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农家娇女香满园 > 章节目录 第294章 你……你瞎说!
    说着,吴老板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一模脖子上。

    “对了大人,我今儿个一早起来,我这金项链也不见了,那可是纯金打造的,花了不少银子呢,我想肯定也是被夏小麦偷走了,您想她一个农村妇人,哪儿还能拿出银子来开酒楼?肯定是偷了我那些东西,才开起来的。”

    说完,吴老板嘴角一勾。

    哼,夏小麦,这可是她送上门来的。

    而夏小麦,反而勾唇一笑,却没说话。

    倒是县太爷,现在就有些尴尬了,轻咳了一声。

    上次王氏她们去夏小麦的酒楼闹事的时候,县太爷就去救了场,现在大家都知道夏小麦的酒楼是靠着县太爷才开起来的。

    现在这吴老板又是什么意思?这不分明是在公然挑衅县太爷吗?

    门口好些人都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吴老板呢。

    只是太远了,吴老板也听不大清他们在说什么,只见到他们冲着这边指指点点的,心里便想着肯定是都在数落夏小麦呢。

    心里还很高兴。

    只见县太爷转身就示意了一下师爷,随即师爷便去后院,将那串金项链拿了出来。

    “吴老板,你说你丢失的金项链,可是这一条?”

    县太爷说着,就将那金项链从堂上扔了下来。

    见状,吴老板顿时愣了一下,赶紧将那金项链捡起来一看。

    心头一颤。

    怎么……他的金项链怎么在县太爷这里?

    看着吴老板那一脸懵的模样,夏小麦忍住笑意,咳嗽了一下。

    “吴老板,我可没偷过你的金项链,我这种山村里的粗人可戴不惯那种东西,也就您这种人才配得上。”

    俗!俗不可耐!

    说着,夏小麦顿了顿。

    “不过,大伙儿刚才可听到了,您说您的项链是被人偷了去的,现在这项链在大人的手里,照您这意思,难不成说是大人偷了您的项链,然后您来官府告大人?”

    闻声,周围顿时一片大笑,吴老板一时间真是丢尽了颜面。

    吴老板顿时心头一慌,拿着金项链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了,赶紧抬眼看向县太爷。

    “大人,草民不是这个意思,我……”

    “好了!你难道忘记了?前两天你来我这里喝酒,一时兴起,喝大了,就把这东西落在我这儿了。”

    县太爷想着,这好歹是于家的人,要是不给他一个台阶下也不好。

    更何况现在这案子还在审理,这不过是给他一道前菜罢了,重头戏还在后面呢。

    说完,县太爷就给夏小麦使了个眼色。

    这会儿吴老板见县太爷不管怎么样,还在站在他这边的,他心里也安心了不少。

    此时夏小麦就将话题说到玉扳指上来了。

    “吴老板,既然这金项链您找到了,可这玉扳指……”

    “大人,这玉扳指一定是被夏小麦偷了去了,我可没去她膳禾馆喝过酒,肯定是被她偷去的。”

    不等夏小麦说完,吴老板赶紧又把矛头指向了夏小麦。

    他今天是一定要把夏小麦好好教训一顿了。

    岂不知,他这句话一出,顿时周围的人又笑了起来。

    吴老板这会儿倒是有些不解了,怎么他这么说,别人还不相信?好歹他也在镇上开了这么多年的酒楼了,难道还不如夏小麦这么个村妇得人心?

    正想着,夏小麦便开口了。

    “吴老板,我不知道您这是跟我结了什么仇怨,大伙儿可都见到了,这玉扳指分明是从这尸体上取下来的,吴老板为何总要说是我偷去了的?我不过一个妇人,又有何能耐,能进到您醉香楼去,在您的眼皮子底下偷您的东西?”

    被夏小麦这么一说,吴老板顿时懵了。

    他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早上起太早了?

    这扳指怎么会在这个尸体上?他记得这扳指他没给过那个人啊。

    此时夏小麦又开口了。

    “吴老板,既然您确认了这玉扳指就是您的,而且看您刚才说的,您很珍惜这玉扳指,如今却在这死者的身上,您是否该给大人一个解释?”

    老吴顿时慌了,他还能解释什么,他连这东西怎么到这死者的手上他都没弄清楚。

    此时那死者的妻子就喊了一声:“好啊,就是你杀了我丈夫是吧?”

    闻声,老吴赶一甩手。

    “愚蠢妇人别瞎说,当时我压根就没去过膳禾馆,何来杀你丈夫一说?”

    “那吴老板倒是说说,您这扳指怎么就在死者的手上了?”

    夏小麦赶紧问道。

    “我……”

    吴老板正准备说自己不知道,忽然想到了什么。

    那死者确实是他花银子雇来的,该不会是这人胆大包天,什么时候就看上了他手里的扳指,偷摸着给偷去了吧?

    这要真是这样,那他不是跟这命案脱不开干系了?

    吴老板赶紧说道:“那我哪儿知道啊,这镇上谁不知道我老吴的生意做得最好,自然这手上戴的,身上穿的,都是些值钱的东西,那还挡得住就有那么一两个人眼见着就眼红,趁我不注意就偷了去了呗。”

    闻声,那妇人赶紧反驳道:“你……你瞎说!”

    这妇人还是很忌惮吴老板的身份的,就如吴老板刚才说的,他在镇上的生意做的大,认识的人自然多,不说别的,就那于望龙也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

    可是想到她丈夫都死了,还要让人这么污蔑,她着实看不下去。

    转眼就看向大人。

    “大人,我丈夫虽然爱财,但我心里明白,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来,更何况,吴老板是大人物,在镇上谁人不知?就算给我丈夫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偷吴老板的东西。”

    说着,那妇人看着那死者,又抹起了泪。

    夏小麦顿时嘴角一勾,幸好前两天在县太爷的帮助下,徐有为特意跟这妇人沟通了一番,才知道原来她丈夫就是被吴老板买通了,还给了她一笔银子,要让她在公堂上一口咬定就是刘星辰杀的她丈夫呢。

    听到这些,吴老板顿时瞪大了眼睛。

    “愚蠢妇人,你可不能瞎说,要不是你男人把我这扳指偷去了,那你说我的扳指怎么会在你男人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