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806章 真是好久不见啊
    云逸向着路紫苏走过去,就像是在追逐自己心中的白月光一样,他的神色痴迷,目光迷离,跟平日里那个冷库的他,截然相反。

    但是,当站在宴会中央的路紫苏,眼睛扫过他的时候,他的神情,立马恢复以往的冷酷,好像怕被她看穿了一般。

    苏寒带着路紫苏,站在晚宴中心的圆台上,笑着向众人介绍路紫苏:“这是我的妹妹,路紫苏,想必大家也早已有所耳闻,我今天在这里,就是为了把她介绍给大家认识,以后,盛世集团的主要生意,都会由紫苏接手,大家可以先培养培养感情!”

    苏寒说完,路紫苏就笑着向着众人点点头。

    其实,大家对路紫苏这个名字,早就非常熟悉了。

    只不过,路家对路紫苏保护的非常好,一般人都没有近距离见过,所以,对于路紫苏长什么样子,大家都很好奇。

    在路紫苏刚刚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众人都已经被惊艳到了。

    刺客,看到路紫苏站在苏寒身边,就像是今晚全场最神秘美丽的女神,让人移不开眼。

    早就听说,路家千金,何等的绝色惊艳,今日一见,众人觉得,果然是惊艳绝色到了骨子里,让人一看就觉得心里震撼。

    根本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拟的!

    只不过,他们也就是看看而已,路家的千金,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高攀的起的。

    当年跟云逸结婚的时候,还不是把人当场踹了!

    那么多宾客的面子都不看,直接当场悔婚走人,那是何等的气魄。

    想云逸生意做那么大,还是要看路家的面子,就算人家悔婚了,也不能做什么!

    当然了,这只是外界人的看法。

    他们对于路家和云家的关系,有所耳闻。

    但是,一些人却并不相信,在商场上,会有永远的朋友。

    当看到路紫苏这么绝色惊艳的登场,众人难免会多看两眼,站在不远处的云逸。

    云逸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关切的问候目光,他板着脸,一言不发,沉默的看着苏寒身边的路紫苏。

    肖诗雅本来还得意的跟旁人介绍,自己是云逸的妻子,这会也傻眼了,站在不远处,一动不动。

    知道内情的人,都等着看好戏。

    毕竟,肖诗雅就算是不是云逸所爱,却也是他的合法妻子。

    苏寒在台上,向着众人,介绍完路紫苏的身份,宴会正式开始。

    路紫苏跟着苏寒,去逐一认识商界名流。

    苏寒带着路紫苏,笑着慢走,不断的跟人打招呼。

    当他看到云逸的时候,想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云逸直接向着他们,走了过来。

    路紫苏心里闪过一丝慌乱,她拉着苏寒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苏寒不着痕迹的伸手,拍了拍她的胳膊,示意她不要自乱阵脚。

    这是云逸和路紫苏,自从路紫苏回国后,第一次面对面的正面交锋。

    路紫苏看着云逸,轻轻的吸了口气,自己不能慌乱,不能被他看出马脚,最重要的是,不能让那个男人看到,自己还在乎他。

    当云逸走到苏寒和路紫苏面前的时候。

    苏寒笑着开口:“云逸,我就不跟你介绍了吧!紫苏回来了!”

    云逸目光直直的盯着路紫苏,好像要将她整个人都看透一般。

    他沉声:“我知道她回来了,我看见了!”

    云逸的话,说的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好像路紫苏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一般。

    路紫苏听到他这样的语气,越发的不自然,他都已经结婚了,何须用这样的语气对自己。

    她抬头,努力笑着,看着云逸:“是啊,我也看到你了,云逸,真是好久不见!”

    看着路紫苏淡定的样子,云逸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窝火,她这一句好久不见,这般的风轻云淡,好像没有将自己放在心上。

    她可曾知道,自己这一年的时间,究竟是如何度过的吗!

    云逸看着路紫苏,脸上带着一层薄怒:“你说的可真轻巧,一年零五个月十六天,的确如你所说,好久不见!”

    苏寒见云逸动了情绪,他不由得想到,云逸跟肖诗雅结婚后,自己去找云逸算账,云逸当时跟自己说的那些话。

    他也深深的明白,云逸真的是被路紫苏伤透了,却又放不下。

    也怪他们家紫苏,没有告诉云逸一切真相,是她选择瞒着云逸的,现在事情发展成这样,又能怪谁呢!

    苏寒无奈的叹口气,环视了一圈周围,若有似无的看着他们三个人的目光。

    他低声道:“云逸,不要感情用事,注意场合!”

