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606章 想咬哪里都行
    可让路紫苏没想到的是,云逸给她补习了才几天,竟然就给另外一个女生同时补习。

    路紫苏是谁啊,那个被家里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公主,自尊心强的要命,哪里肯让别人知道,自己竟然这么自恋,以为别人喜欢她呢!

    当然了,以她的高傲,也不会让人知道,她竟然单相思。

    所以,从此以后,路紫苏一直在强制自己,不许再喜欢云逸,不许再对他有任何非分之想,他们相差两岁,就是个普通的青梅竹马一样。

    她更是不断的麻痹自己,她才不稀罕什么姐弟恋呢。

    更何况,还是跟这么毒舌的一个家伙!

    可是,随着时间的消逝,路紫苏也迷茫了,自己对云逸,究竟是什么感情,难道真的只是青梅竹马的拿点轻易吗?

    再加上,方同林今晚的咄咄逼人,让路紫苏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她低着头,一边想事情,一边走路。

    谁知道,路紫苏走带楼下的时候,却被一个黑影生生的挡住。

    路紫苏这次不得不抬起头来,看了云逸一眼。

    只见云逸铁青着脸,死死地盯着自己,好像自己欠了他八百万似的。

    路紫苏突然就觉得鼻子有点酸酸的。

    他这是干什么!瞪人吗?欺负自己不会瞪人,是不是啊!

    路紫苏凶狠的瞪着云逸,一点也不甘示弱。

    好半天,云逸神情才有点缓下来,他的声音却依旧冷:“大晚上的,你跑哪里去了?电话都不知道回一个吗?”

    云逸说完,路紫苏这才从兜里掏出手机看了看,没电自动关机了。

    应该是酒吧太吵,自己没有听清楚,后来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没电了吧!

    路紫苏闷闷的看着云逸,给他扬了扬手机。

    那意思,好像在说,你没看到吗?我手机没电了!

    云逸无语的看了路紫苏几眼:“走吧,上楼!”

    路紫苏这会却感觉心里各种不舒服,开始犯大小姐脾气了。

    她站在原地,就是不走,拉着脸,好像别人欠了她似的。

    云逸皱眉:“你到底走不走!”

    她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大半夜的不回家,自己都快把学校翻遍了,结果回来,她像个孤魂一样的,在楼下飘荡。

    看到她的那一刻,他感觉整颗心都安定下来了。

    可是,想到她今晚的行为,他心里就止不住的来气。

    路紫苏低着头,听到云逸的声音和态度并不好,她轴起来了。

    她就站在那里,什么也不说,只是无声的反对着。

    云逸伸手拉她,她猛地躲开!

    云逸彻底怒了:“路紫苏,大晚上的你要怎样啊,难不成还想玩失踪,让我找你一晚上?”

    路紫苏听到云逸这么凶她,她突然就委屈的不得了。

    她抬头看着云逸:“你找我了吗?我怎么不知道,你明明就知道凶我,我无论做什么事情,你都要酸我几句,云逸,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还是怎么着,你要这样对我!”

    云逸看着路紫苏突然就哭了,他顿时手足无措。

    路紫苏的眼泪,吧嗒吧嗒,像是金豆豆一样,流的欢快。

    云逸脸上的神情,瞬间就不冷了,他一脸的着急和担忧,他没有哄女孩子的经验啊,完全没有!

    看着路紫苏伸手一边擦眼泪,一边委屈的吸着鼻子。

    云逸终于投降:“紫苏,路紫苏,你别哭了,是我错了,我不该凶你,几点回来是你的自由,我不该这样对你,可是,你也要告诉我,你到底去哪里了啊,我担心了一晚上,要是你真的出事了,我怎么跟家里交代!”

    路紫苏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云逸:“所以说,说来说去,你担心我,完全是因为家里人,你自己心里根本不担心我,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假惺惺的呢,你也不用跟我道歉,既然是我们两个定下来的规矩,我就该遵守,现在还不到九点半,我可以赶在这个时间点进门的!”

    路紫苏说完,便伸手擦了一把眼泪,负气的向着楼上走去。

    云逸无奈的追上去,他根本没有get到,路紫苏的重点在哪里?

    难不成,她嫌弃自己不担心她吗?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拿家里人当挡箭牌,他心里是实实在在的担心她的安危啊!

