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236章 憋死宝宝了
    路南愣了愣,难道是自己看错这个女人了。

    她失忆后,竟然发生这么大的变化。

    路南想了想,以为她是傻了,没有想起去找顾念城。

    他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苏暖,你的金主不是顾念城吗?你可以叫他来帮你赔偿啊!反正,这点钱对他来说,就是小意思,我也不指望你能给我赔!”路南话语中,带着浓浓的嘲讽。

    苏北蹙眉,这个男人,怎么这么恶劣。

    他不仅态度恶劣,还这么看不起人。

    难道自己除了顾念城,就赔不起他这身衣服了!

    苏北深吸了一口气。

    “路南,你少看不起人,你这身破衣服,我赔定了,你说吧,多少钱,完了之后,本姑娘打到你卡里!”苏北仰着小下巴说道。

    不是看不起人嘛,我的下巴,比你昂的还高!

    苏北昂着下巴,看着路南。

    虽然,她的先天优势,就比路南,插了一大截。

    可是,她依旧不愿意输了气势。

    路南突然有点愣住了。

    自己是不是要对她刮目相看了,感觉她忘记了以前的事情后,怎么变得那么不像以前的苏暖了。

    他眸子闪了闪。

    “我不是看不起你,你就算是给我打钱,难道不是用顾念城的钱,莫非,你还想自己赚钱还给我,我就想问问,你现在有那个能力吗?我这身西装,可是意大利定制的,是一般上班族一年的工资,你确定你能买得起!还是说,你打算打工赚钱给我赔啊!”路南鄙夷的看着苏北,说道。

    苏北不服输的性格,彻底被他激发了。

    “不就是一年的工资嘛,我赔你,我保证这笔钱,是我自己劳动所得,也请你不要狗眼看人低,还有,我也不傻,你这衣服,不就是沾了一点……”苏北说着,低头看去。

    路南的手里,拿着一杯红酒。

    刚才被她一撞,红酒杯虽然依旧还在路南的手里。

    可是,酒杯里的红酒,早就洒了路南一身。

    他的白色衬衣上,到处都是红酒。

    他墨色西装裤上,也湿湿的。

    而且,还在跨部的位置。

    不容的苏北乱想,这样看上去,真的像是尿在了裤子上一样。

    苏北突然有点忍不住,她捂着嘴,笑了起来。

    路南皱眉看了她一眼,他低头一看,似乎也明白了,苏北究竟在笑什么。

    他低声爆了一句粗口,瞪着苏北。

    “我这衣服怎么了,不就是沾了一点什么,你到倒是说啊,我这身衣服,如果水洗的话,现在这个样子,也不一定能洗下来,不就是红酒洒到了跨部,你至于这么高兴吗?你一个女人,到底有没有……”路南看着苏北,嘴里的羞耻心那三个字,硬生生的憋住了。

    他都不知道,面对这样的女人,他为什么会心软。

    尽管他没有说出来,可是,苏北已经红了脸。

    她美目一瞪。

    “你个臭流氓,我的电话号132xxxx7332,回到南希市,我肯定会赔给你的!我才不会做那种推卸责任的小人,再说,我笑我的,管你屁事!”苏北说完,红着小脸,一把推开面前的路南,直接乡镇卫生间冲去。

    简直憋死宝宝了!

    苏北此刻,只想说这句话。

    她冲进卫生间,好不容易小解了,整个人都舒服了不少。

    她心里,一个劲的吐槽着路南。

    小气的男人,一件破衣服都要她赔,不就是一件手工定制的西装吗?

    赔就赔,她才不会怕他的刁难呢!

    苏北冷哼了一声,冲了水,打算离开。

    她刚要去拉卫生间的隔间门,就听见外面刷刷的水声。

    苏北愣了愣,这会也有人来上厕所。

    她打开门走了出去。

    结果,她走到洗手的地方,一眼就看见,路南正在那里,洗衬衫上的红酒。

    苏北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不是让自己赔的嘛,他自己在这里,洗个什么劲嘛!

    路南似乎是注意到了身后的目光。

    他猛地转身,一眼就看见站在他身后的苏北。

    路南的俊脸,立马黑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被苏北看到自己的狼狈,他心里有点不自然,还是因为别的。

    他凶狠的看着苏北。

    “不要以为,我现在洗了,就是不让你赔了,我是实在受不了这股味道,一想到我还要穿着,带着一身红酒味的衣服,坐上好几个小时的飞机,我就恶心!”路南的话,像是在为他自己开解,又像是在缓解他此刻的尴尬。

    苏北才懒得管他怎么想。

    只不过,路南不是不喜欢穿着带着味道的衣服吗?

    可是,他的西装裤,他要怎么洗?

    难不成,脱下来洗,穿着洗?

