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710章 插着翅膀飞走
    云家和路家,早就把两家之间的路给全面封锁了,来往的车辆,都在绕行。

    云逸更是肆无忌惮的加速,他想早点看见他的新娘!

    坐在云逸身边的靳言,忍不住打趣:“慢点慢点,你不要命,哥们我还要命呢,新娘子就在那里等你,她不会插上翅膀飞走的!”

    云逸苍白的脸上,出现一抹笑容:“不,如果新娘子不见了呢?靳言,你是想赔我一个老婆吗?”

    靳言看云逸这样子,整个人像是痴了一样,他赶紧摇摇头:“算了算了,你还是好好开车吧,我可赔不了老婆给你,你还是赶紧去娶你心心念念的新娘子吧!”

    云逸嘴角勾起一抹笑,车速继续加快。

    云逸的婚车到了路紫苏家的时候,已经早上九点了。

    云逸下车,和伴郎团浩浩荡荡的走进路家。

    此刻,伴娘们已经将路紫苏房门关上,生怕这些男人进来抢新娘子。

    云逸看着紧闭的房门,苍白的脸上,此刻似乎也染上一抹红。

    他的新娘子,此刻就坐在房间里,等着他去迎娶。

    云逸给靳言塞了好些个红包,靳言上去打头阵。

    他站在路紫苏房门口,开口大声说道:“开门喽,伴郎来给你们发红包了,谁先打开门,红包全归谁!”

    里面的伴娘们嬉笑不已,一个推着一个,让对方上去开门。

    水凝烟坐在路紫苏旁边,有点担心,她今天总觉得路紫苏不对劲。

    可是,她问了,路紫苏也不告诉自己!

    路紫苏安静的坐在那里,像一个遗世独立的美女,好像这是别人的婚礼,跟她没有多大的关系。

    头纱和婚纱上的水晶,让她周身都发着光,好像一个玻璃美人儿一般,让人不敢碰,好像一碰就碎了。

    水凝烟伸手去拉路紫苏的手,路紫苏却避开了。

    她平静的对水凝烟说:“你去堵门吧,她们我都不认识,或许,不靠谱!”

    水凝烟能感觉到,路紫苏只是为了支开自己,她不想让任何人打扰她。

    这一扇门,说是在堵,其实,最终还是得开,因为新郎要带着自己的新娘子离开。

    水凝烟明白这些道理,可是,她却不想违背路紫苏的意思。

    路紫苏此刻,或许是真的想一个人待着,哪怕,这个房间里无比热闹。

    水凝烟起身,向着门口走去。

    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对着门口大喊:“新郎以为娶新娘子,红包就够了吗?我们不稀罕红包,谁知道你在里面包了几分钱,我们要红钞票!”

    水凝烟说完,所有的伴娘都兴奋起来了,她们高兴的大喊:“我们要钞票,除过钞票,我们什么都不要!”

    云逸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笑,他伸手从西装口袋里,竟然真的拿出一沓崭新的红钞票,递给旁边的伴郎,让他去把钱从门下面塞进去。

    站在门口的靳言,此刻彻底愣住了。

    他被刚上来的几个伴郎,一把推到后面。

    刚才那个声音,太熟悉了,真的好熟悉好熟悉。

    他这个人,对陌生人,都有点脸盲。

    可是,对于声音,他却能准确的分辨,有没有听过。

    刚才那个声音,他肯定听过,绝对错不了!

    靳言在怔忪的时候,只听见,那个声音又响起来:“这么一点,不够啊,伴娘团几个人,你们心里没一点数嘛!”

    电石火光间,靳言脑子灵机一闪,瞬间响起来,这个声音在哪里听过了。

    床上,他在床上听过这个声音。

    而唯一一个跟他上过床的女人,就是在几个月前,在临海市谈生意的时候,他被人灌醉,下药。

    最后醒来,这个女人却不见了,黑暗中,对她的样子,靳言并不是很清楚。

    可是,她的声音,她的味道,靳言却无比清晰。

    她到底是谁呢?竟然能给小表姐当伴娘。

    如果能给小表姐当伴娘的话,肯定不可能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靳言突然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这个女人。

    伴郎团们在一旁起哄,不停的往门下面塞钞票。

    靳言似乎能听见,房间里面,伴娘们的尖叫声。

    可是,他唯独没有听见,刚刚说话的那个女人的声音。

    估计是伴郎们塞钱的速度和诚意,打动了伴娘团的某一位,她们其中有人,竟然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隙。

    这一开可不得了了,伴郎们蜂拥而入,瞬间挤满了路紫苏的房间。

    云逸笑着走进去,看见那个坐在床上的人,他一脸笑意。

    他的新娘,他终于看见了。

    比想象中还美,就好像一朵天上的雪莲,孤傲的开在山顶,犹如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纯洁的让人颤动。

