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846章 怕脏了她的手
    听到蓝清风的话,蓝横之气的浑身颤抖:“你……你……你这个逆子,你气死我啊!”

    蓝清风没有搭理蓝横之,直接向着外面走去。

    蓝横之生气的指着蓝清风,差点晕过去。

    可是,害怕蓝清风不会去医院,蓝横之还是追了上去。

    到了医院。

    蓝清风快到姚裴娜病房门口的时候,崔玉英就迅速的走上前。

    她伸手拉住蓝清风的胳膊:“清风,你听我说,裴娜这会情绪很激动,你进去后,好好安慰她,找到了吗?她流产的事情,你就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你不知道那种东西堕胎!”

    蓝清风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崔玉英:“可是,真相是我知道,那种东西可以让孕妇流产!”

    听到蓝清风这样说,崔玉英气的想打死他。

    可是,蓝清风已经是个成年人了,她根本不可能真的动手。

    她只是自己气的头顶冒烟,忍不住说:“你这孩子,你要气死我们啊,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情,你的心肠怎么能这么硬呢!”

    听着崔玉英发牢骚,蓝清风神情漠然:“你要是没事的话,我进去了!”

    蓝清风说完,越过崔玉英,向着姚裴娜病房里走去。

    崔玉英站在原地,忍不住无奈的叹气。

    蓝横之走上前,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算了,你不要再多想了,清风根本不听我们的,我们以后也不要再故意阻止他了,有时候,我们的态度越是强硬,他的反击,就越是强烈,我们年龄大了,根本受不了这样!”

    崔玉英难过的掉眼泪。

    她伸手擦了擦眼泪,点点头。

    病房里。

    蓝清风走进去的时候,姚裴娜的母亲,宋小冉直接冲上来,就要打蓝清风:“是不是你害了我女儿,是不是你,你这个禽兽,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们家裴娜呢!”

    宋小冉的情绪激动,蓝清风伸手拉住她要打自己的胳膊:“请自重,我不认识你!”

    宋小冉差点气的吐血,将自己的女儿弄成这幅模样,他现在还一副跟我无关的样子。

    宋小冉真的想杀了蓝清风。

    毕竟,姚裴娜是自己的女儿,她受了罪,自己疼在心里。

    躺在病床上的姚裴娜,缓缓睁开眼睛。

    看着母亲和蓝清风拉扯在一起。

    她声音虚弱的开口道:“妈……妈……”

    宋小冉听到姚裴娜的声音,赶紧松开蓝清风的手,着急的转身,去病床边看着姚裴娜:“裴娜,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姚裴娜摇摇头:“妈,你不要再说了,你出去,我跟他说几句话,好吗?”

    看到女儿恳求的表情,宋小冉无奈的摇摇头。

    最终,她点头答应:“好,你跟他说,他要是欺负你,你按床头的响铃,妈妈立马冲进来,好不好?”

    姚裴娜不想让母亲担心,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妈!”

    宋小冉看了一眼姚裴娜,依依不舍的向着外面走去。

    宋小冉一走。

    病房里顿时剩下蓝清风和姚裴娜两个人。

    姚裴娜默默的看着蓝清风。

    许久,她神色苍白,声音虚弱的开口:“这件事……是你做的吧,你给我喝的汤,是有问题的,对吗?”

    姚裴娜说着,眼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蓝清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铁石心肠的开口道:“的确是我做的,你的孩子,不能留!”

    姚裴娜的情绪有点激动:“我的孩子为什么不能留,我是求你娶我了,还是让你对我负责任了,我只是住在了你家,我有什么罪,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本来以为,就算是真的有人不想让我的孩子留下来,那也是蓝心月,她这样做,我还能理解,可是,为什么是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以为,你是爱这个孩子的,你为什么啊!”

    看着姚裴娜痛苦的样子,蓝清风的眸子,微微闪了闪:“姚裴娜,这样的事情,根本不用心月出手,我怕脏了她的手,至于你的孩子,你如果真的不想让我负责,你就不应该让我知道,不应该让心月知道,你让心月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你让她心里有了阴影,有了疑惑,让她伤心难过的事情,我都是不能忍的,所以,要怪你就怪你自己,这个孩子对我来说,可有可无,这辈子,我只承认心月的孩子!”

    姚裴娜听到蓝清风的话,突然大笑起来。

    她的又哭又笑的看着蓝清风:“蓝清风,你真的好狠啊,我这辈子,就没有见过你这么心硬的男人,你忘了我不要紧,你怎么可以忘得这么彻底,这么绝情啊,我好恨你啊,蓝清风……”

    看着姚裴娜发狂的样子,蓝清风忍不住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姚裴娜笑的惨烈,她讽刺的看着蓝清风:“你还记得姚娜娜吗?”

