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625章 是不是亲生的
    苏凛无奈的看着怀里的小家伙:“不好,一点都不好,我说了,爹地永远都不会放弃你,那个阿姨无论是什么意见,都不会改变爹地的决定,所以,以后小白不要再擅自决定了,好不好?你这样,爹地不仅会担心,还会伤心的,不会是爹地不要小白了,是小白不想要爹地了!”

    小白在苏凛的怀里,哭的伤心不已。

    苏凛哄了好半天,小家伙才止住哭声,可是,眼睫毛上,满满都是泪水。

    苏凛在警方这边签了字,带着小白回家。

    回去的路上,小白嘟着嘴巴,委屈的看着苏凛:“爹地,我都知道了,你不要再骗我了!”

    苏凛有点不明白:“爹地都骗你什么了?你又知道了什么?”

    小白吸了吸鼻子,难过的开口:“其实,爹地,你今天上午,跟那个阿姨说的话,我全都听见了,我不是你的孩子的,对不对?小白其实是奶奶捡来的孩子,没人要,是爹地心地善良,才收留了小白,不然,小白就变成无家可归的孤儿了,小白想好了,爹地对小白这么好,小白不能忘恩负义,爹地把小白送人吧,小白很听话,很能干的,无论在哪里,我都能让别人喜欢我!”

    苏凛心疼的将小家伙抱过来,紧紧的抱在怀里:“傻瓜,你都在说什么呢,你就是爹地的亲生孩子,爹地再说一遍,爹地不会放弃你的,永远不会,你不许再胡思乱想了,赶紧睡觉,明天爹地一整天都在家里陪你!”

    “那我妈咪呢?如果爹地真的是我的亲生爹地,那你怎么可能都不知道,我的妈咪去了哪里呢?”小白说着,就哭了出来。

    苏凛无奈的看着他,有点不知所措。

    这种问题,他根本无从回答。

    他不想骗孩子,却也不想让孩子难过。

    索性,小白可能是哭累了,在苏凛的怀里,睡着了。

    苏凛到了家里,将小白放在床上,给他擦了擦脸,这才出来。

    苏北,路南,苏寒,三个人都坐在客厅里,颇有点三堂会审的样子。

    苏凛走过来,坐在苏寒旁边。

    苏北开口道:“小凛,不是妈咪不懂事理,想过问你的私事,我只是想知道,小白究竟为什么离家出走,他平日里那么乖,如果不是你做了什么事情,让他不开心,他怎么会那么做,你总得给我和你爹地一个说法吧,不然,你让我们怎么放心离开,孩子隔三差五的不见了,你让我们一直跟着操心吗?还是你觉得,小白不是你亲生的,你就能表现的无所谓?”

    “妈妈咪,不是你想的那样!”苏凛终于受不了了:“妈咪,你也知道,小白懂事,他跟我说,爹地,我不想让你为难,所以,我走了。他不是在闹离家出走,他是真的想离开我!而且,小白在我心里是什么位置,咱们家里,哪一个人不清楚,就是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小白本就敏感,是我没有顾忌到他的情绪,妈咪,我向你保证,这样的事情,以后再也不会发生了!”

    苏凛的话,听得苏北心里难受不已。

    那么小的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真的让人很心酸。

    这些年,苏凛对小白的确很好,路家人也都很喜爱他。

    可是,到底是没有母亲,从小跟着苏凛一个大男人,孩子早熟的厉害,心思也敏感,让人又爱又心疼。

    苏北皱眉看着苏凛:“我知道你也心疼小白,可是,这次的事情,你总得给我个说法吧,你让我每天提心吊胆的,你自己觉得合适吗?”

    苏寒看着苏凛为难的神情,他突然站起来:“爹地,妈咪,我送你们回去吧,具体的事情,我跟你们解释!”

    苏北也看出来了,小儿子这里,她是问无数遍,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所以,她便点了点头,站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路南站起来,却没有直接跟着妻子出去。

    他走到苏凛身边,伸手拍了拍苏凛的肩膀:“儿子,有些事情,我也不想说太多,但是,小白是个什么样的孩子,你心里清楚,好好疼爱他,孩子是无辜的,从你决定收养他那一刻,就要担负起这个责任,好了,我走了!”

    路南说完,便抬步向着网面走去。

    苏凛看着自家爹地的背影,默默的点了点头。

    送苏北和路南回去的路上,苏凛只说了一句话:“爹地,妈咪,百叶回来了,所以,小凛情绪失常,你们多担待点,至于小白哪里,我会多看着点,这几天,我就让小昭常常过去陪小白,让他们俩吃住都在一起,这样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大麻烦了!”