    苏北想了好几种情况,感觉一种比一种囧!

    她脸上的笑容有点扭曲怪异。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的笑容,路南觉得有点邪恶,他浑身都不自在。

    尤其是,当他看见,苏北的眼睛,盯着自己下半身的时候,路南瞬间怒了。

    “苏暖,你这个女人,羞耻心去哪里了?”路南厉声说道。

    他此刻真的想把苏暖的眼睛遮住,一把将她从飞机外面丢出去。

    苏北一下子反应过来,她立马就目光不自然的乱瞄。

    “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你不是爱喝红酒吗?衣服上带着红酒,我觉得正好啊,作为你的精神损失费,今天的事情,我是不会对别人乱说的,我先撤了,赔衣服的事情,我不会赖账的!”苏北说完,笑了一声,麻利的开溜。

    看着她的背影,路南的目光,复杂极了。

    其实,他并不是真的需要苏北来赔这件衣服。

    他只是想为难一下苏北。

    毕竟,在他的心里,现在的苏北,也就是他认为的苏暖,以前那样对待北北。

    他只不过是想出口气而已。

    可是,他万万没想到,苏北竟然同意了。

    她要赔偿他的损失!

    路南的眸子闪了闪。

    随便她了,她的破事,自己也懒得去管。

    这个女人,最好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

    否则,就凭她以前做的事情,就算是有顾念城撑腰,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想到这里,路南的眸子沉了沉。

    看着自己身上的水渍,还有红酒的印记,路南的俊脸,又黑了黑。

    要不是不想让任何人,看到他这么狼狈的一面,他早就去叫空姐帮他找一套备用的衣服了。

    路南狠狠的皱着眉头,凑近水龙头,冲洗着衣服。

    苏北回来,坐在座位上。

    她只要一想到路南在卫生间洗手池旁边,窘迫的样子。、

    她就忍不住想笑。

    这个男人,死要面子活受罪,爱洗就洗吧。

    大不了,自己以后赔他精神损失费就是了,她可不会对他愧疚的!

    想到这里,苏北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顾念城有点纳闷。

    苏北自从上了一个厕所回来之后,坐在座位上,就开始一个劲的傻笑,弄得他有点摸不着头脑。

    顾念城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没忍住,开口问。

    “暖暖,你怎么了?怎么笑的这么开心,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开心事,说出来,我们一起分享一下啊!”顾念城说。

    苏北想到方才路南的样子,再想到,自己说要帮他保密的。

    她马上摇了摇头。

    “没什么事,就是突然想笑一笑而已!”苏北笑眯眯的看了顾念城一眼,继续自顾自的傻笑。

    顾念城看着她的神情,有点无奈的摇摇头。

    他想开口喊苏北,可是,张了张嘴。

    最后,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

    苏北傻笑了一会,伸手逗了逗旁边的顾紫苏,顾紫苏对着她,笑得很是开心。

    顾念城有点吃味。

    虽然顾紫苏不是他的亲生女儿。

    可是,自从她出生到现在,自己什么事情,都是尽量亲力亲为,做好了一个父亲的角色。

    可是,这个小丫头,竟然一次都没有对着自己笑过。

    只有苏北在的时候,她才会乐呵呵的。

    顾念城有时候,忍不住问自己。

    难道小孩子,都有一双明察秋毫的眼睛吗?

    是不是,她早已看透了一切。

    顾念城想着想着,就想歪了。

    他赶紧摇摇头,低头看着顾紫苏,她和苏北,依旧玩的很开心。

    苏北逗了一会顾紫苏。

    小家伙病刚好,身体还很虚弱,估计也是累了,一会功夫,她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苏北笑着看了一眼女儿,将头转过来。

    她刚转过头,就对上了路南犀利的目光。

    苏北吓得瞬间心跳慢了几拍。

    这个男人,怎么神出鬼没的,她刚刚明明没有听见什么声音,他怎么就出现在座位上了。

    难不成他是鬼啊!

    苏北有点无语。

    只不过,想到能在飞机上品红酒,最后还洒在裤子上的奇葩。

    苏北突然觉得,他能做出什么事情,好像都不奇怪了。

    她笑眯眯的看了路南一眼,露出一个俏皮得意的表情,便转身看着顾念城。

    路南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断的安慰自己。

    他是男人,不能跟女人计较,更不屑搭理这样的女人。

    可是,想到苏北刚才在卫生间的种种行为,他还是气的够呛!

    苏北瘪瘪嘴,丝毫不搭理某些黑着脸的人。

    苏寒有点吃惊,爹地去了一趟卫生间,怎么废了这么长的时间。

    而且,他的脸色,着实好难看啊!

    “爹地,你怎么了?没生病吧?”苏寒关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