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805章 我就是唐斯修
    唐墨擎夜不得不承认,陆隐的心理承受能力足够强大,从头到尾,他都没露出过一丝害怕的表情。

    “你也知道,我小兔嫂子的哥哥,医术很高

    明,我想试试把你的小陆隐给切了,再续上去,

    以后能不能正常使用

    陆隐那深邃俊美的五官扭曲了一下

    心骂:这阴招真够损的。

    见他不说话,唐墨擎夜拿着锋利、闪着寒光

    的手术刀走到他面前。

    "即使子孙后代被割了,也不肯把我大侄子

    供出来,是吗?

    "唐墨总裁,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唐斯修,你就是真的把我割了,我还是这个回答。"陆隐否

    认到底。

    "那行吧。"唐墨擎夜叹了一口气,就在陆隐

    以为他要放弃时,他又突然说道,  "那我先割了再说,  如果证明是误会你了,我就让翊笙帮你接

    上;如果被我查 出来你跟我大侄子真的有关系,  那就割以永治

    陆隐紧紧抿着唇

    有句MMP想讲。

    唐墨擎夜见他一-副宁死不屈的神情,心底不禁有些佩服,他大侄子看人的眼光不错。

    轻易地用手术刀挑断陆隐腰间的皮带,  就看到陆隐的脸庞僵硬了一下。

    他心下觉得有些想笑,陆隐再怎么沉得住

    气,再怎么倔强,到底还是怕的。

    紧接着,  他用手术刀从容地划破陆隐的西

    裤。

    "唐墨擎夜!"陆隐声音格外冰沉地喊了一

    声。

    而被叫的某人似乎被他吓到了,手一抖,手

    术刀落在陆隐的大腿.上,划出了一条很浅的伤

    痕,泛出一丝鲜血。

    “我专心做事的时候,不要突然出声,  要是把我吓到”了,发生什么终生遗憾的事,就不能怪我了。”唐墨擎夜语气严肃责备道。

    “哦,那你继续。"陆隐冷笑了笑,看了眼腿.上那条红色的痕迹,  有点儿咬牙切齿说道,  "你今天要是敢割我,我让你永远都见不到唐斯

    修!

    “你刚才不是说不认识斯修的吗?怎么现在

    又认识了。"唐墨擎夜紧盯着陆隐,"我刚刚说什

    么来着?要是让我知道你跟我大侄子有关系,那就先哥以永治了再说。”

    "你敢! "陆隐脸色冰沉了几分,语气带着浓

    浓警告。

    “我为什么不敢?本少最讨厌就是被人警告了,我现在就敢给你看。

    唐墨擎夜说着,就动作利落如流水,一气呵成地将陆隐的昂贵西裤给割成碎片。

    "唐墨擎夜你他-妈给我住手!  "陆隐的脸黑

    得能掐出墨汁来,咬着牙,语气冰寒刺骨地阻

    止。

    他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样的屈辱。

    而唐墨擎夜却像是没听到他的话般,手术刀  一下子划破陆隐最后- -件贴身小裤子。

    陆隐很了解这个男人,知道他此时是动真格了。

    因为自己之前的不肯配合,他现在非要自己

    付出一点儿代价不可。

    而且,这个男人有很多逼供的手段。

    看着手术刀靠近自己的小陆隐,紧接着,完

    全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就感觉冰冷锋利的手术刀

    口抵了,上来。

    陆隐不怕唐墨擎夜在他的身,上用刑,但真的

    怕自己的小陆隐和自己的身体分离。

    情急之下,  他脱口而出喊道,“三叔!

    唐墨擎夜的动作一僵,有些被他这声三叔吓到了。

    空旷安静的房间内,  气氛寂静得有些诡异。过了好几秒。

    唐墨擎夜脸色阴沉说道,“你今天要是不把我大侄子供出来,别说叫我三叔,就是管我叫爸爸,都没用。"

