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804章 把他给绑了
    自从小安年从陆隐那儿回来,唐聿城加大了力度从陆隐下手,去调查唐斯修的事。

    然而,不管他怎么查,就是从陆隐出生开始查起,依然没有查到更多与唐斯修有关的线索。

    越往下查,就越有种迷雾重重、扑所迷离的感觉。

    查了将近一个月,都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让唐墨擎夜不禁怀疑,“二哥,你有没有想过,从一开始,就是陆隐设的局,或许陆隐是故意让我们以为大侄子还活着的?”

    “不可能。”唐聿城想也没想就否定了他的猜测,“陆隐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还有,T·家的那套礼服,跟藏在那边别墅书房抽屉底下的设计图一模一样,这要又怎么解释?”

    他不认为那张设计图是陆隐提前藏在抽屉底下的,如果陆隐真要藏,也会藏在比较容易找得到的地方。

    把重要的东西藏在抽屉底下,或者床垫下,是斯修的一个极少人知道的习惯。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斯修把压岁钱藏到床垫下,结果拿不出来,还是偷偷叫他去帮忙拿出来的。

    如果不是斯修还活着,陆隐不可能神通广大到能知道斯修的一些小习惯的。

    毕竟这种事,不是想查就能查得到的。

    “要我说,那么麻烦去调查,既浪费时间又查不到什么,还不如直接把陆隐给绑回来,严刑逼供;他要是不把大侄子供出来,就把他阉了。”唐墨擎夜直接简单粗暴说道。

    反正他逼供人的手段花样百出,至今还没有遇到他撬不开的嘴巴。

    “……”唐聿城的英俊脸庞僵硬了下,神情微妙,然后竟然就真的考虑起唐墨擎夜的建议了。

    如果陆隐背后的人真的是斯修,陆隐出事了,斯修应该会现身吧?

    他就不信,斯修真能躲他们躲一辈子。

    过了半晌,他说,“别真的动刑。”

    或许是陆隐跟斯修有关系的原因,唐聿城并不想真正伤害到陆隐。

    他只想知道……斯修的消息,仅此而已。

    “好的二哥。”唐墨擎夜立刻扬起一抹恶趣味的笑容。    不动真格,他有不动真格的逼供手段。

    ******

    傍晚,陆隐回到别墅,刚从车上走下来,就察觉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在强势逼近。

    他迅速转过身,却没有看见任何人,不过那股危险的气息依然存在。

    而且危险的气息还浓烈了几分,感觉背后有人,陆隐还来不及回头,口鼻就被身后的人用布巾紧紧捂住,他立刻屏息,避免吸入迷药而陷入昏迷。

    然而脖子却刺痛了一下,他瞳孔紧缩,才明白对方这是声东击西。

    跟着,一股力不从心的眩晕感袭来,他整个身体都变得有些瘫软无力。

    陆隐睁不开眼睛,恍惚中感觉自己被塞上了车,紧接着对方在他的手脚扣上了手铐。

    很快,他无法抵抗迷药的强烈药效,失去意识,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

    不知过了多久。

    陆隐是在刺眼的光线中惊醒的,发现自己被绑在石椅上,身上缠着铁链,双手被铁链子绑在石椅的扶手上,而双脚则被绑住石椅的椅子脚,整个人处于动弹不得的境地。

    看着空无一物的房间里,洁白无瑕的墙壁,沉黑如墨的地板,陆隐的神色一沉,认出了这是唐墨擎夜审问恶人的地方。

    陆隐手腕上戴着名表,他看了眼时间,发现自己昏迷了十几个小时。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房间的门被打开。

    一身深灰色休闲服的唐墨擎夜拖着一把椅子走了进来,椅子拖行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内,显得有些渗人又恐怖。

    看到是他,陆隐的表情没有太意外,他神色自若地打招呼,“唐墨总裁,别来无恙。”

    如果被别人绑架了,他或许会感到有些紧张和害怕。

    不过绑架他的人是眼前这个男人,陆隐一点儿都不紧张,更没有一丝害怕。

    “今天怕是做不到别来无恙,陆总裁。”唐墨擎夜扯了下唇角,带着点儿嗜血的味道。

    “先不说我之前照顾过你女儿跟小侄子一段时间,我来北斯城这么久,应该没得罪过唐墨总裁吧?”陆隐依然淡定地问他。

    “谁说你没得罪过我的?你得罪本少的地方可多了。”唐墨擎夜在他面前坐下,双腿优雅地交叠起来,问他,“知道我把你绑来的目的吧?”

