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1025章 叶墨笙的怀疑
    叶墨笙依旧不回答她的问题,欧阳清凌气的抓狂,却得忍着。

    她终于知道,上了贼船是什么意思了。

    欧阳清凌无语的摇摇头,让自己平静下来,脑袋看向车窗外。

    最终,车子在一处私人海滩停下来。

    叶墨笙打开车门,向着海边走去。

    欧阳清凌皱了皱眉,这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虽然对叶墨笙的行为很郁闷,可是,欧阳清凌还是跟着叶墨笙下了车,跟着他走向海边。

    叶墨笙走了几步,听了下来,背对着欧阳清凌。

    欧阳清凌快速走上前:“叶墨笙,你到底在搞什么?我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忙,没有时间在这里陪你玩!”

    叶墨笙缓缓转身:“很重要的事情,是去搜集证据吗?”

    “废话,我已经上诉了,能不找证据吗?叶墨笙,你不要在这里说风凉话,当初你要不是你不相信欧阳小姐,这个案子根本就不会以欧阳小姐纵火杀人定罪!”欧阳清凌生气的说道。

    叶墨笙死死地盯着欧阳清凌:“这么说,你认识清凌,那你能告诉我,她的消息吗?”

    欧阳清凌的眸子微缩,原来他大费周章,做了这么多的功夫,就是为了知道她的消息。

    她的嘴角升起一抹冷笑:“你不是觉得她杀了你的父母吗?现在你又何必跟我打听他的消息!难不成,你想送她去公安局,为你父母报仇!”

    叶墨笙没想到,loran对他的态度,这般冷漠,她的语气,隐隐还在自责自己。

    他的神情紧绷:“loran,这些,都是清凌告诉你的吗?”

    欧阳清凌有点不想继续待下去了:“谁告诉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会为欧阳小姐洗刷冤屈,叶先生爱信不信,我要走了!”

    欧阳清凌说完,就要抓神向着车子走去。

    结果,她刚走了两步,就被叶墨笙一把抓住。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她又是这种疏离的态度,肯定是因为清凌,不然的话,她不用这样敌视自己,似乎还带着些许怨恨。

    他沉声:“我知道,你肯定知道清凌的下落,对不对?loran,我找你来,只是想打听清凌的消息,我也不相信她杀人纵火,可是她人呢?她为什么不自己出面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而是让你替她出面!”

    看着叶墨笙紧绷的神情,欧阳清凌突然勾唇,讽刺的笑了笑:“你相信她,相信她你会让这个案子一直背在她身上,还是说,你其实潜意识里,是相信欧阳小姐杀人纵火了,现在只是想骗我,让我告诉你,关于她的下落而已呢!”

    叶墨笙没想到她这么说,他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loran,你怎么会这么想呢,我是真的想知道,她人现在去哪里了?你能告诉我吗?就当是我求你!”

    叶墨笙的神情,突然充满了祈求和卑微。

    有那么一瞬间,欧阳清凌的心差点就软了。

    可是,等到她反应过来,她突然就觉得自己好蠢。

    他有什么好可怜的,最可怜的那个人,不是自己吗?背着杀人的罪名,离开临海市,满身的伤痕,却不能回到父母身边。

    她的心,突然就冷硬起来:“是吗?既然叶先生这么想知道清凌的下落,那我就不妨告诉你,其实,你如果记得我回国后,说的每一句话,你应该已经知道,欧阳小姐现在的状况怎么样了!”

    叶墨笙的神情猛地紧张起来:“什么话,我怎么不知道!”

    欧阳清凌一看,就知道他忘记了,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想到那个层面上去。

    她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当然是回国第一天,我在车上说过,我这次回来,处理的第一个官司,就是半年前,一位小姐委托我的,可是,很不幸,她半年前去世了,所以,她委托我回来帮她伸冤,顺便让我住在她家,而我口中的这位小姐,便是欧阳小姐!”

    叶墨笙一时间傻了一般的盯着欧阳清凌:“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他的身体后退了一步,踉踉跄跄的,似乎都站不稳。

    欧阳清凌的笑容,似乎更加讽刺了:“你听不懂?不!你听得懂,你只是不愿意懂而已,她死了,欧阳小姐她在半年前就已经死了,她就算是死了,也没能回国见自己的父母,身上还背着命案,就算是死了,她还是不能释怀,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我想叶先生心里应该比我更清楚吧,你不用怀疑我说的话,欧阳小姐死的时候,我当时就在场!”

