍得,那老先生都忍不住笑了笑。

    行了,你什么心思老夫一眼就看出来了,就不必在我面前说这些违心话了。

    闻声,夏小麦赶紧摆了摆手。

    那怎么是违心话呢?我说的可是句句属实的。

    说着,夏小麦转眼就笑了笑。

    不过还真被老先生猜中了,我今日过来,确实不是来跟老先生说这些的,是有些事情,想请老先生帮忙来着。

    老先生瞥了夏小麦一眼,摸了摸胡子。

    不可能。

    ……

    夏小麦顿时噎住了,她还没说要他帮什么忙呢,这老头子怎么直接就拒绝了?

    老先生,您要不先听我说说?您放心,只要您愿意帮我,那价钱自然好说的,还有我也绝对不会耽误您在回春堂坐诊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