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206章 我让你恶心了
    苏北点了点头,两个人就走了出去。

    果然,她们一出去,就看见两个小家伙,巴巴的看着她们。

    他们相继开口。

    “妈咪,你没事吧?”苏寒问。

    “妈咪,你脸色好差,是不是生病了,我们去医院吧!”苏凛关切的说道。

    苏北摇摇头。

    “妈咪没事,就是吃饭太晚了,胃不舒服,不信你们问问你们婷洛姐姐。”苏北说道。

    叶婷洛快速的看着两个小家伙开口。

    “你妈咪说的对,她没有骗你们,就是胃里不舒服而已,我去给她盛点汤,你们两个,要不要喝点?”叶婷洛问道。

    苏寒摇摇头。

    “我不要!”他说。

    “我也不要!”苏凛摇着头开口。

    直到苏北坐下来,跟着他们一起吃饭,两个人小人儿的心,才算是安定下来。

    他们吃完饭,苏寒和苏凛,就从苏寒房间里钻进去了。

    叶婷洛去收拾厨房,苏北看着空荡荡的客厅,转身看了一眼对面黑漆漆的公寓楼。

    难道他还没有回来吗?

    他为什么不回来,今晚,他把话说得那么绝情,难道更痛苦的人,不应该她吗?

    她知道,自己隐瞒是不对的,可是,她真的是无奈的,他为什么就不能接受自己呢!

    那天他们发生关系的时候,她不是跟他解释过,她之前发生的事情吗?

    如果他介意的话,之前早该介意了,而不是等到现在。

    难道她的隐瞒,在他的眼里,就那么不可原谅吗?

    苏北自己也不知道,什么究竟才是一个准则,每个人的底线和准则都不一样。

    她不知道路南的是什么,因为以前从来没有触碰到他的底线。

    可是,对她来说,底线就是苏寒和苏凛,现在,多了一个不愿意原谅自己的路南。

    苏北深吸了一口气,向着自己房间走去。

    她觉得,自己需要安静,而不是这样继续胡思乱想。

    苏北站在镜子面前,一边又一边的洗脸,她仿佛还能看见,自己今天晚上,脸上的泪痕。

    突然,手上的戒指,磕到了另一只手。

    苏北低头,看着手上熠熠生辉的钻戒,她突然自嘲的笑了起来。

    是不是戒指不合适,所以,才会伤到另一只手。

    或者说,这只戒指,本来就不应该属于她,所以才会这样。

    看着另一只手,冒着鲜血。

    苏北将手放在水龙头下,任由手上的鲜血,被水冲走。

    苏北想了想,伸手,将无名指上的钻戒取下来,放在旁边的首饰盒里。

    这枚戒指,不适合她。

    至少现在是。

    苏北洗漱完之后,就向着床上走去。

    受伤的手,似乎还在冒着血,虽然不多。

    可是,血还是很显眼的。

    只不过,苏北似乎并没有怎么在意。

    叶婷洛正在收拾厨房,看见苏北站起来,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终于放下心,她应该去休息了吧,只要她睡一觉,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好的!

    叶婷洛收拾好厨房之后,还是有点不放心苏北,她特意走到苏北门口,打开房间门,看见她闭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她这才放心的轻声关上门。

    只不过,等她关上门之后,苏北的眼睛,再次睁开了。

    她也以为,自己只要睡一觉,醒来之后,发生的这一切,都会好起来,好像只是她的噩梦一样。

    可是,她尝试了半天,还是睡不着。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疲惫,可是,脑子却意外的清醒。

    苏北无奈的看着头顶的灯光,她伸手,将灯关了。

    黑暗中,她的眼神非常明亮。

    叶婷洛看见苏北睡着之后,她这才放心的去看苏寒和苏凛,安顿两个小家伙,早点睡觉,等到他们都各自回到自己房间,洗漱完躺下,叶婷洛这才回房睡觉。

    今天是个多事的一天,她一定要尽力照顾好所有的一切,她万万不能让孩子和苏北,出一点岔子。

    叶婷洛很累很累,她几乎是刚刚挨到床,就睡着了。

    苏北等到叶婷洛睡下一个小时后,她拿着手机,穿上鞋子,打开门走了出去。

    此时此刻,已经午夜十二点了,路上没有一个人。

    苏北直接向着对面的公寓楼走进去。

    她轻车熟路的进电梯,上楼。

    她拿出钥匙,轻声开门。

    可是,房间里一片漆黑。

    苏北的心,再次凉了下来。

    看来,路南还是没有回来。

    苏北走进她之前住的房间,看着房间,她似乎就能想到,之前在这里,跟路南发生的种种。

    只不过后来,她就算是坚持要住在这里,可是,还是住在对面房间的次数多了。

    路南总会有这样那样的理由,将自己带过去。

    苏北看了许久,转身走向书房。

    有多少次,她都是默默的站在书房门口,或者坐在书房沙发上,看着路南认真的办公。

    每一次,她看见他认真工作的样子,好像心跳都会加快。

    只不过,以后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好像都不知道了。

    苏北看着房间内的一切,一股心酸,莫名的冲上心头。

    说怪苏暖吗?