    苏北点点头:“这样也好,只不过,千万别再出这种事了,会给小孩心里留下阴影的,还有,小凛那边你也注意点,这小子平时闷闷的,有时候爱犯浑!”

    苏寒点了点头,开车回家。

    话说,苏北和路南离开后。

    苏凛在沙发上坐了一会,他突然站起来,向着外面走去。

    今天发生的事情,给了他一个警醒,那就是,在百叶的事情上,他可以无限制的让步,这是他欠百叶的。

    可是,在小白的事情上,他做不到,小白是无辜的,他不能让他背负这些莫须有的东西。

    百叶听见敲门声的时候,已经睡着了。

    她眯着眼睛来开门,看到门外的人是苏凛,她的睡意,慢慢消散,分分钟就清醒了。

    两个人站在门口,一个站在门内,一个站在门外。

    苏凛看着百叶:“我有事情跟你谈!”

    百叶神情冷清:“大半夜的,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非得现在谈,明天谈不行吗?”

    苏凛固执的摇头:“不行,这件事情,我必须现在跟你谈清楚!”

    自从百叶这次回来后,苏凛很少有这么强势的时候。

    百叶皱了皱眉,最后打开门:“好啊,进来吧,有什么事,快点说,我还等着睡觉呢!”

    苏凛抬步走进去。

    百叶关上门,走过去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幅你随意的表情。

    苏凛没有坐,他站在沙发前面,居高临下的看着百叶。

    百叶开门见山的开口:“有什么事情,你现在是不是可以说了!”

    苏凛点点头:“关于白天的事情,我想,我已经能给你答复了,如果你想让我帮你对付穆颖儿,可以,她明天就要来南希市了,说实话,想要搞垮穆氏服装,并不是多难的事情,但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恨,你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发泄,我都可以满足你,但是,无论你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想要我放弃小白,都是不可能的!”

    百叶的脸色变了变:“那是你的事情,我只是说了,想要跟我在一起,就不要带着那个孩子,总之,我是不会接受他的,你当然可以选择不跟我在一起啊,我为难你了吗?并没有,所以,这是你自己的选择,跟任何人无关,你也不用跟我报备!”

    百叶面无表情的说完,冷冷的看着苏凛。

    苏凛眸子闪了闪,直直的凝视着百叶:“怎么可能跟你无关,你知道的,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而且,你知道吗,小白今天听到我们白天的对话了,他很伤心,今天离家出走了,我当时着急坏了,百叶,他只是个孩子,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为难他了,好不好?”

    百叶愤怒的站起来,她死死地盯着苏凛:“路紫苏,我没有为难他,为难他的人是你,不是我,如果你不曾生出半分想要跟我在一起的心思,那个孩子怎么会那样做,再说了,我在你心里什么位置,我还真不清楚,毕竟,几年前,你亲口站在我面前,告诉我,跟我只是玩玩而已,你觉得,我还能再相信你的鬼话吗?还有,我早就说过了,你连自己的孩子都保护不了,凭什么收养别的孩子,那个孩子跟你在一起,你只会害了他,你带给他的,只有灾难,我劝你,还是早点放开他吧!”

    百叶说完,苏凛的神情,一寸寸冷下来。

    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关于孩子的痛楚,百叶是一再的提及。

    他知道,百叶生气,愤恨,当年的事情,是他没有保护好她,才让那个孩子去世。

    可是,作为孩子的父亲,他难道就不难过,不伤心吗?

    孩子的事情,是她心中的痛,难道不是他的吗?

    苏凛认真的注释的百叶:“百叶,我再次告诉你,小白,我不会放弃,但是,当年的孩子,并不是你拿来攻击我的工具,那是我们共同的伤痛,我也痛,我这里,日日夜夜都在饱受着折磨,难道这还不够吗?百叶,如果不够,我把自己的命赔给你,你觉得怎样?”

    百叶的神情,有点慌乱,她脸上闪过一抹痛楚。

    她不想这样的,可是,她真的很难过,这几年来,她一直都在做着同样的一个梦,梦里,她的孩子,浑身青紫,带着血迹,看着她,仿佛在控诉她这个母亲。

    她的恨,是她这几年支撑下来的理由。

    对眼前这个男人,她又爱又恨,可是,他却又何曾明白过自己。

    百叶难过的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