    这个丫头,怎么关键时刻非得曲解他的意思,还胡乱的职责他。

    云逸一路跟着路紫苏上楼。

    刚打开门,云逸还不等路紫苏冲进卧室,就直接把她拉住。

    路紫苏使劲挣扎了两下,无果,她生气了,便愤怒的踹了云逸两脚,但是,云逸不但没有放开她,反而拉的更紧了。

    路紫苏的脸上,还带着清晰的泪痕,她觉得,这辈子都没有这么丢人过,竟然在云逸面前哭的一塌糊涂,他肯定在心里,默默的嘲笑自己吧。

    她盯着云逸拉着自己的手,直接就咬了下去。

    云逸没想到她会这么做,直接被咬住,他狠狠的皱眉,这丫头是属狗的吗?

    路紫苏咬了半天,也觉得自己过分了。

    因为她嘴里已经感觉到血腥味了,云逸还是没有松开。

    路紫苏生气的要抓狂,这个人是智障吗?他不疼吗?

    路紫苏生气的瞪着云逸,像一只抓狂的小豹子:“云逸,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放开我!”

    云逸死死地拉着路紫苏,神情让人捉摸不透,他直接开口道:“紫苏,你刚才为什么哭,是因为我欺负你了吗?还是有别的原因,还有,你今晚到底去干什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云逸总觉得这个答案很重要,他今晚必须知道。

    路紫苏生气的看着云逸:“死云逸,臭云逸,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今晚去给方同林过生日里,你现在该满意了吧,你放开我,行不行?”

    云逸固执的拉着路紫苏:“不行,我的第一个问题,你还没有回答呢!”

    路紫苏想到自己突然哭泣的原因,她突然恼羞成怒:“云逸,你快放开我,信不信我还咬你,我哭不哭,管你屁事啊,姑奶奶今晚心情不好,你最好不要惹我!”

    路紫苏完全一副小太妹的形象,她希望云逸能识相点,放开她。

    因为她此刻真的没有理智可言,她都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干什么什么事。

    可是,云逸就是满脸固执的拉着她,好像死也不愿意松手的那种。

    他说:“你哭,是因为方同林吗?如果是因为他,我现在就去找他算账!当然了,如果你想咬我发泄,只要你开心,你随便咬,咬哪里都行!”

    路紫苏沉默的低着头,不说话。

    可是,她这样的行为,在云逸的眼里,无异于默认了。

    云逸顿时愤怒不已,他也不知道自己再愤怒什么,好像方同林染指了他不应该染指的人。

    他瞬间松开路紫苏的手,就要想着外面冲出去。

    幸亏路紫苏及时反应过来,知道他冲出去要干什么,在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被路紫苏拦住了。

    路紫苏生气的拉着云逸的胳膊:“云逸,你脑子呢?我说是了吗?你就往外冲,是,我今晚是给方同林过生日去了,可是,我也没有说就是他惹了我不开心,让我哭了啊!”

    “那是谁?”云逸的神情有点懵。

    可偏偏,他这样懵的,迷茫不解的神情,再路紫苏的眼睛里,却格外的清澈,像是个懵懂的孩子一般,那种感觉,让路紫苏的心,微微动了动。

    她故意板着脸,瞪着云逸:“你是笨蛋吗?当然是因为你了,你那么凶我,我能不哭吗?换做是我来凶你,你试试?谁愿意被人无缘无故的又吼又凶的!”

    云逸的神情有点无奈:“我那不是又吼又凶,我也不想这样,紫苏,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不然我设门禁干嘛呢,我一个大男神,难不成还怕走丢了!我在校园里到处都找不到你,我都快急疯了,打电话你也不接,你怎么不想想,万一你出了事,我该怎么办?”

    路紫苏嘟着嘴,哼了一声:“还能怎么办啊!当然是凉拌了,告诉家里我失踪了,让他们分分钟杀到临海市,然后,找到我之后,各种精神上的,心理上的教育,让我从此以后,做一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最好是能让你时时刻刻监督着我!”

    云逸的神情,突然有点失望。

    他看着路紫苏:“紫苏,是不是在你眼里,我就是个监督你的角色,或者,一个小弟弟,随时向你家里人打报告的小屁孩而已,对吗?”

    路紫苏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云逸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心里,突然有点难受。

    他是在意自己这么想他,所以才会这么生气吗?

    路紫苏抬头看了云逸几眼,突然开口道:“难道不是吗?你从小到大,都喜欢按照家里人的方式来约束我,你觉得我还能怎么想,当然是理所应当的认为,你在监督我啊!”

    云逸突然觉得有点心累,他自嘲的笑了一声:“路紫苏,你这人可真没有良心,你跟我无亲无故,若不是为了你好,我干嘛要浪费时间来监督你!”

    云逸的话,说的极其冷漠,却字字真理。

    说的难听点,他们的确没有什么关系,只是父母那一辈的关系好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