    其实,也不怪她!

    如果不是苏暖说穿这一切,今晚自己,能不能向路南坦白,也不一定。

    虽然现在这个局面,她真的很痛苦。

    可是,心里那种负罪感和愧疚,却减少了很多。

    只不过,她将路南拉入了痛苦的深渊,这是她唯一难过的。

    如果没有自己的欺骗和隐瞒,他或许就不会这么痛苦和愤怒吧。

    苏北转身,再次走向路南的卧室。

    在这个卧室里,她和路南发生了关系。

    这个房间的每一个地方,似乎都留下了他们亲密的痕迹。

    这个房间,见证了他们最幸福的时刻。

    苏北看着看着,眼睛竟然不由自主的酸涩了。

    她迅速的转身,伸手擦了擦眼泪。

    她走到房间门口,本来都打算离开了。

    可是,她想了想,最后还是转身上楼,去了最后一个地方。

    楼上的游泳池,依旧那么清澈见底。

    路南为了防止自己以后掉进水里出事,所以,他教会了自己游泳。

    为了教她游泳,他送给自己一个偌大的游泳池。

    授人鱼,不如授人渔。

    路南做到了。

    他感动了她,但是,她却欺骗了他。

    虽然,她觉得是善意的欺骗。

    可是,路南却接受不了。

    她不怪路南,只是想起他们的点点滴滴,心里难受到极点。

    苏北望着用泳池,突然,一下子扑腾一下跳进水里。

    她奋力的向前游去,好像要发泄自己所有的坏情绪,又像是在对这里,做最后的道别。

    如果路南最终还是不能接受。

    她只能选择放弃,因为苏寒和苏凛,她永远不可能,义无反顾的去追求一份爱情。

    她是一个母亲,在孩子和爱情之间,她的选择,永远都是孩子。

    苏北游着游着,有点累了。

    她游到岸边,爬上岸,浑身湿淋淋的向着楼下走去。

    她走到门口,转身最后再看了一眼这个房间,这才打开门。

    打开门的瞬间,苏北愣住了。

    因为,路南就站在门口。

    他死死的盯着苏北,手里拿着钥匙,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酒气。

    苏北知道,他去喝酒了。

    只不过,她没有想到,这么晚了,他还会回来。

    苏北默默的看了他一眼,越过他,向着外面走去。

    她刚走过路南身边,却一把被路南抓住。

    他猛地将她抵在门旁边的墙上,红着眼睛,死死的看着她,像是要把她看穿一样。

    苏北有点无助,有点不知所措。

    面对这样的路南,她不知道要说什么。

    今天下午,他还温柔的送她钻戒和花海,承诺一生一世的爱。

    可是,几乎是几个小时的功夫,所有的一切都变了。

    她不难过吗?

    她比任何人都难过。

    可是,她能有什么办法,这一切就这样活生生的发生在自己面前,她根本无力阻挡。

    她更控制不了事情的发展方向。

    苏北闻到路南身上的酒味,有点忍不住想吐。

    她别过头,努力不去呼吸。

    可是,她这样的行为,很显然惹怒了路南。

    路南伸手,将她的头掰过来。

    “你就这么不想看见我!”路南阴沉的质问。

    苏北无声的看着他,因为她不知道,自己如何作答。

    她很清楚,自己现在说什么,都是错,索性不说。

    就像是今天晚上,她的解释,只会让路南更加暴怒。

    路南看着苏北一言不发。

    他心里的怒火,蹭蹭的上升。

    很快,就达到了一个制高点。

    他死死的将苏北禁锢在怀里,不管不顾,凶狠的吻上去。

    苏北有点无奈,她不想躲避。

    可是,她的身体却不听使唤,胃里翻江倒海,恶心到极点。

    苏北实在受不了了,她一把将路南推开,直接蹲在一边的地上,干呕起来。

    路南的神色,瞬间阴沉到了极点。

    他凶狠的看着苏北。

    “我就这么让你恶心吗?”他的声音,愤怒中带着一丝痛苦。

    苏北想开口解释,可是,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一个劲的忍不住干呕。

    路南突然嘲讽的笑了一声。

    “你不用说了,我懂了,你今晚是来跟我道别的吧!是我太蠢了,把自己看的太重要,其实,在你的心里,我不管是路南还是王南,是谁并不重要吧!”路南嘲讽的说道。

    苏北忍住心里的恶心翻腾感。

    她猛地站起来,目光直视路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