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851章 我的好父亲
    听到蓝心月说,自己在公安局。

    蓝清风顿时震惊不已:“你在公安局?你怎么会在公安局呢?你怎么了?心月!”

    蓝心月为难的开口道:“师傅,你还是先过来吧,电话里,我也不好跟你细说,你过来后,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你!”

    蓝清风赶紧点了点头,问清楚蓝心月在哪里公安局,他就挂了电话,迅速的赶过去。

    蓝清风赶过去的时候,蓝心月已经做完笔录,在外边等他。

    蓝清风一到,立马将蓝心月从头到脚检查了一番:“心月,你没受伤吧,你没什么事吧,你吓死我了,我一路上紧张不已,就怕你出了什么事情!”

    看着蓝清风紧张的样子,蓝心月有点动容:“师傅,你不要着急,听我跟你说!”

    蓝清风点了点头,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你说吧,我听着呢,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蓝心月将今天遇到的事情,前因后果,仔仔细细的跟蓝清风说了一遍。

    当蓝清风听到,那两个人,在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明目张胆的行凶时,他的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同时,他心里无比自责,都怪自己没有照顾好蓝心月,让她一个人单独出行,否则的话,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蓝清风生气的拉着蓝心月,向着公安局里面走去。

    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这么胆大包天,竟然敢在朗朗乾坤之下,对人行凶。

    当蓝心月和蓝清风进了公安局,看到那两个被审讯的男人。

    他的脸色,变得比刚才在外面,更加难看。

    打死蓝清风都没有想到,对蓝心月行凶的人,竟然是这两个男人。

    如果是这两个男人,那他就不难猜出来,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害心月了。

    这两个男人,蓝清风的记忆非常深刻。

    他小时候,蓝横之因为医疗事故,被一家人缠上。

    后来,就是这两个男人出现在家里,他非常清楚的听到,父亲让着两个男人,去恐吓威胁那一家人。

    这家事情,在后来,给他留下了无比深刻的印象。

    所以,当这两个男人再次出现在蓝清风面前的时候,他几乎想都不用想,就认出了这两个男人。

    这么说来,心月今天差点出事,完全是父亲派人,想害死心月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蓝清风一时间,根本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他神情很是痛苦。

    蓝心月以为师傅不舒服,她担心的看着蓝清风:“师傅,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蓝清风听到蓝心月担心的声音,他转身看了一眼蓝心月,虚弱的笑了笑:“没事,师傅没事!”

    没有人知道,他心里的痛苦和悲愤。

    他要怎么做,想害死心月和孩子的人,是他的亲生父亲,他能怎么做。

    在这里,当场揭发吗?

    蓝清风知道,自己还是做不到那么绝情。

    毕竟,蓝横之是他的亲生父亲!

    蓝清风的心里,就像是有两个人在打架一样,一个站在蓝心月这边,另一个站在蓝横之那边,将他的心,撕扯的无比痛苦。

    蓝清风跟蓝心月在公安局待了片刻,最终,他还是离开了。

    他并没有揭发蓝横之,说到底,他还是做不到,大义灭亲。

    蓝清风在心里自嘲的笑着,他对蓝心月,充满了愧疚。

    蓝心月今天差点出事,背后的主使者,却是他的父亲,而他,什么都不能做。

    这场婚礼,真的还能继续下去吗?

    蓝清风真的不知道!

    他开始害怕了,他害怕父亲疯狂的报复,他和母亲大抵都是认为,没有了心月,他才会回到蓝家吧。

    他们根本不清楚,自己憎恶的是蓝家,根本不是因为蓝心月。

    否则,十三岁他,怎么可能出国,远离那个家呢!

    蓝清风的心情,真的很复杂。

    想到父亲的种种手段,蓝清风的心里,莫名的恐惧。

    他和蓝心月离开公安局,并没有继续回去拍婚纱照。

    他直接将蓝心月,送回了方家。

    跟方平衍和袁冰冰解释了一番,今天有事情耽误了,没有拍婚纱照。

    并且,他一再叮嘱方平衍和袁冰冰,不要让蓝心月一个人单独外出。

    他这才离开方家。

    蓝清风刚离开。

    袁冰冰就皱眉,问坐在沙发上想事情的蓝心月:“心月,蓝清风今天这是怎么了?我怎么感觉,他整个人怪怪的,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蓝心月看了一眼袁冰冰,想到刚才师傅叮嘱,不要让她一个人单独外出的事情。

