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837章 揭晓(3)
    “司幕天,有些事有些话,你今天不想听也得听。”司幕焱的态度也强势霸道了起来。

    他的语气变得疯狂而偏执吓人,他直白地说出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深藏在心底,不敢让任何人知道的话。

    “我爱你。在你小时候被绑架之后,我就察觉到自己对你的特殊感情了;在很短的一段时间内,我很害怕、很恐慌,不仅是因为我们都是男的,更因为我们是兄弟,觉得自己是个变-态,一个恶魔,怎么可以喜欢上自己的弟弟……”

    那时,幕天也才十岁,而他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

    在经历了内心的恐慌、挣扎之后,加上幕天被绑架,下落不明,想到可能再也见不到幕天了,恐惧迫使他不得不正视自己的这份特殊感情。

    “我好不容易才在孤儿院找回了你,可你的眼里却只有那个叫‘雅雅’的小女孩儿,总是将‘雅雅’挂在嘴边。”

    “我很嫉妒。你是我看着出生、在我备至的呵护宠爱下长大的,那个女孩儿凭什么短短几个月内,就轻易夺走了你的注意力?凭什么让你如此牵挂?你让我帮你照顾‘雅雅’,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

    “我表面上答应你,帮你照顾‘雅雅’,却暗地里让你和‘雅雅’失去联系;我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能欺瞒你一辈子,却没想到,七八年前,还是让你知道了萧雅白的消息……”

    “住口!司幕焱你给我住口,给我滚出去,少他-妈在这里恶心我!”司幕天激动地吼道,感觉全身恶寒,内心惊恐害怕不已。    他司幕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就算司幕焱是Gay,可他们是亲兄弟,司幕焱怎么可以爱他?    那是乱——lun。

    司幕焱却没有因为他的话闭嘴,说道,“当年萧雅白决然离开C市,唐墨擎夜派了很多人找她,不过为了不让你知道萧雅白的任何消息,我暗中抹除了萧雅白的踪迹,让谁也找不到她。”

    “你对萧雅白的执念太深了,深到令我嫉妒得发狂。后来蒋家那小子把小暖暖拐回北斯城,萧雅白追了回来,我便立刻告诉你萧雅白的消息了,我要趁这一次,将你对萧雅白的执念,狠狠地、连根拔除。”

    幕天在得知萧雅白替唐墨擎夜生了小暖暖后,并没有因此断了执念。

    他要幕天竹篮打水一场空,狠狠地摔一跤。

    也如他所料,幕天迅速计划如何毁了唐墨擎夜在萧雅白心目中的形象,他向一个赌徒家庭买了一个孩子,整得跟唐墨擎夜有几分像,然后找上曾经跟过唐墨擎夜的女人之一宋湘茹。

    得知幕天的计划后,他主动提出帮忙。

    知道唐家肯定会要求做DNA亲子鉴定,并且一定会拿到唐家信任的医院去做DNA亲子鉴定,于是他买通那几个医院的医生,伪造DNA亲子鉴定,伪造证明那个孩子是唐墨擎夜的。

    如果他的计划顺利,他是打算等幕天追求萧雅白,即将成功时,就揭开那个冒充私生子的阴谋。

    没想到翊笙突然冒了出来,打乱了他的计划。

    司幕焱说,“除了萧雅白,唐二爷后来也查到了幕后主使者,我付出了一点儿代价,说服了二爷别插手这件事,并保证,不会让你成为三少跟萧雅白之间的阻碍的……”

    “你凭什么?”司幕天失控地打断他的话,怒红着眼眶大声说道,“我爱谁,与你无关,司幕焱你他-妈有什么资格干涉我的事?”

    想到都是因为他,害自己永远地错过了雅雅,司幕天恨不得杀了他。

    恨自己瞎了眼,敬爱、信任了司幕焱这么多年。

    “就凭我意识到我喜欢上你了、爱上你了,那一刻,你就注定是我司幕焱的。”司幕焱的神情和语气,都势在必得。

    “司幕天,你给我听清楚了!这辈子除了学着爱上我,谁都不能爱,你敢爱一个,我就毁一个;不爱我,你这辈子也休想爱别的人,即使不和我在一起,你也别想跟别的人在一起。”

    司幕天用力咬着牙,如果不是被绑着,他说不定已经扑上去将司幕焱咬死了。

    “爱你?我宁愿死,都绝对不会爱你,绝不会跟你这个变态在一起。”他的语气充满了嫌恶,“司幕焱,我现在跟你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钟,都觉得恶心极了。”

    “想死?”司幕焱轻笑了一声,眼底掠过一抹刺痛,“即使是你的命,你的生死,你也无法做主。”

    司幕天冷笑着,觉得司幕焱还是把一些事想得太简单了。

    他嘲讽,“司幕焱,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只手遮天、为所欲为了?如果爸妈知道你对我的肮脏念头,你认为他们会坐视不管吗?”    然而司幕焱的回答却打碎了他最后的希望。

    “爸妈早就知道了,并且被我说服了,尊重我的想法和决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司幕天倏地睁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置信。

    “我不信!”他大声拒绝,“司幕焱你少他-妈想继续骗我,我说过了,你说的话,别说一个字,就是一个标点符号,我都不会再相信的,你给我滚出去!”

    司幕焱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淡定自信地说,“我打个视频电话给爸妈,你可以亲自跟爸妈对质,就能证明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看着他胸有成竹、气定神闲的姿态,司幕天的心就慌了,思绪一片混乱,不相信司幕焱的话,但又怕跟他父母对质。

    “阿焱,怎么了?是不是小幕的情况不太好?”手机屏幕的另一端,司母略紧张地问。

    司幕天听到母亲的声音,猛地回过神,才发现司幕焱已经拨通了他母亲的电话。

    司幕焱淡笑地回道,“不是,幕天现在的状态很不错,他有些事想问妈和爸。”

    “不……”司幕天下意识想拒绝,但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及时打住了,喊了一声,“妈。”

    “小幕,是不是哪里难受?跟妈说说。”司母看到儿子的眼睛一片清澈,激动得几乎落泪,“小幕,你乖乖的啊,听你哥的话,妈跟你爸过两天就去看你。”

    这阵子她跟丈夫也经常去看小儿子的,不过小儿子的情况很让人担心,根本认不出她和丈夫。

    “妈……”司幕天又喊了他母亲一声,语气带着恳求,“妈,我想你跟爸,你跟爸来接我好不好?司幕焱绑着我,我不想看到他,你跟爸今天就来接我!”

    他知道,司幕焱是不会轻易放了他的,如果他父母出面的话,司幕焱就无权再绑着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