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791章 眼盲的姑娘
    靳言觉得,水如烟肯定是不适应这样的黑暗,所以,对自己才特别依赖。

    他想,只要水如烟复明后,她肯定就会好起来。

    毕竟,人只要眼睛能看到东西,会自然而然的产生安全感。

    水如烟现在的情况,他也能理解。

    或许是想到,自己等水如烟复明后,就要跟她摊牌。

    靳言的心里,有些许的愧疚,所以,这段时间,靳言一直陪着水如烟,她的要求,他也尽可能的答应。

    时间一天天过去。

    终于到了水如烟拆除纱布的日子。

    这天早上,孙医生早早的来到病房。

    他让护士把病房里的窗帘拉上,所有泛光的东西,都遮上,这才开始给水如烟拆纱布。

    毕竟,眼睛这么长时间不见光,如果刚拆了纱布,收到强光刺激,会都眼睛产生巨大的伤害。

    拆除纱布的时候,靳言一直在水如烟身边陪着水如烟。

    拆完纱布,孙医生将一块黑布放在水如烟的面前,让她慢慢睁开眼睛。

    水如烟慢慢睁开眼睛。

    入眼的,是一块纯黑色的布,她的目光微微移动了些许,看到靳言穿着黑蓝色的西装,站在孙医生的身边。

    水如烟的眼睛,慢慢的习惯了病房里的颜色。

    她看着靳言,轻声喜悦的开口:“靳言,我能看见了!”

    靳言笑着点点头。

    他转身看着孙医生:“孙医生,拆了纱布后,有没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事项?”

    孙医生看了一眼靳言:“这个,主要注意的,就是保护好眼睛,不能见风,不能哭,也不要见强光,因为眼睛刚做过手术时间不久,很容易受伤,等到一个月后,基本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靳言点了点头,只不过,他的神色还是有点难看。

    如果不能哭的话,现在摊牌,水如烟能承受得住吗?

    靳言看了一眼水如烟,咬咬牙,再等几天吧!

    因为水如烟已经能看到了,靳言也放心了不少,他现在离开病房,水如烟虽然会打电话叫他,但是,一个人待着,却没有什么问题了。

    靳言在医院陪了水如烟一天,说公司最近落下太多工作,就去上班了。

    可是,靳言当天,却没有真的去上班。

    他直接去找了水凝烟。

    在水凝烟以前租住的地方,靳言上去后,敲了半天门,却没有人开门。

    就在他垂头丧气,打算离开的时候,电梯里出来一个男人。

    他看着靳言:“你是?”

    靳言皱眉:“我们认识吗?”

    男子摇摇头:“不认识,就是你站在我家门口,我还以为,你是来找我的呢!”

    靳言眉头顿时皱的更高了:“你家门口,这个屋子里,原来的主人呢?”

    男子这才明白,靳言找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他的神情似乎是追忆一般,开口道:“你说的是原来那个眼盲的姑娘啊,她已经搬走了!”

    靳言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眼盲的姑娘,你是不是搞错了,她怎么可能眼盲呢?”

    看到靳言情绪这么激动,男子有点无奈:“先生,可能我们说的不是一个人吧,那个姑娘我见的时候,的确是看不见的,对了,她当时身边还陪着一个男人,他们临走的时候,交给我一封信,说是有人来找她的话,把信给对方,如果你是他们说的那个人,那她留下来的信,你应该能看得懂!”

    靳言听到男子这么说,他的神情很是紧张:“那我看看那封信!”

    其实,听完男子的话,靳言的心里,就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可是,他不敢去猜想,因为那样的结果,会令他痛不欲生。

    男子进门,拿出来一个没有开封的信。

    他看着靳言:“这就是那封信,只不过,你必须告诉我的名字,我才能把信给你,不然的话,要是给错人,就有负那位小姐所托了!”

    靳言平静的看着男子,声音有些许轻微的颤抖:“靳言!”

    男子顿时笑了笑:“对了,还真是你的名字,你拿去吧!”

    男子说完,将信封递到靳言手里。

    靳言拿着信封的手,非常的紧,好像这个信封,有千斤重一般。

    男子笑着看了一眼靳言:“你先看吧,我要进去了!”

    男子说完,就要进门,却被靳言一把拉着:“你说,那个女孩离开的时候,她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你认识吗?”

    男子有点诧异,靳言会这么问,他摇摇头:“抱歉,我也不认识!”