    她其实就能猜想到,事情比她想象的严重。

    这件事情,恐怕根本不是什么见色起意。

    恐怕与蓄意害人,脱不了干系。

    蓝心月虽然年纪小,但是,她并不傻。

    为了不让父母心里疑惑,加之自己现在也平安无事。

    蓝心月便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他们。

    蓝心月说完,方平衍和袁冰冰的脸色都变了。

    怪不得,蓝清风让他们看好蓝心月,不让她一个人外出。

    原来他们的宝贝女儿,今天遭遇了这么危险的事情。

    袁冰冰着急的走过去,将蓝心月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心月,你真的没事吗?那两个人为什么要对你行凶?警方有没有明确调查出来原因啊?”

    听到女儿险些遇险,袁冰冰的心,都提到空中了。

    方平衍担心的看着蓝心月:“心月,你真的没有受伤吗?要不爸爸带你去医院检查检查?”

    蓝心月就知道,她要是说了,爸妈会这么担心。

    她摇摇头:“爸,妈,你们就别担心了,我真的没事,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幸亏,我随身装了点防身的药粉,这是我跟师傅在神农庄园的时候,研究出来的,正常人只要闻到这个味道,三秒内,毕竟浑身乏力,动都动不了,跟蒙汗药其实有点相似的!他们一上来,我就直接把药粉撒过去,报了案,我真的没事的,就是现在回想起来,心里有点害怕,也不知道那两个人,为什么要这么针对我!”

    蓝心月心里,也有点疑惑。

    要是这种事情,以后再发生几次,她怕是一个人都不敢上街了。

    听到女儿的话,袁冰冰和方平衍还是担心。

    方平衍沉吟了一下,开口道:“这件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联系一下警方,问他们调查的如何,然后,这段时间,就跟蓝清风说的一样,你一个人,不能出门,就算是真的要出门,也要找人陪着,安全第一,知道吗?心月?”

    蓝心月点了点头:“爸,我知道了,再说,经过今天的事情,我怕是这段时间,都不敢私自出门了!”

    方平衍无奈的摇摇头,满眼担心。

    袁冰冰拉着蓝心月的手,一脸关切的眼神。

    与此同时。

    蓝清风离开方家,直奔蓝家别墅。

    他回到家里,气势汹汹的向着客厅里走进去。

    他一进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正在看报纸的蓝横之。

    蓝清风满脸怒容的看着蓝横之:“我的好父亲,你现在还有心情看报纸?”

    听到蓝清风愤怒的声音,蓝横之淡淡的抬头:“怎么?我怎么就没有心情看报纸了,看你这个样子,是来兴师问罪了?我还从来没见过,你这么大动肝火呢!”

    蓝横之也猜想到了,儿子八成是知道了,蓝心月遇险的事情。

    蓝清风愤怒的盯着蓝横之:“我来兴师问罪,难道不应该吗?你找人想弄死心月,你觉得,我还能继续淡定下去吗?”

    蓝横之听到蓝清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并不意外。

    他看着蓝清风:“是我找的人,那又如何,你有本事,就去公安局告发我,让他们把我抓进去,这个家,从此也就一了百了,不正好合了你的心意吗?”

    听到蓝横之的话,蓝清风的神色,闪过一抹痛苦:“我何时想拆了这个家了,这个家就算是真的出了问题,那也是因为你,蓝横之,而不是因为我,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蓝家吗?我现在就明确的告诉你,不是因为心月,是因为你,你做的那些事情,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让我恶心,让我痛苦,我宁愿自己根本就不是出生在这个家里,你懂吗?你能明白吗?你现在口口声声为了我好,就是把我的孩子,我的女儿,往死里整,这就是我的好父亲,手段这么恶毒,你让我怎么接受?”

    看着蓝清风痛苦的质问。

    蓝横之的眉宇间,闪过一丝愤怒:“我的手段恶毒,蓝清风,你怎么不看看,你自己有多么冷血,你要是不这么对我跟你妈妈,我能用这么极端的手段吗?她蓝心月肚子里,怀的也是我蓝横之的孙子,可是,我为什么不想要这个孩子,原因难道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你因为一个女人,气的你妈妈自杀,你明明知道,你妈妈情绪不稳定,你还是执意要跟那个女人结婚,你明明心知肚明,我们两家有不共戴天的仇恨,作为蓝家的子孙,你却选择了无视,你怎么不说说,你不配做蓝家的子孙,反倒是过来怪我!”

    蓝清风大抵是没有想到,父亲害了人,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指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