    "我就是唐斯修。"陆隐沉声承认道。

    “陆隐,看来你是真的不打算要你的小陆隐

    了。"唐墨擎夜看着他死到临头了,仍然不肯把

    他大侄子供出来,顿时忍不住有些生气了。

    '虽说你是我大侄子的人,可我是他三叔,就算我把你弄残了,他也不会说什么。

    陆隐是克利斯家族的二少爷,一个真实存在

    的人,  而且陆隐跟斯修的长相天差地别,就连眼瞳颜色都是不一样的。

    斯修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做到狸猫换

    太子。

    他陆隐这是在把他当傻子忽悠呢。

    "你想知道唐斯修的下落,现在我唐斯修就

    在你面前,你却不相信;还执意要我再找出一-个

    唐斯修来,  不好意思,这个有点儿难,就算你把

    我杀了,我也找不出另一个唐斯修来。"陆隐语气冰冷地说道。

    对唐墨擎夜之前的羞辱恐吓行为感到极度不悦。

    既然你说你是唐斯修,那你就证明给我看,你就是唐斯修。"唐墨擎夜坐在他面前,冷

    哼说道。

    “你想要我怎么证明? "陆隐冷冷地挑了下

    眉,耻笑说道,  “比如你第一 次只有十分钟?  ”

    '唐墨擎夜眼底掠过一丝杀气。内心简直日了狗了。

    该死的,这么隐私的事,唐斯修竟然还告诉

    了陆隐。

    等他,见到了唐斯修,  他非让翊笙开一副药,

    把那臭小子毒萎了不可。

    "你可以问我,有关唐家的所有事,我都能

    回答。"陆隐又说道。

    唐墨擎夜觉得既然唐斯修都把那么隐私的事

    都告诉陆隐了,  那么唐家的其他事,陆隐肯定也

    都知道的。

    这样的对质,根本不能证明陆隐就是唐斯修。

    而且,除非他疯了,才会觉得陆隐就是唐斯修本人。

    “如果你是唐斯修,怎么不直接提议做DNA

    鉴定?  "他冷笑问陆隐。

    陆隐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既然你不肯供出斯修在哪儿,  那你就先在

    这里待几天吧;  我倒想看看,你对斯修而言,是

    不是重要的,  值不值得他现身救你。"唐墨擎夜说完,  站起身来。

    准备离开前,又说了句,“别觉得庆幸,你

    家小陆隐只是暂时保住了而已。"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说我十分钟?

    我去找翊笙大舅子拿几副要,让你连10秒钟都

    不行。

    “要滚赶紧滚,既然你不相信我是唐斯修,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陆隐神色冰冷说道。

    唐墨擎夜转身走了一步,  然后猛地回过头

    来,伸手揪了一下陆隐的头发。

    “唐墨擎夜,你他一妈有病吧。"被揪得头皮发痛的陆隐,忍不住爆粗口骂了句。唐墨擎夜不得不承认,陆隐的心理承受能力足够强大,从头到尾,他都没露出过一丝害怕的表情。

    “你也知道,我小兔嫂子的哥哥,医术很高

    明,我想试试把你的小陆隐给切了,再续上去,

    以后能不能正常使用

    陆隐那深邃俊美的五官扭曲了一下

    心骂:这阴招真够损的。

    见他不说话,唐墨擎夜拿着锋利、闪着寒光

    的手术刀走到他面前。

    "即使子孙后代被割了,也不肯把我大侄子

    供出来,是吗?

    "唐墨总裁,我根本不认识什么唐斯修,你就是真的把我割了,我还是这个回答。"陆隐否

    认到底。

    "那行吧。"唐墨擎夜叹了一口气,就在陆隐

    以为他要放弃时,他又突然说道,  "那我先割了再说,  如果证明是误会你了,我就让翊笙帮你接

    上;如果被我查 出来你跟我大侄子真的有关系,  那就割以永治

    陆隐紧紧抿着唇

    有句MMP想讲。

    唐墨擎夜见他一-副宁死不屈的神情,心底不禁有些佩服,他大侄子看人的眼光不错。

    轻易地用手术刀挑断陆隐腰间的皮带,  就看到陆隐的脸庞僵硬了一下。

    他心下觉得有些想笑,陆隐再怎么沉得住

    气,再怎么倔强,到底还是怕的。

    紧接着,  他用手术刀从容地划破陆隐的西

    裤。

    "唐墨擎夜!"陆隐声音格外冰沉地喊了一

    声。

    而被叫的某人似乎被他吓到了,手一抖,手

    术刀落在陆隐的大腿.上,划出了一条很浅的伤

    痕,泛出一丝鲜血。

    “我专心做事的时候,不要突然出声,  要是把我吓到”了,发生什么终生遗憾的事,就不能怪我了。”唐墨擎夜语气严肃责备道。

    “哦,那你继续。"陆隐冷笑了笑,看了眼腿.上那条红色的痕迹,  有点儿咬牙切齿说道,  "你今天要是敢割我,我让你永远都见不到唐斯

    修!