    云逸痴痴的望着新娘子,一步一步向着她走去。

    他的新娘,这般绝色美丽动人,他真想把她藏起来,不让任何人看见。

    可是,今天是他们的好日子,他要抱着她,牵着她的手,去面对所有的人。

    云逸走过去,在新娘面前站定,应摄影师的要求,他半跪着,对新娘做出一个邀请的姿势,画面看起来,分外的美好。

    路紫苏今天的脸色,有点苍白,妆容遮住了脸,云逸只能看出一丝憔悴。

    拍完照片,他找到新娘子的鞋子,细心的弯腰,帮她穿上婚鞋,最终,一把将她抱起来,在人们的欢呼声中,一路抱下楼。

    靳言几乎把屋子里的女人,挨个问遍了,可是,都没有找到那个女人。

    他心里觉得奇怪极了,刚刚明明听到了声音,为什么回来,就再也找不到那个声音了呢!

    靳言看了一眼,走在最后面的那个女人,她是小表姐的闺蜜,现在还在凌风集团临海市的分公司上班。

    上次在临海市,自己见过她一次,在电梯里。

    靳言在心底琢磨着,应该不是她吧,如果真的是她,小表姐还不废了他!

    毕竟,这姑娘可是小表姐的闺蜜啊!

    小表姐在自己面前,把她夸的天花乱坠,这都不说,还帮她找工作,给她家里匿名捐款。

    由此可见,小表姐该有多么心疼这姑娘!

    可是,如果不是她的话,别人的几率,就更小了。

    毕竟,这姑娘在那个酒吧上过班,当时,小表姐还帮她代过班。

    这样想来,靳言突然觉得,这姑娘的可能性,一下子大起来。

    他快速的上前,走在水凝烟旁边,一声不响,也不开口说话。

    水凝烟心里有点慌。

    她认识靳言,她在电梯里见过。

    而且,这半年来,在凌风集团分公司上班的时候,听别人说过,他是老板的儿子,典型的富二代,只不过,听说很有能力年纪轻轻就掌管了公司。

    毕竟,凌风集团可不是什么小公司,要把他管理好,没有本事可是不行的。

    所以,水凝烟对靳言,此刻的态度,可以说是有点仰望。

    下了楼,云逸将路紫苏抱着,放在婚车后面的座位上,他转身,向着另一边走过去,迅速上车。

    司机早已准备好,新郎新娘一上车,车子就发动,起步。

    云逸伸手,将路紫苏的手紧紧的攥在手里。

    看着路紫苏闷不做声的样子,他笑着问道:“紫苏,是不是很紧张,你今天连话都不说,我都有点不适应呢!”

    看着云逸傻傻的样子,路紫苏有点心疼。

    或许,自己不该那么过分的,可是,她也没有办法。

    有些事情,她自己心里很清楚。

    别人都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两个相爱的人,应该相互坦诚,一起承担。

    可是,这样的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苦难。

    她想过把一切告诉云逸,就在昨晚,肖诗雅跟自己挑衅的那会。

    可是,那会的心情过去之后,她突然就退缩了。

    为什么要他陪着自己一起承担呢,他也可以找个女人,好好结婚生子,不一定非要吊死在她这棵树上啊!

    与其让他看着自己慢慢的消失,还不如快刀斩乱麻,彻底断了彼此的念想。

    本来,他们就不是很合适,不是嘛!

    路紫苏不断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不断的麻痹自己!

    云逸在大是大非面前,看起来成熟,云逸在工作上,看起来少年老成。

    可是,他却仅仅二十岁,比自己还小两岁呢。

    对于感情,他真的很幼稚,像个孩子,自己有时候不舍得怪他,可是,却也只能默默的难受。

    这样的两个人,合适吗?

    似乎真的不合适,还不如早点分开!

    路紫苏不停的提醒自己,不要沉沦。

    云逸跟她说话的时候,她的神情很冷漠:“你见过那家的新娘子,嬉皮笑脸的吗?”

    云逸傻笑了一声,像个傻小子一样的摸了摸头:“这个好像还真的没有!”

    路紫苏继续沉默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总之,就是没有再跟云逸说话。

    话说,前面的婚车刚刚起步,后面的车,也一辆跟着一辆起步。

    看着前面的车都走了。

    靳言站在水凝烟身边,笑着说道:“走吧,跟我坐一辆车吧!”

    水凝烟低着头,低声“嗯”了一声。

    仅仅是简单的一个单音节字符“嗯”,却让靳言瞬间如遭雷击!

    就是她,就是她!

    此刻,他心里只有这三个字。

    那晚,那个声音,他这辈子都忘不了,就是这个音质音色,错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