    蓝清风的神情变得有点不自在。

    他的思绪慢慢往回倒退,记忆中,好像真的有一个叫姚娜娜的女孩。

    那是他儿时的玩伴。

    十三岁之前,他还是住在蓝家的。

    姚娜娜在六七岁的时候,跟他的关系不错。

    他忘记了她的父母是干什么的了,只记得,他们当时关系不错。

    至于后来,姚娜娜在他八岁的时候,全家移民了。

    后来的岁月里,根本没有联系,他基本都快忘了这个女孩了。

    没想到,姚裴娜现在提起来。

    姚裴娜,姚娜娜……

    蓝清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的眸子猛地一凛。

    他死死的盯着姚裴娜:“你是……?”

    姚裴娜笑的比哭的还难看。

    她伤心欲绝的看着蓝清风:“是啊,我是姚娜娜,你终于记起我来了,二十年,我们分别了这么久,我始终记得你,可是,你却把我忘到了九霄云外!蓝清风,我真的好恨你啊!”

    蓝清风皱眉看着姚裴娜:“你既然认出我了,那刚开始见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直接向我说明你的身份!”

    姚裴娜的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滚落。

    “蓝清风,你知道吗?在刚开始跟着我爸妈移民的那段日子里,我什么都做不了,我只是个小孩子,我就算是想你,也只能看看你小时候的照片,十五岁的时候,我终于可以回国了,可是,我却得到你离开蓝家的消息,我一直都在找你,这么多年,我找你找的好辛苦……”姚裴娜说着,伸手擦了擦眼泪。

    她看着表情僵硬的蓝清风,继续开口:“你可能不知道,虽然我没有见到你,可是,我却在你家里见到了你的照片,我知道你长什么样子,我派人去调查了你,可是,当我真的查到你的时候,我却不敢接受,因为你的身边,有了蓝心月,我愤怒,不甘,我让伯母叫你回家,伯母假装生病,让你回来了,可是,你却没有回来,我这才前往挪威,想亲自去找你,我们再酒吧偶遇,你心情不好,喝的烂醉,是我送你回去的,我送你回去后,才知道,你跟蓝心月的关系,似乎并不是我想象中那般,最起码,没有那么亲昵,我觉得,自己有了机会,那天晚上,是我给你下了药,可是,我没想到,最后跟你发生关系的,居然是蓝心月,我后半夜跑到你的房间里,你在我身边,安静的睡着,像个孩子一样,第二天,我离开神农庄园,我左思右想,心里都是不甘心,所以,我最后才会去坐了人工授精,要了那个孩子,我只是想让你对我负责,就算是以这种卑劣的方式,我也不在乎,可是,我万万没想到,为了蓝心月,你竟然狠心打掉我的孩子,蓝清风,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呢,我是你儿时的玩伴,我是喜欢你的姑娘,你怎么能这样对我呢,就算是你真的不能接受,你倒是告诉我啊,你什么都没有说,你甚至没有跟我有过任何交流,你就这样擅自做主,打掉了我的孩子,你知道我做人工授精时的屈辱吗?我想着,是为了你,为了你,这点屈辱不算什么,可是,我到最后,换来的都是什么……是你的冷漠,你的绝情,你狠狠地伤害啊!蓝清风……”

    姚裴娜的情绪有点崩溃。

    她小时候的名字叫姚娜娜,后来,觉得这个名字有点俗气,所以,又改了名字。

    她一直期望着,蓝清风见到自己的时候,能够一眼认出自己。

    就像是她,就算是二十年后再见,也是一眼在酒吧里,就认出了蓝清风。

    可是,对于蓝清风,自己始终是个陌生人。

    姚裴娜哭的伤心欲绝。

    她这副样子,怕是个男人看了,都要心疼到极点。

    可是,蓝清风除了刚开始的僵硬,便没有什么别的表情了。

    他沉默的在原地站了许久,开口一句话,就再次伤到了姚裴娜。

    他说:“所以,你怀孕,孩子其实不是我的,那晚,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跟我发生关系的,其实是心月!”

    姚裴娜绝望的看了一眼蓝清风,她笑容惨烈:“蓝清风啊蓝清风,到了现在,你所关心的问题,也只不过是蓝心月,我费尽心机,最终也只不过得到这个下场,我对你真的好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