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暖婚霸爱恋娇妻 > 章节目录 第30章 一个人造人
    苏北见路南把老太太哄得一愣一愣的。

    她低着头,止不住的翻白眼。

    小老太太,您就等着您孙子,一个人给您造个大胖重孙吧!

    路南很会说话,两三下,就把穆念影哄得眉开眼笑。

    晚饭做好了,一家人移步到餐厅。

    路南和路西西,一左一右,紧挨着穆念影。

    路向远和孙静怡坐在路西西旁边,苏北坐在路南旁边。

    佣人把菜端上来之后,路南伸手将其中两盘菜,放到穆念影面前。

    他笑着开口道:“奶奶,这是我做的菜,您尝尝!”

    穆念影夹了一筷子菜,吃到嘴里后,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小南,真好吃,难为你这么有孝心,回家还要给奶奶做菜!”

    路南笑着说道:“应该的!”

    苏北发现,路南回家对着穆念影的笑容,比他在公司加起来,笑的都多。

    看着穆念影对路南做的两道菜,赞不绝口。

    等菜转到苏北面前的时候,苏北伸手夹了一筷子。

    她低头尝了一口,愣住了。

    果然……很美味!

    怪不得穆念影说好吃,味道真的不是一般的好。

    没想到,路南做正餐的手艺也这么好。

    她原本以为,他只会做早餐呢!

    会做饭的男人,可真是很少见啊!

    能把饭做这么好吃的男人,更是稀缺啊!

    苏北忍不住在心里,给路南加了一分。

    接下来的时间,因为一直有路南在场,穆念影也没有再给苏北找茬。

    离开路家的时候,穆念影一直将他们送到门外。

    看着她不舍的目光,苏北忍不住嘴角抽搐。

    有这么严重吗?搞得好像这辈子都见不到了一样。

    苏北上车前,听到穆念影对路南说:“小南,明天是周末,要不你回家吃饭吧!”

    路南声音质地清冽,他缓缓开口:“奶奶,我也想回来啊,只不过,我明天要去苏家,我已经跟苏总说好了!”

    “苏总!你说苏云天?”穆念影问道。

    苏北扶着车门的手顿了顿。

    路南“恩”了一声,继续说道:“对,就是他,奶奶,您回去吧,我先走了!”

    路南说完,就向着车走去。

    苏北从后视镜里看见,路家的别墅越来越远,她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回路家吃饭,简直要命。

    她就像是一只小白兔,掉进了狼窝里。

    只不过,幸亏她这只小白兔,机智聪明。

    看着苏北如获大赦的表情,路南冷哼了一声,不阴不阳的开口:“有那个必要吗?”

    苏北不懂他说的什么意思,懵逼的看着他,说道:“什么必要?”

    “哼!”

    路南又是一声冷哼。

    他说:“你看看你现在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你说呢!”

    苏北怒!

    她火大的开口:“路南,你能不能好好说话,什么叫小人得志,明明是劫后余生,好不好?”

    路南沉默了,他静默了片刻,开口问道:“我们家,有那么可怕吗?”

    这会轮到苏北冷哼了。

    她学着路南,不阴不阳的说道:“她是你亲奶奶,又不是我奶奶,你当然不觉得可怕了,我觉得这样下去,我迟早要被她折磨崩溃,干脆以后回家,你一个人回来得了!”

    路南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没有作答,继续看着车前方。

    他的耳边,似乎回响起,刚刚在路家,他听到的那些话。

    苏北说,奶奶给他找对象,她完全不介意。

    真的是这样吗?好歹现在他们还有一直婚约束缚。

    苏北这种对他丝毫不在乎的表现,让他心里隐约有点不舒服。

    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人,觉得自己可有可无。

    只有苏北!

    路南在苏北身上,感受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苏北一个劲的将他往外推,那她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嫁给他呢?

    真的,起初,他对苏北是不屑一顾的。

    可是,苏北越表现出排斥,他就越忍不住想要靠近。

    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吧!

    路南苦笑了一声,人还真是犯贱!

    路南的思绪有点缥缈。

    突然,他听见苏北的声音。

    她说:“路南,我们明天真的要回苏家吗?”

    路南愣了愣,他诧异的看着苏北,神色有点诡异:“苏家?”

    她管自己的家,称为苏家。

    苏北意识到自己说错了,眼神不自然的闪躲。

    她干笑着开口道:“那个……刚才说错了,我的意思是,我们明天回门吗?”

    苏北一想,这都是苏云天和路南商量好的。

    她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两个神经病。

    这结婚都几天了啊,还回个什么门!

    简直无聊到爆!

    听到苏北的话,路南脸色微微沉了沉。

    他开着车,靠边停下来。

    苏北愣住了。

    她吃惊的开口:“路南,你怎么靠边停车了啊,赶紧回啊!”

    路南将车子停下来,这才转身,他认真的看着苏北,开口说道:“你不想回门?”

    路南的语气是肯定的。

    苏北不自然的扯了扯嘴。

    “没……”

    路南凉凉的看着她:“别装了,你写着一脸的不愿意,还能从嘴里挤出来一个好字,还真是难为你了!”

