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810章
    唐墨擎夜本以为高烧退了就好了。

    结果高烧退了之后,就轮到嗓子疼,疼得几乎整完睡不着那种。

    还一度内心戏多地以为自己是不是得什么重病了,等嗓子疼完了,轮到流鼻涕水。

    唐家大厅里

    唐墨擎夜抱着一包纸巾,坐在沙发上,边擦清鼻水边说道,“雅白,你把翊笙从c市叫回来给我看看,再开个药什么的。”

    之前只是觉得一个感冒而已,就没有找翊笙的。

    可现在他的内心是哔——了狗了的。

    一个重感冒,把他折磨得快要郁闷了。

    先是嗓子疼了两个晚上,害他两个晚上睡不好,跟着是流鼻涕,毫不夸张地说,不到十秒钟就必须擦一次鼻涕水,时不时还要猛地打一个喷嚏。

    家庭医生说他是太久没生过病的原因,结果一生病,积累在体内的毒素彻底爆发,这是一个排毒的过程。

    他觉得宁愿被捅两刀,也不愿意重感冒。

    萧雅白看着他擦因鼻涕的次数太多了,鼻子红红的,透着一股可怜兮兮的气息。

    让她觉得有些可爱,但又忍不住心疼。

    “那我打电话问一下他。”其实她之前看他因为嗓子疼而整夜睡不好,就打电话问了一下翊笙,不过翊笙说c市有事,无法回来。

    更何况,翊笙觉得一个区区一个感冒,特地把他叫回来,有点儿大材小用了。

    她不知翊笙去c市干嘛,也没问。

    反正翊笙每周跟小兔他们一起去c市,然后星期五再回来。

    唐墨擎夜微蹙了下眉擤(xing)了下鼻涕水,“算了,今天都星期四了,我觉得我应该很快就好了。”

    “看你下回还敢不敢不吹干头发就睡觉。”萧雅白倒了杯热水给他。

    热水包治百病,要多喝热水。

    “不敢了。”唐墨擎夜喝了半杯水,无力地靠在她的肩上。

    他要是知道不吹干头发的后果会这么严重,就算再迫不及待,也一定会先把头发吹干的。

    这几天晚上,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晚上抱着她睡,想做些什么,结果身体不给力……

    “对了。”萧雅白像是想起了什么,问他,“这几天好像没见到赫莉跟陆隐,他们回德国了吗?”

    准确地说,是联系不上赫莉还有陆隐。

    小暖暖之前晚上想跟赫莉视频,结果一直联系不上,陆隐也是如此,发短信也没有回复。

    唐墨擎夜眼皮有些心虚地跳了一下,垂下眼眸又擦了一把鼻涕,说,“自从小暖暖跟小侄子回了唐家,请陆隐吃过饭后,我就没怎么关注他们那边了。”

    “你说,他们会不会是出什么事了?”萧雅白忍不住猜测道。

    应该不会一声不吭回了德国吧,就算回了德国,也不可能联系不上啊。

    而且小暖暖经常特别期待地问自己,赫莉姐姐什么时候给她把漂亮衣服做好之类的啊。

    这几天联系不上赫莉,女儿都没那么开心了。

    “把我派人去查一下吧。”唐墨擎夜语气带着几分认真说道。

    他生病的这几天,也是去看过陆隐的,不过并没能再问出更多与斯修有关的事了。

    如他二哥所说,也不能一直关着陆隐。

    如果还问不出来什么的话,只能先把陆隐给放了。

    当然,放了陆隐之前,肯定会让人催眠陆隐忘掉这段时间的事的……等等,唐墨擎夜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个撬开陆隐嘴巴的方法。

    催眠……

    他怎么把这方法给忘了。

    只要找个顶级的资深催眠师,趁陆隐不备的时候催眠,说不定就能从陆隐嘴里问出他们想知道的事了。

    越想,唐墨擎夜越觉得这个方法可行。

    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

    一吃过晚饭,唐墨擎夜打了个电话给他二哥,将催眠陆隐的这个法子告诉他。

    唐聿城沉思了一会儿,觉得可以试试这个方法。

    催眠这种事,外人来做的话他不放心,和唐墨擎夜结束通话,他试着问了一下翊笙,得知翊笙的催眠术还不错,便找翊笙商量,让他帮忙催眠陆隐的事。

    翊笙得知唐聿城要自己帮忙催眠陆隐的目的,忍不住有些惊讶。

    “你真的确定唐斯修还活着,而不是陆隐故意误导你们?”

    翊笙会这样猜测,也是正常的,他不知道当年的事,只知道唐聿城有个侄子,但在好几年前就死了,而具体死因他也没了解过。

    他觉得,像唐聿城这么行事谨慎的人,在加上以唐家的权势,尤其是在唐斯修死亡的这件事上,应该不会有什么人能在唐斯修的生死上做手脚的。

    “嗯,我确定。之前是因为陆隐有些行为和斯修很像,才引起我们怀疑的,而且不少怀疑已经被证实了;只是现在找不到斯修他人,陆隐也打死不肯将斯修供出来,还说他就是斯修。”唐聿城很耐心地解释给他听。

    “哦。”

    翊笙很快就想到之前唐墨擎夜来找他做dna鉴定的事,他猜测唐墨擎夜估计是怀疑陆隐就是唐斯修吧。

    他没见过唐斯修长什么样,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从长相来看,陆隐不是唐斯修。

    唐斯修父母都是r国人,而陆隐一看就知道混血儿。

    “你给我说说唐斯修的事情吧,还有你对陆隐的一些了解,以便我设计一套催眠的方案。”翊笙想了想才说道。

    “嗯。”

    唐聿城立刻将唐斯修以前的事,给翊笙说了一遍,知道唐斯修还活着后,再提起与唐斯修有关的事,他心里并不会觉得难受或者遗憾了。

    反倒是想早点儿找到唐斯修,将当年的误会解开。

    陆隐跟赫莉现在暂时住在他婚前买的那栋别墅里,有专门的人看守着,无法与外界联系。

    不过陆隐对这样的安排,似乎没有什么不满的,没有想过逃跑或者与外界联系的迹象,表现很随遇而安。

    说完了唐斯修的事,他跟着又将调查到的陆隐的所有资料,一一告诉翊笙。

    两人商量好了一切事宜,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了。

    唐聿城回到房间,看着小妻子似乎睡得似乎不太安稳,他刚在她身旁躺下,她就睁了一下眼睛,看自己一眼,嗓音慵懒且带着浓浓睡意哼唧了声,往他怀里钻了钻。

    看着蜷缩在自己怀里睡着的小女人,他深邃的目光柔和了几分。

    又想到再过些时间,就是他们的婚礼了,他的唇角勾起一丝期待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