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811章 可能是双重人格
    星期五。

    唐墨擎夜的感冒好转了几分,至少没再留鼻涕水了,身体也舒服了不少,不过嗓子却便沙哑

    了。

    翊笙来给他看了一下,  没有什么问题了,过个三四天就康复了。

    傍晚

    陆隐的晚餐才吃到一半,手中的叉子就陡然掉落,  跟着整个人软软地趴在了餐桌上。

    坐在他对面的赫莉被吓了一大跳, 刚想起身查看他的情况,感觉眼前一黑,也跟着昏倒了过

    去。

    管家.上前查看两人的情况,喊了一声,“陆先生?赫莉小

    见两人没反应,才把暗卫叫进来,吩咐他们

    将陆隐和赫莉分别送回房间。

    等把人送回到房间,管家便打电话告诉唐聿城,这边的一切已经办理妥当了。

    大概过了一一个多小时。

    唐聿城和唐墨擎夜,还有翊笙便来到别墅

    里。

    "陆隐呢? "唐聿城冷问。

    "回二爷,  陆先生正在房间里'休息',  有专

    门的人看着,二爷、三少、翊先生请跟我来。"管家恭敬回答道。

    说完,便转身带他们去陆隐的房间了。

    翊笙催眠的时候,不建议有外人在场,  但是

    唐聿城跟唐墨擎夜又想知道催眠时的情况。

    最终经过商议决定,用视频的方式,让唐氏两兄弟了解催眠的过程。

    客厅里,唐聿城和唐墨擎夜看着翊笙对陆隐催眠,  成功催眠后,为了让已经被催眠的陆隐彻底放松警惕,翊笙先是有意无意地跟陆隐闲聊,

    再循环渐进地问到陆隐与唐斯修有关的事。

    翊笙问陆隐问题时,有点儿像是在采访陆隐,比如问陆隐当年之所以离开克利斯家族,是

    不是受到什么人指引?还有陆隐创创立T.家,是  不是有什么人在背后指点。

    然而陆隐的回答都是否定的。

    陆隐说并没有人指使他离开克利斯家族,他

    创立T.家,  也没有人在背后指点他等等。

    紧接着,翊笙又问他之前为什么想买唐家那

    栋别墅。

    被催眠的陆隐神情有些挣扎,没有回答翊笙的话。

    翊笙知道自己的问题问到关键点上了,避免

    陆隐中途清醒,  不得不加浓了催眠的熏香。

    过了一-小会儿,感觉空气中的催眠熏香渐

    浓。

    翊笙再一次问他为什么想买唐家那栋别墅,

    这一回,被催眠的陆隐没有抵抗多久,就语气空洞平静地说了,  '那栋别墅是我爸妈留给我的房

    子。

    听到这个回答,翊笙不禁皱起了眉头。

    "你叫什么名字? "他声音有点儿紧绷问道。

    "修。"陆隐像个傀儡般躺在床上,眼睛呆滞没有焦距地看着前方。

    他的回答让翊笙陷入了沉思。

    过了几秒,又问,“你知道卡西特.冯.克利斯这个人吗?”

    '嗯,  克利斯家族的废柴二少爷。"陆隐机械性回答

    翊笙又问了陆隐好些问题。

    而陆隐的回答都是颠三倒四的,一会儿以陆隐的身份回答,一会儿以唐斯修的身份回答。

    之后,他又做了不少测试。

    结束催眠,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了。

    “翊笙,  陆隐是不是察觉到你对他催眠

    了?"唐墨擎夜皱起了眉头问翊笙。

    刚才催眠的整个过程,  他们都看到了。

    一会儿陆隐、一会儿翊笙,弄得他有点儿精

    分了。

    翊笙沉思了一会儿,严肃说道,“据我初步猜测陆隐应该是双重人格,一个是克利斯家  族二少爷人格,另一个是唐斯修人格。

    经过这次催眠,他对陆隐的兴趣又浓了几

    分。

    要知道,一般来说,双重人格或者多重人格,都是原身主人格分裂出来的,  副人格,  有是

    幻想出来的;也有的是曾经很亲密的人,爱人或者家人,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不在了,原身因承受不住打击,从而分裂出亲密的人的人格。

    而像陆隐双重人格的情况,就比较罕见了。

    毕竟陆隐跟唐斯修以前并不认识,可是陆隐

    却知道相隔千万里之外的唐斯修的很多事,实在

    是令人匪夷所思。

    双重人格?

    唐聿城听到翊笙的猜测,心脏猛地一沉,脸

    色也变得有些不太好。

    自从他不少怀疑得到证实后,  他就认为斯修还活着的,之所以极力想撬开陆隐的嘴巴,也是

    想知道斯修现在在哪里。

    结果,翊笙说陆隐很可能是双重人格

    那无异于说,斯修确实是在几年前就死了,陆隐表现出来的种种,实际是另一个人格在作

    祟?

    他一时间难受得没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可是,  双重人格也会继承斯修的记忆

    吗? "唐聿城艰涩地开口,  提出自己的困惑。

    打心底里,  他不希望陆隐是双重人格的。因为那样就意味着斯修并没有活着。

    而他们之前的满怀期待和激动,都变成了一

    场讽刺。

    翊笙看着唐聿城神色难看到了极点,  再加_上知道了这个男人对唐斯修的深厚侄子感情,  以及

    和唐斯修之间的恩怨;还有不久之前,这个男人还坚信不疑认为唐斯修还活着。

    揉他此时肯定地回答说'陆隐是双重人格’,

    这个男人估计要崩溃吧?

    “我现在还不能确定。而且我极少使用催眠

    术,也有可能中途我问他为什么想买唐家那栋别

    墅时,  被陆隐察觉了,因此在后面的催眠过程  中,故意那样回答的;我之后再做几次测试,在催眠陆隐试试,看还能不能再问出些别的东

    西。"翊笙淡然地解释。

    想陆隐这样的情况,是要经过反复测试的,不能单凭一次催眠,就断定他有双重人格。

    "嗯。"唐聿城紧抿着唇。

    难看的脸色并没有因为翊笙的解释而缓和。

    想到陆隐被他们绑了好几天了,俗话说国不

    可一日无君,T.家总裁不见了几天,T.家多少有

    点儿受影响的;  再加_上,  这几天也不见他们所猜

    测的陆隐背后那人有什么动作,唐聿城跟他们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先把陆隐和赫莉放了。

    在放陆隐和赫莉回去之前,把他们这几天的

    记忆给抹除了,,  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