    可能是欧阳清凌的表情太过于真实了,叶墨笙怎么都不相信,欧阳清凌死了。

    自己苦苦找了五年,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是为了给父母报仇,才想抓到欧阳清凌。

    不!他们都错了,自己只是放不下,他放不下欧阳清凌,又恨她跟南宫瑾离开,他心里的那种矛盾,没有人能理解。

    可是,现在却有人告诉自己,欧阳清凌死了,怎么可能呢,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叶墨笙看着欧阳清凌,神情近乎崩溃:“loran,你在骗我,对不对?清凌她怎么可能死了呢?她一定是生气了,她生气我没有相信她,所以才用这样的借口来骗我,她肯定就在暗处,她跟你一起回国了,对不对?”

    叶墨笙突然抓住欧阳清凌,摇着她的肩膀,似乎她要是敢说欧阳清凌死了,他就要杀人一样。

    欧阳清凌迟疑了,可是,她最终还是狠心,打断了叶墨笙的念想:“其实我知道,我上诉之后,你有可能会来找我,问我关于欧阳小姐的下落,我也知道,你们曾经是夫妻,你可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可是,事实就是这样,我没有说谎,欧阳小姐她就是死了,人死不能复生,我就当你现在的行为,是可能在你们过去的夫妻情谊上,所以,就这样吧,不要再追问我了,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要是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至于这个案子,我会继续调查清楚,还欧阳小姐清白,你不相信她,可是,我相信她,相信她不会杀人,更何况,还是对她那么好的人!”

    欧阳清凌说完,就将叶墨笙按在自己肩膀的手,取下来,转身打算离开。

    她刚走了两步,叶墨笙突然大吼:“loran,你真的没有骗我?”

    欧阳清凌皱了皱眉,转身看着他:“我为什么要骗你,她死了就是死了,我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吗?”

    叶墨笙的眼眶微红,他向着欧阳清凌走过来:“不论你说的话是真是假,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不仅如此,我还会帮助你,把这件案子调查清楚!走吧,这里打不到车,我送你回去!”

    欧阳清凌诧异的看了一眼叶墨笙,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恢复过来了。

    还是说,欧阳清凌这个名字,在叶墨笙的心里,不过如此。

    他不在意,何来悲伤!

    又或者,他其实猜到,欧阳清凌并没有死,自己在骗他?

    可是,不管是哪种可能,她都不能露馅,在她自己的心里,过去的那个她,不就是死了么!

    想到这里,欧阳清凌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好啊,既然叶先生要帮我,那我却之不恭!”

    叶墨笙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直接向着车子走去。

    就这样,欧阳清凌稀里糊涂的跟着叶墨笙,走了这么远,在海边转了一圈,然后回到了海景别墅。

    到了别墅门口,叶墨笙将车停下来。

    欧阳清凌以为他这就要走了。

    结果,她下车后,他直接跟着下了车。

    欧阳清凌忍不住皱眉:“你跟着我下车干嘛?”

    叶墨笙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我为什么不能下车,既然清凌出事了,我虽然不知道伯父伯母怎么样,但是,看你都住在他们家了,想必他们应该是知道的,我去看看他们而已,你着什么急呢!”

    叶墨笙说完,越过欧阳清凌,直接向着背书里面走去。

    其实,说到底,他还是不相信这个所谓的loran的话。

    欧阳清凌死了……

    不!她怎么可能死了,她要是真的死了,欧阳兴汉和云清不可能这么淡定。

    他也不相信,那个女人那么轻易就死了,他还有太多太多的问题,都没有来得及问她呢!

    看着叶墨笙大步走进别墅,欧阳清凌没好气的叹了口气,快速的追上去。

    叶墨笙和欧阳清凌一前一后走进别墅。

    他们刚走进去,云清看见叶墨笙,愣了愣。

    只不过,她看到叶墨笙身后的欧阳清凌时,立马笑逐颜开:“清……孩子,你回来了!”

    幸亏云清反应快,将不应该说的话,全都忍住了。

    她说完之后,有些尴尬的笑着。

    幸亏自己反应快,不然差点露馅了!

    只不过,叶墨笙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

    这是他第一次见云清对这个loran 的态度,他不傻,明显感觉到,云清对loran格外的亲近。

    而且,她刚才的第一反应,真的太奇怪了。

    叶墨笙本来就是一个敏感多疑的人。

    他看着云清:“伯母,您刚才喊她什么?”

    云清愣住了,她的神情有点慌乱,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欧阳清凌:“我……我刚才喊她loran啊,只是这英文名字不好喊,我不习惯,喊错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