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792章 云逸现身临海市
    公安局的警官,本来想给靳言家里人打电话,问问他是不是神经有问题。

    毕竟,靳言现在的样子,看起来的确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随便打人,还私闯民宅啊!

    只不过,他们还不等把靳言的手机解锁,他的手机上就有了来电。

    手机上闪烁着云逸两个字。

    拿着靳言手机的警官,想了想,接通电话,说不定,对方就是靳言的朋友或者家人呢!

    电话接通,里面传来一声清冷的男音:“靳言,你现在在哪里呢?”

    警官酝酿了一下措辞,慢慢开口:“先生,是这样的,请问您认识这个电话的主人吗?他私闯民宅,打了人,现在被抓了起来,我们问他叫什么名字,他不说话,我们问他为什么打人,他不仅不说话,而且还袭警,如果您认识他的话,麻烦帮我们联系一下他的家人,好吗?”

    云逸听到警官这话,声音明显紧张起来:“他打了人?”

    警官点点头:“是的,他本来打人私闯民宅,其实情节都不算严重,可是,他后来动手袭警,这情节可就严重了!”

    听着警官的话,云逸迅速的开口:“行,我知道了,我就是他的家人,我现在过来就行,你告诉我地址!”

    警官告诉云逸,是哪个分支的公安局,云逸迅速的赶了过去。

    云逸这次本来是来临海市分公司视察,这半年的时间,他基本已经将总部在南希市扎根。

    这次过来,办完事情,知道靳言在临海市,他才打电话联系了靳言,两个人也好久没有见面了。

    可是,没想到,这电话刚打过去,对方就给他来这样的惊喜。

    云逸过去看见靳言的时候,完全已经认不出对方的样子了。

    那个坐在角落里,手里攥着一份信纸,额头流着血,脸上全是泪痕的狼狈男人,真是以前那个帅到掉渣的靳言么?

    云逸揉了揉眼睛,迅速的走过去,让警官打开门,他走进去。

    看到靳言这个样子,云逸无奈的开口:“你这是怎么了?怎么都给人弄到公安局来了,我听说你私闯民宅,不仅打人,还不配合警察的工作,还袭警,你出息了啊!”

    靳言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云逸。

    或许是看到熟悉的人缘故,靳言直接伸手,抱住了云逸,闷声的,一句话也不说。

    云逸无奈至极。

    一看靳言这情况,就知道他很不对劲。

    好半天,靳言才放开云逸。

    云逸无奈的看着他:“你好歹配合一下工作,我先把你保释出去,我们找个能说话的地方,成吗?”

    靳言看了一眼云逸,他也不想让云逸为难,他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外面的警官拿着靳言的手机过来。

    他在门口问云逸:“一位名叫如烟的打电话过来,您问问里面的人,要不要接听电话,对方这会已经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云逸看了一眼靳言:“如烟是谁啊?我怎么没有听过,还有,电话你要接听吗?”

    靳言依旧不说话,只是摇头。

    云逸无奈,他转身对警官说:“手机您先帮他关机,不用接电话,剩下的事情,我们来交涉就行!”

    云逸的态度很好,警官也不想为难他。

    而且,靳言看起来,似乎都不像是正常人。

    云逸在里面,跟靳言苦口婆心的说了半天,最终,靳言才点头同意,他不会乱来。

    云逸这才出去,跟警察同志交涉,他跟人家解释了半天,说靳受了点刺激,人家才同意放人。

    最后,云逸交了保释金,给人道了歉,才带着靳言离开公安局。

    一路上,靳言就闷闷的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

    云逸带着靳言,去了一家酒店。

    路上,云逸给靳言买了一身衣服。

    到了酒店,他让靳言去浴室里洗澡,自己在外面等着。

    浴室里,靳言打开花洒,站在水下。

    水撒在脸上,他不知道,那是自己的泪水,还是花洒里喷出来的水。

    他一个大男人,本不该像个女人一样春秋伤悲,哭的稀里糊涂的。

    可是,他的心里,是真的难受啊!

    他从未想过,会跟水凝烟,以这样的方式分开。

    本来,就算是他真的跟水如烟在一起了,只要水凝烟好好的,那一切都好。

    可是现在,她不好啊,她把自己的眼角膜给了水如烟,一个人,不知道漂泊到哪里去了。

    靳言只要想到这个问题,心里就跟针扎一样的疼!

    或许,这就是报应吧!

