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211章 顾念城上门
    顾念城眼睛红了。

    他一拳头向着路南打过去。

    “路南,你就是仗着她喜欢你,你要么好好对她,要么离开,你现在的样子,算是什么,想报复苏北,让她难受,还是觉得这样拖着苏北,两个人都下地狱,你心里才舒服!”顾念城打了伦纳一拳,愤怒的说道。

    路南没有注意,被他打了一拳,他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

    “顾念城,你这个疯子,我爱不爱苏北,她比我更清楚,你以为我想这样吗?这个世界上,不是说所有相爱的人,都能在一起,也不是说,所有的误会,都能解释清楚,你不要以为,我就不难受,我心里的滋味,你何曾体会过!我爱苏北,正是因为深爱,我才接受不了欺骗,你懂吗!”路南说着,整个人也变得失控起来。

    他对着顾念城,一拳头打过去。

    顾念城也红了眼,两个人在原地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拳,完全不顾忌形象,像是在发泄什么一样。

    顾念城一边喊着。

    “路南,你要是个男人,就不要这样对待北北!”他说着,一拳头狠狠的砸过去。

    路南不甘示弱。

    “顾念城,就算我们两个现在这个样子,你也不要肖湘苏北,她是我老婆,这辈子都是!”路南狠狠的向着顾念城打过去。

    两个大男人,毫无章法的乱打成一团。

    许久,两个人都打累了,直接栽倒在旁边的麦田里。

    望着蓝天,微风吹过。

    “路南,你心里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你能给我说说吗?”顾念城声音似有似无的说道。

    “那你为什么要喜欢苏北,你难道不知道,她是我老婆,我们现在,只不过是遇到一些矛盾,就算我们说的再狠,我们也离不开对方,顾念城,你要明白,就算我现在想不通,心里接受不了一些事情,但是,我都不可能跟苏北离婚,我只是需要时间而已,所以,我希望你能停止你愚蠢的行为!”路南毫不犹豫的开口警告。

    顾念城嗤笑了一声。

    “我喜欢苏北,是我的事情,跟你没有多大关系,路南,我不得不告诉你,不管你多么能耐,我追苏北的事情,你都阻止不了,反正我们现在的合作也结束了,就算是拼个你死我活,我也不介意!而且,结婚都能离婚,谁允许我不能追求已经结婚的女人,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路南,我喜欢苏北,这谁都改变不了!”顾念城冷声说道。

    路南猛地翻身坐起。

    “顾念城,你找死!”他说着,就向着顾念城砸过去。

    顾念城猛地滚了一圈,路南打在了麦田上。

    顾念城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

    “路南,你疯了吗?干嘛无缘无故打我?”顾念城生气的问道。

    路南很很的瞪着他。

    “你要追我老婆,我这也叫无缘无故打你吗?如果我真的要无缘无故打你,估计你早就死了千百八回了!”路南毫不客气的说道。

    顾念城盯着路南看了几秒。

    他突然猛地转身,打开车门,在路南目瞪口呆的注释中,直接开车离开。

    路南是真的傻眼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顾念城竟然会这么做。

    看着绝尘离开的车子,路南突然就想到,他跟苏北刚刚结婚的时候,将苏北丢在郊外,她一个人走着回来的。

    那个时候,他好像就对她动了恻隐之心。

    那个女人,原来是那么固执的一个小女人。

    路南怔怔的站在原地,思绪有点缥缈。

    突然,他明见一声骂骂咧咧的声音。

    “你个龟孙子,竟然敢在俺的麦田里睡觉,你长这么大的人了,道德呢,看俺今天不打死你,俺就不叫李耕田!”男人说着,脱下脚上的布鞋,向着路南,直接砸过来。

    路南一个没注意,直接被布鞋,完美的砸中脑袋。

    路南晕晕乎乎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刚才和顾念城躺的麦田,是这个男人家的。

    看男人的穿着打扮,应该是个农民。

    路南的视线,扫过一边的摩托车,他似乎有点明白了。

    这个摩托车,应该是男人的吧。

    自己刚刚想事情,太专注,都没有注意到有人来了。

    只不过,农民种庄稼不容易,非常辛苦,收成不好的时候,还赚不到钱,自己今天的行为,的确有点过分。

    路南弯腰,将鞋子从地上捡起来。

    “大哥,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才有点头晕,想找个地方歇一下,就在你的麦田里躺下来了!”路南开口解释道,将男人的鞋子,递到他手里。

