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农家娇女香满园 > 章节目录 第444章 对簿公堂
    老先生没想到一进来就看见这一幕,他也不深究这是怎么一回事情了,连忙走过去蹲下身子,开始检查飞儿的情况。

    他掰开飞儿的眼睛看了看,随后便开始帮飞儿把脉,随即便叹息一声,轻轻摇了摇头。

    “不行了,这个毒性太狠了,已经没有救了。”

    一旁的刘星辰和三柱听见后都是一阵后怕,没想到现在他们竟然会使用这么激烈的手段,幸亏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如果让他们得逞了,恐怕小麦恐怕就危险了。

    “那现在怎么办?”

    三柱皱眉看着地上飞儿的尸体,心里万分忐忑,没先到最后还是死人了。

    “现在也只能先报官了,这里就先别破坏了,老先生恐怕也要您在这里做个见证了。”

    刘星辰也皱着眉头说道,他也只是想抓个现行就好,没想带这个丫头倒是个决绝的性子,现在恐怕就有些麻烦了。

    “好的,老夫看见了什么也会如实说的。”老先生点了点头,答应道。

    三柱听见刘星辰的吩咐后便连忙往县衙跑了过去,去报官去了。

    他到县衙里面是时候,县令听见别人传话说三柱开报命案的,便连忙见人带她进来,真巧,这个时候二夫人也在县令身边,她听见比人这么说还以为是飞儿得手了,心里暗暗得意。

    “三柱,你说命案,是怎么回事?”

    县令看着三柱进来连忙问道。

    三柱说话前眼神瞥了一眼二夫人,暗暗抿了下嘴唇。

    “岳父大人,今天岳母身边的飞儿姑娘带着食盒还有一些药材去看我大嫂,这不是现在我大嫂身体有些特殊,吃什么都需要大夫看一看能不能吃吗,我们就想让大夫看一看,没想到那个丫头竟然不让大夫看,最后直接将食盒里面的血燕喝了,就中毒身亡了。”

    二夫人听见前面说需要大夫看看便知道坏事了,听到最后,她心便一下子沉道了谷底,眼神一下子暗了下来,她眼神一转,眯了眯眼,划过一丝狠厉,等他讲话说完,她立即哭了出来,扑到了县令身边。

    “老爷,你要为我做主啊,我好心好意的让飞儿去看她,没想到他们竟然将飞儿给害了。”

    她说完,便趴在县令怀里哽咽的哭的起来。

    三柱听见她这样反咬一口,一下子愣住了,反应过来之后连忙说道。

    “岳父,不是那样的,我们根本就没有碰他们带来的东西,我们怀疑就是有人想要害我大嫂,您一定要好好查清楚。”

    “老爷,难道我还会这么明目张胆的自己带着东西去毒害他大嫂啊?那不是太明显了吗,而且飞儿那丫头难道还能明知道里面有毒还直接喝掉它以示清白吗?老爷,只是有人想要还我们啊,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

    二夫人说完,便哭的更伤心了,让县令更是有些心疼了。

    县令皱眉,心里很少不满这个夏小麦一回来就给他找事,现在竟然还找事情找到了他们家里面来,他也不会相信自己的夫人会这么明目张胆是去送东西毒杀那个妖女,肯定是他们不满意自己抓过那个妖女,昨天又想去抓她,才来报复他们家的。

    “来人,跟着三柱去看看,将刘家涉案的人都带回来调查清楚。”

    现在最先应该的是先去看看现场情况,将那些人都招过劳审问才行,他说着,双手还抱着二夫人安慰着她,明显就不相信这些事情是她做的。

    多了一段时间,三柱便领着捕快以及仵作来了刘家,外面的人看见这一幕都纷纷围了上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捕快和县令来了之后,便将飞儿的尸体以及旁边的那些吃食以及药材都带走,做检查。

    “你们都跟我们走一趟吧,你们都需要协助调查。”

    一个捕快上前看着刘星辰他们说道,捕快看着刘星辰心里便有些胆怯,他看着刘星辰说完后,便立即将头看像别处,不想和他对视。

    他们家里私人了,的确应该去协助调查,刘星辰吩咐了刘老爷子和赵氏照顾还夏小麦之后,便和三柱以及老先生跟着捕快前往县衙。

    道了县衙的时候,县令已经在公堂上面等着了,二夫人也在哪里,坐在一旁的凳子上面,装作哭的非常虚弱的样子。

    她看见刘星辰他们进来之后,眼神便暗了暗,随后,看着飞儿的尸体进来后,便又哭了出来。

    开堂之后,因为刘星辰自身是将军,便不需要免检官形跪拜礼,而三柱也是秀才,便也免了这一步,只有老先生参拜县令之后,便作为证人站到了一旁。

    县令看着下面站着的人,心里一阵不满,从来就没有遇见过他审案子下面的人都是站着的,这个刘家顾霆琛便果然便是他的克星。

    心里是这样想着,他还是需要笑着吩咐人端凳子出来给刘星辰坐,这让他心里更加的不舒服了。

    “现在飞儿死在你们家里面,你们有什么解释吗?”

    县令毕竟顾忌道了刘星辰的身份,还真不敢说什么尖锐的话。

    “回大人,我们只是按照大夫的纷纷,检查里面是食物是否能让小麦食用,没想到她不仅不允许我们检查,更是直接将里面的一份食物喝掉了,我很庆幸,如果当时没有检查的这一次项,恐怕死的就会是我的夫人了。”

    刘星辰端坐在凳子上面,看着二夫人说道,句句话意思就是他们图谋不轨,目的便是夏小麦。

    “老爷,明明就是他们想要陷害我,现在这一招即将飞儿杀死了,更是将矛头指向了我们,说我陷害他们,我想害人怎么会直接将毒药下在直接带去的东西上面啊,这不是直接告诉别人,人是我害的吗?老爷,您要为我做主啊,飞儿跟我我这么多年,现在却死的这么不清不白的。”

    二夫人哭诉道,话语就是在说他们在陷害她。

    “大人,我们没有理由害二夫人,而且还让人实在我们直接家里面。”

    刘星辰看着县令冷笑一声,沉声说道。

    这个时候仵作已经得出结论的,其他的东西都没有毒,就只要飞儿喝下去的那一盅血燕有剧毒。

    县令这个时候便也有些为难了,刘星辰他惹不起,他自己的夫人他也相信,现在便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