    苏北尴尬的吐了吐舌头。

    她别扭的开口:“也没有那么不愿意了,就是感觉,回门时间已经过了,现在回去怪怪的!”

    路南想了想,开口说道:“你是不是跟家里有什么矛盾?”

    苏北自嘲的笑了笑:“没什么矛盾!”

    路南看得出,苏北并不想讨论这个话题,他索性直接开口说道:“你不用再多想了,明天我们俩回去转一转,又不是你一个人回去,你怕个什么劲!”

    苏北瘪瘪嘴。

    她有气无力的开口:“好吧,我其实也没有什么意见,回不回,对我来说都一样!”

    路南点点头。

    他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将自己想问的话,说了出来:“苏北……”

    “啊……”苏北转过头,盯着他。

    路南神情却有点挣扎,好像想说什么,却有点难为情的样子。

    苏北有点好奇了。

    有什么话,还是路南说不出来的?

    她看着路南,有点着急:“怎么了?你继续说啊!”

    路南看着苏北那双期待的眼睛,他心一横,果断开口。

    他说:“我奶奶不是一直在给我找对象吗,如果你被她说服,跟我结束这段婚姻,我还得继续受那些女人的荼毒,这样吧,我看你也不想跟苏家有什么牵连。”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以后,苏家的事情上,我给你当挡箭牌,但是,你三年之内,不能跟我离婚,不然的话,家里人会不停的逼我结婚,你觉得如何?”

    苏北眸子一亮。

    听起来似乎不错啊!

    反正她带着两个孩子,也没有想过要结婚。

    可是,在南希市生活,如果有路南当挡箭牌,苏家也不敢对她怎么样!

    三年就三年吧!

    反正对她来说,没有多大影响。

    苏北豪爽的点头。

    她笑眯眯的说:“可以啊!路总放心,我肯定不会对你有任何非分之想,还能安分守己的做你的贤内助兼挡箭牌哦!”

    这下轮到路南吃惊了。

    她这么爽快就同意了?

    他想着,她那么急着把自己往外推,肯定是不想继续这段婚姻了。

    那么,自己说的三年之约,她肯定会讨价还价一番的。

    没想到,苏北竟然毫不犹豫答应了。

    半天,路南才缓过来。

    他像是吃了一口苍蝇一样:“好!就这样!”

    苏北直勾勾的看着他,直到路南轻咳了一声,她才赶紧转过头,看向车窗外。

    车子被重新发动,向着市中心的公寓而去。

    一路上,苏北都保持沉默。

    下了车,苏北逃也似的跑进电梯。

    路南一步一步走进来,他斜晲了苏北一眼,开口说道:“后面有狼吗?”

    苏北低着头,心里止不住嘀咕。

    可不是有狼嘛!

    这不,狼还说话了!

    路南见苏北不说话,冷哼了一声:“又在心里偷偷骂我什么呢?”

    苏北猛地抬头,诧异的看着路南:“你怎么知道的?”

    路南嗤笑了一声:“不打自招!”

    苏北顿时郁闷的想撞墙,感觉每次跟路南在一起,她老是智商短路。

    上了楼之后,苏北快速的冲进房间,洗漱。

    她刚刚洗漱完,就听见敲门声。

    苏北嘟了嘟嘴,路南不去睡觉,敲她门有什么事。

    她疑惑的走到门旁,打开一点门缝,从里面向外看着路南。

    她戒备的开口:“你找我干嘛?”

    路南从身后拿出一份文件,面无表情的说道:“看一下,觉得没有问题,就签个字!”

    苏北好奇的盯着他手里的东西,半信半疑的拿过来。

    她看见协议的封面,三年婚内协议,内心就有点崩溃。

    她翻了一页,发现自己更崩溃!

    这一条条的协议,都是针对自己的,这那里是协约,压根就是一不平等条约嘛!

    她拿着协议,生气的盯着路南:“路南,你这什么破协议,你也太霸道了吧!什么叫我三年之内,不能跟别的男人勾搭,你怎么不说你自己,不能跟别的女人勾搭呢!”

    说着,她激动的打开协议,又翻了一页。

    她继续说道:“还有啊,这个,什么又叫乙方不能私自提出中止协议,那你呢,你就能吗?凭什么你是甲方,我是乙方啊!”

    看着激动的苏北,路南冷哼了一声:“因为我是甲方,你是乙方啊!”

    苏北瞬间暴走!

    屁话,这个解释等于没有解释!

    路南继续开口道:“苏北,如果你觉得,没有我的庇佑,你能在南希市好好的生活下去,那我们就没有必要签署这份协议,如果你觉得对你有益,我觉得,你还是签了的好。”

    路南算是看出来了,苏北对路家的感情,非常复杂。

    纠结又矛盾,说个回门,她就跟被踩中尾巴的小猫一样。

    一个人有了软肋,就像是没有了武器的战士,没有丝毫防备和攻击。

    苏北平静下来,她默不作声的看着路南。

    半晌,她才缓缓的从嘴里吐出一句话。

    “好!我签!”

    路南嘴角,勾起一抹邪邪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