    “你刚才不是说不认识斯修的吗?怎么现在

    又认识了。"唐墨擎夜紧盯着陆隐,"我刚刚说什

    么来着?要是让我知道你跟我大侄子有关系,那就先哥以永治了再说。”

    "你敢! "陆隐脸色冰沉了几分,语气带着浓

    浓警告。

    “我为什么不敢?本少最讨厌就是被人警告了,我现在就敢给你看。

    唐墨擎夜说着,就动作利落如流水,一气呵成地将陆隐的昂贵西裤给割成碎片。

    "唐墨擎夜你他-妈给我住手!  "陆隐的脸黑

    得能掐出墨汁来,咬着牙,语气冰寒刺骨地阻

    止。

    他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样的屈辱。

    而唐墨擎夜却像是没听到他的话般,手术刀  一下子划破陆隐最后- -件贴身小裤子。

    陆隐很了解这个男人,知道他此时是动真格了。

    因为自己之前的不肯配合,他现在非要自己

    付出一点儿代价不可。

    而且,这个男人有很多逼供的手段。

    看着手术刀靠近自己的小陆隐,紧接着,完

    全不给他思考的时间,就感觉冰冷锋利的手术刀

    口抵了,上来。

    陆隐不怕唐墨擎夜在他的身,上用刑,但真的

    怕自己的小陆隐和自己的身体分离。

    情急之下,  他脱口而出喊道,“三叔!

    唐墨擎夜的动作一僵,有些被他这声三叔吓到了。

    空旷安静的房间内,  气氛寂静得有些诡异。过了好几秒。

    唐墨擎夜脸色阴沉说道,“你今天要是不把我大侄子供出来,别说叫我三叔,就是管我叫爸爸,都没用。"

    "我就是唐斯修。"陆隐沉声承认道。

    “陆隐,看来你是真的不打算要你的小陆隐

    了。"唐墨擎夜看着他死到临头了,仍然不肯把

    他大侄子供出来,顿时忍不住有些生气了。

    '虽说你是我大侄子的人,可我是他三叔,就算我把你弄残了,他也不会说什么。

    陆隐是克利斯家族的二少爷,一个真实存在

    的人,  而且陆隐跟斯修的长相天差地别,就连眼瞳颜色都是不一样的。

    斯修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做到狸猫换

    太子。

    他陆隐这是在把他当傻子忽悠呢。

    "你想知道唐斯修的下落,现在我唐斯修就

    在你面前,你却不相信;还执意要我再找出一-个

    唐斯修来,  不好意思,这个有点儿难,就算你把

    我杀了,我也找不出另一个唐斯修来。"陆隐语气冰冷地说道。

    对唐墨擎夜之前的羞辱恐吓行为感到极度不悦。

    既然你说你是唐斯修,那你就证明给我看,你就是唐斯修。"唐墨擎夜坐在他面前,冷

    哼说道。

    “你想要我怎么证明? "陆隐冷冷地挑了下

    眉,耻笑说道,  “比如你第一 次只有十分钟?  ”

    '唐墨擎夜眼底掠过一丝杀气。内心简直日了狗了。

    该死的,这么隐私的事,唐斯修竟然还告诉

    了陆隐。

    等他,见到了唐斯修,  他非让翊笙开一副药,

    把那臭小子毒萎了不可。

    "你可以问我,有关唐家的所有事,我都能

    回答。"陆隐又说道。

    唐墨擎夜觉得既然唐斯修都把那么隐私的事

    都告诉陆隐了,  那么唐家的其他事,陆隐肯定也

    都知道的。

    这样的对质,根本不能证明陆隐就是唐斯修。

    而且,除非他疯了,才会觉得陆隐就是唐斯修本人。

    “如果你是唐斯修,怎么不直接提议做DNA

    鉴定?  "他冷笑问陆隐。

    陆隐紧抿着唇,没有说话。

    “既然你不肯供出斯修在哪儿,  那你就先在

    这里待几天吧;  我倒想看看,你对斯修而言,是

    不是重要的,  值不值得他现身救你。"唐墨擎夜说完,  站起身来。

    准备离开前,又说了句,“别觉得庆幸,你

    家小陆隐只是暂时保住了而已。"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说我十分钟?

    我去找翊笙大舅子拿几副要,让你连10秒钟都

    不行。

    “要滚赶紧滚,既然你不相信我是唐斯修,

    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陆隐神色冰冷说道。

    唐墨擎夜转身走了一步,  然后猛地回过头

    来,伸手揪了一下陆隐的头发。

    “唐墨擎夜,你他一妈有病吧。"被揪得头皮发痛的陆隐,忍不住爆粗口骂了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