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夏小麦刘星辰 > 章节目录 章节目录第136章征远大将军
    大人,有什么话去内堂问吧。

    县太爷正准备说什么,刘星辰立马就将他到了嘴边的话给打断了。

    闻声,县太爷才反应过来,这里还有好多人呢,立马冲着刘星辰旁边那些官差示意了一下。

    还愣着干什么,带到内堂来。

    说着,县太爷赶紧慌慌张张的就往内堂去了。

    随即刘星辰也被带了进去,临走前,刘星辰还不忘转眼给夏小麦使个眼色,让她放心。

    可就是他这个眼神,反倒是让夏小麦心里更忐忑了。

    难道他又想一个人把这事儿扛下来?还有,那玉佩到底是什么情况?难不成,刘星辰还有别的身份,并不是单纯的山里猎户?

    想着,夏小麦的脑海里就冒出了无数种可能,顿时心里乱成了一团,一颗心都揪起来了。

    可是她心里依然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等会儿不管什么情况,她绝对不会让刘星辰一个人来承担这件事的。

    此时一旁的于望龙倒是没有多担心,依然是一脸得意的笑容,看向夏小麦的时候,眼里还挂着嘲讽。

    哼,玉佩?还想用一块玉佩来收买县太爷?

    虽然县太爷就是个认钱不认人的主,但是这么多年他能在县衙里来去自如,可不是没有根据的。

    就他于家给县太爷的银子,都够这些农民用好几辈子的了。

    现在这刘星辰居然还想用一块玉佩来收买县太爷?真是不自量力!

    想着,于望龙嘴边嘲讽得到笑容越发加深了些。

    可他不知,内堂里拿着玉佩的这个人,可是他就算把命搭进去都得罪不起的人。

    你到底是谁?为何会有这玉佩?

    县令一脸震惊的看着背对着他的刘星辰,拿着玉佩的手不由自主的都有些微微发颤起来了。

    这玉佩可是当今最有名的征远大将军的贴身之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

    现在这世道能这么太平,全都是靠着征远大将军把侵袭中原的那些流寇和蛮人都打跑了,这才有了现在的安稳世道。

    经过那件事情,征远大将军的名声广为流传,所有的人都在心里敬仰这位大将军,就连皇帝都很器重他。

    只是不知道为何,在前几年,征远大将军打退那些蛮人和流寇之后,并没有留在皇上身边任命重职,反而是请旨解甲归田了。

    当时这件事情可轰动了整个朝堂,就连他这小得不入流的官员都听到了消息,可见征远大将军的声望是有多大了。

    当时就有很多人猜测,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让一位正值英年的大将军放弃了朝堂的官权势力和财富,选择退隐?

    可一直到现在都没人知道真正的原因,只知道征远大将军去了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

    想着,县令顿时心头一怔。

    征远大将军?山村?

    难道……刘星辰就是……

    心头猛地一惊,瞬间瞪大了眼睛看着刘星辰。

    他就说,怎么第一眼见到刘星辰的时候,就觉得他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山村里的猎户那么简单。

    现在再看看,刘星辰虽然背对着他,但是那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强大的气息,更让他坚信,刘星辰就是当年的征远大将军。

    想着,顿时心头一慌,赶紧举起手里的玉佩,立马跪了下来。

    将……将军,是下官有眼不识泰山,居然没认出来将军,还差点打了将军板子,下官该死,下官该死啊!

    说着,县令立马哭丧着一张脸就给刘星辰磕了个头。

    刘星辰双手背在背上,看着前方,在阳光的照射下,虽然穿的只是粗布麻衣,但是浑身都散发出了气宇轩扬的气息。

    只要有他在,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小麦。

    没一会儿的功夫,刘星辰和县太爷就从内堂出来了,夏小麦赶紧跑了上去。

    星辰,你没事吧?

    夏小麦一脸慌张的看着刘星辰,仔细将他浑身打量了一遍,确定没有受伤,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看到夏小麦一脸担忧的模样,刘星辰心里倒是觉得很开心,刚才那冰冷的神色,这会儿都缓和了不少,嘴角还挂上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没事。

    哎呀,我说刘星辰啊,亏你还是村里力气最大,最能打猎的能手,没想到居然这么天真,居然还想用玉佩去收买县太爷?你可真是要笑掉本少主的大牙了。

    说着,于望龙就仰头笑了起来。

    夏小麦顿时心头的火气上来了,她最见不得的就是于望龙这张臭嘴脸了,正准备上前骂一顿,没想却被刘星辰拦住了。

    抬眼看去,就见到刘星辰微微拧着眉头,紧紧的盯着她,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夏小麦顿时心头一愣。

    难道刘星辰有什么计划?

    对于刘星辰的智商和能力,夏小麦从来没有质疑过,而且他刚才跟县太爷去了内堂,要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刘星辰肯定不会轻举妄动,除非……

    行了,刚才刘星辰去内堂已经把事情都跟本官解释清楚了,都是一场误会,本案就到此为止,都各自回家吧。

    县太爷虽然尽量在压制自己慌张的神色,但是他额头的汗水,还有那飘忽的眸色总也骗不了人。

    夏小麦顿时眯了眯眸子。

    怎么回事?怎么才去了内堂这么一会儿工夫,这案子就断了?刘星辰到底跟县太爷说了什么?为何县太爷满脸慌张?

    想着,夏小麦下意识就转眼看了看刘星辰,却发现他的脸上竟然依然平静无波,似乎这结果就在他的意料之中。

    倒是于望龙,这会儿可是一脸懵的状态了,瞪大了眼睛看着县太爷。

    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刚才明明是要将他们关起来的,怎么就放了他们了?

    于望龙怎么也没有想到,才一会儿的功夫,这案子居然就这样算了?

    难不成这县太爷居然为了一块玉佩,当真就要放了刘星辰和夏小麦?

    行了,这案子就是个误会,你也别折腾了,刘星辰夏小麦,都回去吧,退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