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农家娇女香满园 > 章节目录 第133章 我媳妇,你敢打?
    刘星辰一双冰冷的眸子狠狠的瞪着那官差。

    “我媳妇,你敢打?”

    “哎哟行了行了,都没折腾了,赶紧带走了,要是惹得少主生气了,小心你们的小命不保!”听到后面的动静,孙管家立马就跑了过来,冲着那官差就吼了一顿。

    这会儿孙管家的心里其实有些偏袒刘星辰和夏小麦的,这事儿说到底,跟他也有些关系,没想到刘星辰和夏小麦在镇上的时候,居然还会为他出头,这会儿他心里是感激的。

    但是他还要在于地主家继续生活下去,自然不敢明着跟于望龙作对的,只能在这个时候能帮一下就帮一下了。

    临走前,夏小麦转眼看了看还躺在地上的夏老爷子,心里一阵酸疼。

    立即抬眼看向里正:“里正,我爹就拜托给你了。”

    “知道了。”里正立马让两个人把夏老爷子给背回去了。

    这会儿刘星辰和夏小麦就被带到镇上去了,村里这些人自然不敢站出来帮他们说话的,但是好歹是一个村子里的,派了几个代表就跟着里正也一块儿往县衙那边去了。

    倒不是因为别的,要是有个人去了,说不定等会儿这两人还活着,总也要人给抬回来不是?

    到了县衙门口,夏小麦转眼就看向了刘星辰。

    “星辰,你担心吗?”

    刘星辰摇了摇头,抬手就抓住了夏小麦的手。

    他知道夏小麦虽然面上看着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她心里是慌的,是担心的,不然她这双手也不会如此冰冷。

    “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

    刘星辰一边揉搓着夏小麦的手,一边淡然的开口道。

    这语气就像在说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一般,可是正是因为这种平淡,才让夏小麦心里倍觉温暖。

    就像刘星辰说的,只要有他在,她就绝对不会出事,到了现在,她还是选择相信他,而且,不管怎么样,她也一定要跟刘星辰在一起。

    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她偏不信。

    “星辰,咱们夫妻两要一直在一起。”

    是的,夏小麦说的是咱们,而且还是夫妻两,从这一刻开始,夏小麦才真正的正视了她跟刘星辰的关系。

    他们是夫妻,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夫妻就该共患难,同甘苦。

    她相信,只要他们两个在一起,就没有过不去的事。

    闻声,刘星辰的紧拧的眉头才松开了,嘴角挂上了淡淡的笑容,轻轻的点了点头:“嗯。”

    咱们,夫妻两。

    随即,夏小麦跟刘星辰就大大方方的往县衙那边去了。

    县衙里,县太爷听说是于望龙的事情,顿时头都大了。

    “怎么又是于望龙?”

    他这县衙都快成于望龙家的菜园子了,他真是没见过,这于望龙也太能生事儿了吧?

    要不是因为于地主,他还真不愿意管于望龙的事儿。

    想着就叹了一口气。

    “罢了,还是和以前一样,早点解决就行,走吧。”

    “是。”旁边的师爷赶紧点了点头,含腰就给县太爷让地儿。

    到了公堂上,夏小麦就见到一个戴着乌纱帽,穿着一身官府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挂着一撮山羊胡子,眉头有很深的川字纹,不算胖,也不瘦,走起路来倒是笔直的身躯。

    脸上倒是一脸严肃的模样。

    她在现代的时候,就在电视剧里面见过好多这样的场景,跟她现在看到的倒是没有多大的差别。

    不过她看这县太爷倒也有一丝正气,可听外头说得,他不是跟于地主家一个鼻孔出气,是个只认钱不认人的人吗?怎么看着还有些不像?

    正想着,一声惊堂木猝然响起。

    “堂下何人?”

    夏小麦和刘星辰先对县太爷行了礼:“民女刘夏氏和夫君刘星辰拜见大人。”

    随即两人都跪了下来。

    夏小麦不喜欢下跪,虽然她是女子,在现代也不会随便就给别人下跪。

    但是现在入乡随俗,谁让她偏偏来的是古代呢?

    至于于望龙,自然还是一脸傲慢的站在一旁了。

    县太爷看着夏小麦,映象倒是不错,挺有礼貌的,只是可惜了,偏偏旁边站着的是于望龙。

    “嗯,原告要告什么?”

    闻声,一旁的于望龙立马讨好一般的笑了笑,拱着手就说道:“回大人,我是原告,我要告刘星辰和夏氏,他们刚才公然打我,我现在屁股都还疼呢。”

    说着,于望龙就狠狠的瞪了刘星辰和夏小麦一眼,手边还不忘揉一揉发疼的屁股。

    “哦?既然是这样,那就把刘星辰和夏氏关进大牢,等于望龙身上的伤完全好了再放出来便是,来人,带……”

    “慢着!”

    不等县太爷说完,夏小麦立马就喊了一声。

    县太爷眉头一挑,看向夏小麦:“夏氏还有何话要说?”

    按照平时,他肯定不会给别人任何说话的机会,但凡是于望龙的案子,他都巴不得尽快解决了。

    可是他对夏小麦的第一印象倒是不错的。

    虽然夏小麦长得不怎么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给夏小麦一次说话的机会,他倒是想看看,在这种情况下,夏氏是否有能力替自己板回一局。

    “大人,民女冤枉,方才是于望龙想打民女,我丈夫又岂会任由他打我?便上前挡住了他,可谁知于望龙不罢休,还想对我丈夫动手,我丈夫只是出于自我防护,便只是轻轻推了他一下,哪只他没站稳,就摔倒在地了,还请大人明鉴。”

    她之所以会在这个时候挣扎一下,那是因为她见到县太爷并不想外面那些人说的那样,她在县太爷的身上看到了希望,只要有一丝希望,她夏小麦都不会放弃。

    “哦?于望龙?她说的可是真的?”

    县太爷转眼就看了一眼于望龙。

    很显然这会儿于望龙的心里是惊讶的,就在县太爷转眼的一瞬间,他还用疑问的眼神示意了一下县太爷,可偏偏这个时候县太爷就故意装作没看见。

    于望龙顿时一脸懵,转瞬又觉得,反正不管怎么样,县太爷肯定还是站在他这边的,这会儿县太爷肯定只是想走个过场罢了,那就多说两句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