    男人生气的一把将鞋子拽过来。

    “你说你个大人,躺就躺吧,还在俺的麦田打滚,你看看俺家麦子,都被你压成什么样子了!”男人说着,情绪又变得激动愤怒。

    路南有点无奈。

    他想了想,快速的从兜里拿出钱包,将里面的钱,全都递给了男人。

    “大哥,我知道你种庄稼也不容易,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这些钱,你拿着,你能不能帮我个忙,将我送到市里,我刚才中途下车,司机开车离开了,我现在一个人在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估计打车也打不着,你看怎样?”路南问道。

    男人盯着手里的钱,有点傻眼了。

    他数了数,足足有几千块钱呢!

    他连忙抽了两张红钞,将其余的钱,塞到路南手里。

    “兄弟,送你都没有问题,但是,你的钱俺不能收,你压坏的麦子,顶多就值二百,多余的我一分都不能要,这属于不义之财啊,我可不能收!”男人坚决的说着。

    路南看着手里一沓红色的钞票,心里有点发怔。

    这么多年,这是第一次,他给出去的钱,被人当面这么退回来。

    他刚刚看见男人骂人的时候,以为对方凶悍蛮不讲理,现在才明白,他只不过是心疼庄稼。

    路南盯着手里的钱,愣了片刻。

    他果断的将钱,塞进男人衣兜里。

    “大哥,你不用这样,我知道,你们种庄稼很辛苦,我破坏你的劳动成果,是我的错,我给你钱,也没有任何别的意思,只是补偿,我们的价值观不一样,在我的心里,你的这些庄稼,值这个钱,你要是今天不拿这些钱,我就直接将它扔在这里了!”路南说的非常认真。

    男人手里拿着钱,想要给路南塞进来的手,顿了顿。

    他无奈的叹口气。

    “也罢,拿着就拿着吧,只不过,兄弟,以后可不能在别人麦田里休息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当农民的,大家都不容易啊,那些小小的幼苗,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需要精心呵护的,好了,现在废话也不多说了,我送你去市里吧!”男人耿直的说道。

    看着男人憨厚的样子,路南忍不住想到。

    这个世界上,这样的人,真的不多了,诚实善良,真的很难得。

    坐在男人的摩托车上,路南看手机好不容易有了信号,他赶紧打电话,让云帆在市里的高速收费站口等自己。

    路南坐着男人的摩托车,到了收费站的时候,云帆已经在那里等他了。

    路南下了摩托车,他将一个名片递给男人。

    “大哥,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来找我,我会尽自己所能帮你的!”路南说完,转身离开。

    男子看了看路南的背影,骑着摩托车,向着来时的小路开回去。

    云帆目瞪口呆的看着,路南从一辆破旧的摩托车上下来,然后,快速的向着自己走来。

    云帆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

    没发烧啊,怎么会无缘无故出现幻觉呢!

    总裁这么怕脏的人,竟然会坐那个!

    云帆还是觉得难以置信,他伸手,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痛感刺激着神经。

    云帆瞬间就清醒过来。

    真的不是错觉,总裁今天吃错药了,还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路南走到云帆面前的时候,云帆还张着嘴,一副吃惊的模样。

    路南伸手在他面前晃了两下。

    “好吧,别愣着了,赶紧回公司!”路南说完,就率先上车。

    云帆回过神,赶紧上车。

    车子刚刚发动,路南就开口问道。

    “苏暖那边,怎么样了?”路南面无表情的问道。

    云帆点了点头。

    “都按照你说的去做了,她那天晚上刚出去,我就叫人去报复她了,只不过总裁,你这样做,要是让苏北小姐知道的话,估计不太好,而且,苏暖自从那天晚上之后,有点发疯,我们是不是防范一下,万一她失心疯,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那就不太好了!”云帆斟酌的说道。

    路南凉凉的看了他一眼。

    “所以,你才要防范她,还有,不要让苏北知道,我在对苏氏集团下手,既然苏暖要作死,我就让她再也翻不了身!”路南说话的时候,神色格外阴沉。

    云帆忍不住抖了抖肩膀。

    这个世界上,如果说有一个人不能得罪,那肯定是路南。

    路南折磨人的手段,千奇百怪。

    最重要的是,他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只不过,总裁不让苏北知道这件事,说明,在他的心里,苏小姐还是非常重要的。

    不知道,除掉苏暖,苏氏集团彻底破败之后,路南还有没有可能,去找苏北。

    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和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