    男子说完,挣开靳言拉着自己胳膊的手,走进房间,关门。

    靳言看着信封上,靳言亲启四个大字,他的手微微颤抖。

    他不敢想象,这份信中,究竟说了什么。

    可是,就刚才男子的话,他已经有了些许模糊的判断。

    靳言咬着牙,颤抖的将信封打开,抽出里面的信纸。

    信并不多,只有一张。

    靳言展开,内容也不多,短短的几行。

    没有称呼和署名,只有短短的几十个字,却让靳言一个大男人,瞬间眼泪汹涌而下。

    我以匿名,换你匿名。

    剜眼之痛,报你之恩。

    自此之后,别无瓜葛。

    若有来世,愿不相遇。

    靳言拿着一张薄薄的信纸,却哭的像个傻子,他在门口蹲下来,整个人撕心裂肺,他的世界好像变得灰暗,看不到希望的光。

    这份信的内容,别人不懂,他怎么能不懂。

    医生清清楚楚的告诉他,对方不让告诉他任何信息,对方是匿名捐献。

    她这恩情,报的怕是自己匿名捐献一百万,救助她父亲的事情吧!

    自己究竟把她伤到了什么地步,她会用这种决绝的方式来报恩,只愿此生不再相见。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啊!

    靳言将信揣在怀里,哭声难以遏制。

    难过,悲伤,绝望蔓延着整个楼道,放在此刻,靳言才算是真的清醒,他这段时间,就像是着了魔一样的,伤害水凝烟。

    难道在他的内心深处,他不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人吗?

    他真是鬼迷心窍,中了邪了!

    靳言紧紧的攥着信纸,将自己的脑袋,对着门,发疯的撞击。

    他该死,都是他该死,如果不是他的一意孤行,如果不是他当着水凝烟的面,说自己要给水如烟捐献眼角膜,她何尝会这么做。

    是他逼迫她,是他把她逼上了绝路。

    她做这个决定的时候,究竟在想什么?

    恐怕是哀莫大于心死吧!

    她肯定很绝望,很后悔,曾经爱过自己吧!

    靳言发疯的撞门,门突然被从里面打开,他一头栽进去。

    门口的男子将他挡住了。

    男子看出来,靳言的情绪很崩溃,他无语的开口:“我说这位先生,你要是寻短见,也不要在我家门口啊,要是真的出了人命,我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靳言听到男子的声音,他突然站起来,猛地推开男子,向着房间里冲进去。

    他把房间里,里里外外找了个遍,什么都没有找见。

    他这才相信,水凝烟真的走了,她是真的走了!

    她用那样的方式,跟自己告别后,没有一丝留恋的离开了。

    靳言心里痛苦到了极点。

    男子皱眉看着在自己家里发疯的男人,他忍不住开口道:“我说兄弟,你要是真的想发疯,还是去别处吧,你这样私闯民宅,我是可以报警的!”

    靳言整个人就像是丢了三魂七魄一样,他的脸上挂着眼泪,无所谓的看着男子:“你报警吧,让警察来抓我,反正我也不在乎!”

    靳言说完,就沉默的在沙发上坐下来。

    男子应该是不想得罪人,他拉着靳言往外走,可是,靳言就像是定在沙发上了一样,根本不动。

    男子生气不已,他换了个方向,直接去推靳言,想把他从沙发上推下来。

    谁想到,靳言反手就是一拳:“你能不能滚开,让我好好静一静!”

    男子瞬间被靳言打蒙了,他万万没想到,靳言会这么暴力,竟然敢随便打人。

    他生气的瞪着靳言,拿出手机,直接报警。

    他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无耻的人,赖在别人家里不走,竟然还动手打人。

    男子报了警之后,很快就有警察来,将靳言和男子带到公安局。

    男子做了一个笔录,就离开了。

    安排给靳言做笔录的警官,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名字!”

    靳言看都没看他,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

    警官有点生气:“你私闯民宅,还打了人,现在一句话都不说,是个什么意思啊,我问你话呢,你是聋了吗?你为什么打人!”

    靳言依旧不说话,好像面前的警官,就是空气一般。

    他这样的行为,无疑是在挑战人家的权威。

    警官生气的站起来,向着靳言走过去。

    他看见,靳言手里攥着一份信,那种表情,好像怎么都不愿意松开。

    警官想从他手里,拿出信,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导致他打人发疯的原因。

    可是,没想到,他刚刚动手摸到信纸,就被靳言发疯的扑过来,狂打了一顿。

    而且,靳言打人,非常粗暴,简直是玩命一样的发泄,把人家警官的脸都打伤了。

    对于靳言这样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严重的袭警。

    众人生怕他再打人,索性将他关起来,联系他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