    云逸说完话的时候,苏寒就察觉到,路紫苏抓着自己的胳膊,越发的用力。

    云逸轻笑了一声:“场合,这里不就是介绍路紫苏给大家认识的场合吗?我难道还没用注意吗?苏寒哥,我已经觉得,自己够注意的了!”

    说到这里,云逸从旁边的侍者手中的盘子里,拿了两杯香槟,递给路紫苏。

    路紫苏知道自己不能喝酒,可是,云逸这种近乎硬塞的方式,让她只能接下。

    云逸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路紫苏:“喝啊,我敬你一杯,我的好青梅竹马!”

    云逸说完,端着手中的香槟,一饮而尽。

    可是,路紫苏还傻傻的端着杯子里的香槟,一口都没有喝,只是淡淡的看着云逸,眉间有一丝无奈。

    云逸看见路紫苏没喝,他自嘲的嗤笑了一声:“怎么不喝啊?在国外待了一年多,都不愿意给我这个面子了,我敬酒,也不愿意喝了?还是说,我面子不够,需要再来一杯!”

    云逸说着,转身又拿了一杯酒,对着路紫苏手里的杯子,碰了一下,又是一杯下肚。

    苏寒看局势不妙,云逸端着酒杯,带着很大的情绪,看来,今晚路紫苏不喝酒,他是不会轻易罢休了。

    苏寒看了一眼路紫苏手里的杯子,路紫苏端着那杯香槟,手指泛白,可见她此刻的情绪。

    虽然她再没有说话,可是,苏寒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她的心情变化。

    就在云逸取了第三杯酒,打算敬路紫苏的时候,苏寒伸手,拉住他:“云逸,你不要再喝了,紫苏不能喝酒,她身体不适,这杯酒,我替她喝了!”

    苏寒说着,将路紫苏手里的酒拿过来,一饮而尽。

    云逸此刻的心情,怎么可能会相信,路紫苏不能喝酒,他只当路紫苏不想跟他喝酒。

    他固执的看着路紫苏:“苏寒哥,你是在说笑吗?你是你,她是她,你觉得,你喝一杯酒,就能够代替她吗?就算是你喝酒能代替路紫苏,那其他的事情呢,她欠下的债,你都能替她还了吗?”

    云逸这么一说,说的苏寒脸色大变。

    因为路紫苏的神情,已经苍白到了极点。

    云逸此刻的债,无疑是在说情债,路紫苏的心里,该作何感受呢!

    她肯定的非常痛苦难过吧!

    苏寒担心的看了妹妹一眼,路紫苏笑的有点勉强。

    只不过,她还是勇敢的看着云逸:“是吗?我欠你什么了吗?犯得着你这么兴师动众的,非得在今天这样的场合,来给我找茬!”

    云逸没想到,路紫苏会这么说,他脸色变了变,冷着脸开口道:“你欠了我什么?你自己心里没数吗?路紫苏,我从来都不想与你为难,只是我的心,在跟我为难!”

    云逸的话,非常的有深意,路紫苏听后,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她看着云逸,努力让自己的情绪不要崩溃:“云逸,你够了,就算是我欠了你什么,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再说了,你现在已经结婚了,你觉得,还需要我再还给你什么吗?”

    路紫苏也生气了,明明是他结婚了,他凭什么这样的一副态度,来质问自己!

    她不欠云逸的,什么都不签,唯一做的不够妥当的是,隐瞒了自己的病情。

    可是,没有人知道,他只是不希望他痛苦,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那样的痛苦,也可以诛心。

    她只是想把所有的错误,都揽在自己身上。

    可是,真正犯错的人,是她吗?

    听到路紫苏带着薄怒的声音,云逸的脸色微微一变。

    是啊,在她的心里,自己已经结婚了。

    而且,不光是她,在场的人,恐怕都觉得,自己已经结婚了。

    毕竟,有肖诗雅那样的宣传,别人不知道才怪呢!

    可是,这本来就是他的本意,不是吗?

    为什么,此刻变成了伤害自己的利器呢,路紫苏一说,他的心就揪疼。

    可是,就算是心里难受,云逸也不想在路紫苏面前示弱。

    他还是像个孩子,还是像个刺猬。

    他看着路紫苏,冷声道:“她不是你给我选择的妻子吗?我那么在意你的看法,我能不娶她吗?”

    路紫苏顿时脸色铁青:“云逸,你最好弄清楚,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给你选妻子了,你不要污蔑我!”

    云逸冷笑了一声:“我那是污蔑吗?你在悔婚的时候,把那些东西在婚礼上放出来,让我受到千夫所指,你的目的,可不就是逼着我娶她吗?难道,你要说这件事情,不是自己做的吗?路紫苏,你不要怀疑我的智商,当天晚上,我就把肖诗雅锁起来,派人看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