    如果,水如烟出车祸的时候,他早点把自己的决定,告诉水凝烟的话,结果会不会不是这样!

    靳言在浴室里进去半天了,云逸还不见他出来。

    他心里有点不安。

    云逸走过去,打开浴室门,就看见靳言站在花洒下面,整个人傻了一样。

    云逸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他无语的开口:“你要是不洗,赶紧擦干净出来,换上衣服,我有话问你,不然,我就把你这幅模样,拍个照片,发给你爹妈!到时候,等他们冲到临海市,可不像我这么好说话了!”

    靳言听到云逸的话,他缓缓转身,整个人的动作,就像是电影中的慢镜头一般,让人莫名的有一种惆怅和难过。

    他转身看着云逸:“你出去把,我马上出来!”

    听到靳言这么说,云逸的神情才好看一点。

    云逸从浴室出去,继续在外面等着。

    他等了大概五分钟左右,靳言就从浴室里出来了。

    他像是一个机器人一样的穿上衣服,站在那里,整个人好像雕像一样,一动不动。

    云逸没好气的开口:“你先告诉我,你究竟怎么了?”

    靳言抬头,沉沉的看着云逸。

    过了好久,他才缓缓开口:“云逸,我爱的人,她走了,她选择了一种设身为我的方式,离开了,可笑的是,她走了之后,我才明白过来,自己竟然早已爱她入骨!”

    云逸看着靳言的表情,好像在追忆死去的亲人一样。

    他忍不住皱眉:“到底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跟我说清楚一点,不然的话,你这云里雾里的,正常人谁听得懂啊!”

    靳言静静地凝视着云逸:“我爱的这个人,不是别人,她就是我小表姐路紫苏的好闺蜜,水凝烟!”

    提到路紫苏的名字,靳言的脸色,瞬间变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跳转话题:“对了,刚才在公安局,给你打电话的那个如烟是谁啊?”

    “她是水凝烟的堂妹,也是我以前说过的那个女孩,就是小时候,救过我的小女孩!”靳言给云逸解释的非常清楚。

    可是,云逸的脑子里,瞬间接收不了这么大的信息量,他的神情有点蒙:“你爱的人是水凝烟,那她的堂妹,为什么给你打电话呢,是因为救命之恩的事情,还是因为她表姐?”

    看着云逸不解的神情,靳言的神情,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他的手,紧紧的攥住,又慢慢的松开。

    好半天,他才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开口道:“靳言,你知道吗?其实,在一年前,我在我们俩救我小表姐的那个酒吧里,我被人设计过,跟一个陌生女人睡了,其实吧,我当时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像我们这样的身份,一些人算尽心思的,往我们床上送女人,也见怪不怪了!”

    靳言说着,苦笑了一声:“可是,我没想到的是,那个女人,竟然就是水凝烟,水凝烟当时在那里工作,被别人设计了,当然了,这也是我她后来才告诉我的,时隔半年,在……”

    说到这里,靳言的语气有点吞吞吐吐。

    云逸皱眉:“什么啊?你到是说啊,别这么扭扭捏捏的!”

    靳言看了一眼:“在你跟我小表姐结婚的时候,我遇到了水凝烟,你也知道,我记人的声音,记的非常清楚,因此,我就认出了她,后来的事情,真的是纠纠缠缠,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跟你说,我帮了她一次,她跟我住在了一起,我们相处了有三四个月,我发现,我对她动了感情,所以,我就跟她告白了,可是,当时她没有同意,她说,给她两个月的时间考虑考虑!”

    说到这里,靳言的表情,变得非常痛苦。

    云逸每次听到靳言说起路紫苏,他的神情就会变得非常僵硬。

    可是,他还是开口问道:“那后来呢,她答应你了吗?”

    靳言的神情,痛苦不堪:“还不等她给我答案,我就找到了水如烟,也就是小时候救我的小女孩,水如烟她也喜欢我,所以……”

    靳言痛苦难忍,连后面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云逸看了他一眼,直接帮他说完:“所以,你就跟你的救命恩人在一起了,抛弃了水凝烟!”

    “我没有!”靳言的神情有点激动:“我那算不上抛弃,毕竟,我们从来都没有在一起过!”

    云逸讽刺的笑了一声:“呵,靳言,不是我说你,你跟人家都住在一起了,你现在来跟我说,你们从来都没有在一起过,是不是在你心里,那种发生关系的在一起,并不算是真的在一起,除非用嘴说出来的关系,那才可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