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795章 她眼角膜的容器
    靳言看了一眼水如烟,眼神像是淬了冰一样,冷到骨子里。

    他的反应,让水如烟的心里,忍不住颤了颤。

    她忐忑不安的看着靳言:“靳言,你怎么这么久没来看我,是不是太忙了?”

    靳言没想到,都到现在了,水如烟还这么没有自知之明。

    他没有回答水如烟的问题,而是阴沉的看着她的眼睛:“水如烟,你知道,自己的现在的眼角膜,是谁的吗?”

    水如烟愣了愣:“现在的眼角膜,你不是说,是一个好心的陌生人捐献给我的吗?”

    靳言冷笑了一声:“是啊,是陌生人捐献给你的,如果她不是陌生人的话,我怎么会同意,她把那么珍贵的东西,捐献给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靳言的声音,暴怒极了。

    水如烟吓傻了一样的坐在那里,一句话都不敢说。

    靳言这是怎么了,他怎么发这么大的脾气!

    靳言看着水如烟:“怎么?不敢说话了!心虚了!”

    靳言的表情很可怕,他好像随时都能扑过来,将水如烟掐死一样。

    水如烟的肩膀,止不住的颤抖:“靳言,你怎么了?你不要这样,我会害怕的!”

    靳言看着水如烟做戏的样子,他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水如烟,你怎么一点都不心虚啊,你现在还能继续装下去,我真是不知道,是不是该佩服你的无耻,你用别人的小名,用了那么多年,就没有一点不习惯吗?现在,还能用别人的身份,用的这么理所当然,你的内心,究竟该有多恶毒啊!”

    水如烟顿时脸色大变,她的脸色惨白到极点!

    看靳言的样子,他都知道了!

    她坐在病床上,身体一个劲的往后退:“你……你都知道了?”

    靳言突然一个闪身,猛地向着病床上的水如烟扑过去,他一把捏住水如烟的脖子:“是啊,我都知道了,我不光知道你冒充了水凝烟,我还知道,你找人开车撞她,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已经占用了她的身份,你为什么还要置她于死地,你怎么这么狠毒!”

    水如烟被靳言掐住脖子,连气都喘不上:“你……靳言……你……是怎么……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靳言捏着水如烟脖子的收,更加用力:“我不光知道了这些,我还是知道,你有多恶心,你为了赶走水凝烟,你不择手段的联系外人,不惜用自己的生命做赌注,让我怜惜你,水如烟,你这么无耻的女人,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你放心,我会让你后半辈子,过上你都想不到的生活!”

    靳言的话,充满了黑暗和阴沉,水如烟是真的怕了。

    她双手拉着靳言的手,好不容易才把靳言的手拉开。

    她捂着脖子,一个劲的咳嗽。

    半天,她才颤抖的看着靳言:“靳言,你想干什么?你要弄死我吗?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放了我,好不好,我真的不是故意针对姐姐的,我真的是没有办法,这件事情,不光我有份,莫熏儿也有份的,她那天晚上,给我的卡,让我去房间找的你!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帮我的!”

    靳言看着水如烟,突然笑了起来,他笑的邪恶,阴沉,黑暗:“水如烟,到死都不忘记拉个垫背的,你可真行,你就是因为莫熏儿查出来,你联系那个男人,想要撞死曲绮罗,所以才这样报复她,对吗?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莫熏儿跟了我那么久,一心一意为我办事,你觉得,因为你这么恶毒的女人,随便几句话,我就会怀疑她吗?”

    水如烟有点崩溃,她现在在靳言的心里,完全是个大恶人,她不论是说什么,靳言都不会相信:“靳言,你要是不相信我,你会后悔的,莫熏儿真的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不是她帮我,我怎么会那么容易掌握你的行踪,你不要因为我骗了你,就将我彻底否定,好吗?我这次也是为了救你,才差点变成瞎子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呢!”

    水如烟不这样说还好,她这样一说,靳言的脸色,顿时难看到了极点。

    他死死的看着水如烟:“水如烟,你还有脸说这些话,不是你的话,凝烟怎么可能变成现在的样子,还不知所踪,她把自己的眼睛给了你,你不但没有一点的感恩之心,到现在了,不仅不认错,还在栽赃嫁祸他人,你放心,我不会杀了你的,你的眼睛,是凝烟眼角膜的容器,我一定会让你好好保存,直到我找到她回来!我会亲眼看着,凝烟的眼角膜,重新进入她的眼睛中,让她的眼角膜,物归原主!”

    听到靳言的话,水如烟吓得浑身颤抖。

    看靳言此刻的眼神,她就知道,靳言无论说了什么,他都一定会做出来的。

    他疯了!

    为了水凝烟,他真的疯了!

    水如烟吓得将自己缩在病床上,一句话也不敢再说。

    她不敢再去激怒靳言,因为现在的靳言,根本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靳言临走之前,看水如烟的目光,就像是看死人一样,看的水如烟瘆到了极点!

    接下来的日子。

    靳言的确彻底沦为一个疯子。

    他发动所有的势力,去找那个失明的女子。

    他不承认,自己是放不下她,他觉得,自己只是为了补偿她,因为自己亏欠她的太多了。

    可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只有内心那种噬骨般的思念,痛彻心扉的疼痛,才能不断的提醒着他,那个女孩,是他今生所爱。

    但是,他对不起她!

    水如烟被关在医院里,没有再离开过。

    她的眼睛,被医院的无数医生和护士,无时无刻的照料着。

    因为靳言说了,人有没有问题,不要紧,只要这双眼睛,不出问题就行!

    水如烟几乎每天,都过着非人的生活。

    你能想象得到,一个正常人每天生活在医院里,被人像犯人一样的监控着,不能有自己的任何自由活动。

    他们对她轮班看守,就怕她发疯,伤害自己的眼睛。

    这样的日子,水如烟真的过够了!

    可是,就算是她发疯,她崩溃,靳言都不曾放过她。

    因为他说了,他要等那个女人回来,把眼睛还给她!

    水如烟不敢哭,因为她哭了,会伤害的到眼睛,那些人就会给她打安眠药,让她睡上一觉!

    在梦里,无边无际的黑,真的太痛苦,太恐惧了!

    她不想过这样的生活,真的不想了……

    水凝烟离开后。

    靳言的性格,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以前爱说爱笑,有时候,跟个孩子一样。

    可是,现在的他,就像是一块冰冷的铁,好像没有任何人,任何事情,能够温暖他的心!

    靳言死了。

    那个爱笑的靳言,跟着水凝烟的离开,一同被葬送的无影无踪!

    尽管靳言用尽全力去找水凝烟。

    可是,如果一个人诚心躲着你,世界之大,你根本无从下手寻找。

    自此,水凝烟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了踪迹。

    ……

    时间一晃,半年时间悄然而过。

    挪威神农庄园。

    路紫苏坐在窗边,看着摇篮里的小婴儿,嘴角升起一抹浅浅的笑容。

    她在蓝清风的帮助下,于三个月前,终于生下了她的儿子。

    小家伙刚出生,看起来就非常好动,经常挥舞着小手小脚,要自己抱抱。

    路紫苏最近这段时间,正在调理身体。

    因为蓝清风说,等她的身体状态恢复过来,他就要开始给自己动手术了。

    她的胃病,在蓝清风的调理下,始终保持在中期。

    虽然快要晚期了,但是,路紫苏现在感觉,身体状态还是很不错的。

    蓝清风说,要想彻底治理,那就必须进行手术。

    路紫苏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这场手术,需要准备的太多。

    不光她的身体要达到最佳状态,蓝清风做手术的状态,也必须达到最佳,这样的话,他才能确保自己的身体,在手术后,慢慢好起来。

    毕竟,是手术,它就存在一定的风险,这个世界上,没有不存在风险的手术!

    路紫苏的心情有点波动。

    躺在摇篮里的小家伙,可能感受到了路紫苏的心情。

    他伸着胖乎乎的小手,向着路紫苏的笑脸抓去:“哇呜呜,哇……”

    路紫苏听着他嘴里咿咿呀呀的声音,忍不住笑了起来:“小家伙,你不乖乖的待在摇篮里,你想干嘛呢?想出来吗?可是,清风叔叔说了,妈妈现在身体弱,不能抱你啊,肿么办呢,你还是乖乖待在摇篮里吧!”

    小家伙好像能听懂路紫苏的话,委屈的憋了瘪嘴,那一双小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的。

    吧嗒,小眼睛里,滚出一滴眼泪。

    路紫苏瞬间就心疼的要死。

    她伸手刚要去抱小家伙,却被刚刚进来的蓝心月看到。

    蓝心月喊了一声:“紫苏姐,你干嘛呢!师傅不是说了,不让你过度劳累嘛!”

    蓝心月说完,就匆匆跑过来,小心翼翼的将小家伙,从摇篮里抱起来。

    她的动作温柔至极。

    小家伙自从出生到现在,因为路紫苏的身体原因,抱他次数最多的,还是蓝心月呢!

    所以,小家伙对蓝心月,也格外的亲。

    蓝心月刚抱住他,他小手就挥舞着,搂住蓝心月的脖子,看到路紫苏眼泪汪汪的。

    她也好像抱抱她家小家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