    “不知道。”像是故意跟他唱反调,陆隐摇了摇头否认道。

    “我今天心情好,不过耐心却不怎么好;不到非不得已的地步,不想严刑逼供,你也别逼我。”听着他的回答,唐墨擎夜也不恼:

    “说说,你跟我大侄子唐斯修是什么关系?只是生意上的合伙人,还是……”

    “唐斯修是谁?我不认识这个人。”陆隐淡笑着继续否认。

    “你知道我们R国有句话叫‘敬酒不吃吃罚酒’吗?”唐墨擎夜咬着牙的笑容,有点儿渗人。

    “知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大概意思,就是好好劝说却不肯听从,非得逼人用强硬的手段才肯屈服。”陆隐一本正经地解释这个成语的意思。

    “成语学得不错嘛。”唐墨擎夜皮笑肉不笑地夸了句。

    陆隐很大方地接下他的夸赞。

    “还行。我也经常用这句话警告别人,当然要知其意思,以免闹笑话了。”

    如果是平时,唐墨擎夜会挺喜欢陆隐这宠辱不惊的性子的。

    不过,他却不喜欢陆隐不知道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看来,你是想体会一下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滋味了。”唐墨擎夜拍了拍手掌,没过几秒,几个暗卫将一对刑具搬了进来。

    如他所说,他今天确实没什么耐性。

    陆隐看着他从椅子站起来,然后走到那堆刑具前,似乎在认真地挑选一个称手的刑具。

    挑了几分钟,最终挑了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陆隐,你还没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是吗?”唐墨擎夜突然问了一句。

    因为陆隐还没谈过恋爱,不知道陆隐的真正性取向,他才这样问的。

    “所以?”陆隐依然语气淡定地反问。自从小安年从陆隐那儿回来,唐聿城加大了力度从陆隐下手,去调查唐斯修的事。

    然而,不管他怎么查,就是从陆隐出生开始查起,依然没有查到更多与唐斯修有关的线索。

    越往下查,就越有种迷雾重重、扑所迷离的感觉。

    查了将近一个月,都没有实质性的进展,让唐墨擎夜不禁怀疑,“二哥,你有没有想过,从一开始,就是陆隐设的局,或许陆隐是故意让我们以为大侄子还活着的?”

    “不可能。”唐聿城想也没想就否定了他的猜测,“陆隐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还有,T·家的那套礼服,跟藏在那边别墅书房抽屉底下的设计图一模一样,这要又怎么解释?”

    他不认为那张设计图是陆隐提前藏在抽屉底下的,如果陆隐真要藏,也会藏在比较容易找得到的地方。

    把重要的东西藏在抽屉底下,或者床垫下,是斯修的一个极少人知道的习惯。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斯修把压岁钱藏到床垫下,结果拿不出来,还是偷偷叫他去帮忙拿出来的。

    如果不是斯修还活着,陆隐不可能神通广大到能知道斯修的一些小习惯的。

    毕竟这种事,不是想查就能查得到的。

    “要我说,那么麻烦去调查,既浪费时间又查不到什么,还不如直接把陆隐给绑回来,严刑逼供;他要是不把大侄子供出来,就把他阉了。”唐墨擎夜直接简单粗暴说道。

    反正他逼供人的手段花样百出,至今还没有遇到他撬不开的嘴巴。

    “……”唐聿城的英俊脸庞僵硬了下,神情微妙,然后竟然就真的考虑起唐墨擎夜的建议了。

    如果陆隐背后的人真的是斯修,陆隐出事了,斯修应该会现身吧?

    他就不信,斯修真能躲他们躲一辈子。

    过了半晌,他说,“别真的动刑。”

    或许是陆隐跟斯修有关系的原因,唐聿城并不想真正伤害到陆隐。

    他只想知道……斯修的消息,仅此而已。

    “好的二哥。”唐墨擎夜立刻扬起一抹恶趣味的笑容。    不动真格,他有不动真格的逼供手段。

    ******

    傍晚,陆隐回到别墅,刚从车上走下来,就察觉有一股危险的气息在强势逼近。

    他迅速转过身,却没有看见任何人,不过那股危险的气息依然存在。

    而且危险的气息还浓烈了几分,感觉背后有人,陆隐还来不及回头,口鼻就被身后的人用布巾紧紧捂住,他立刻屏息,避免吸入迷药而陷入昏迷。

    然而脖子却刺痛了一下,他瞳孔紧缩,才明白对方这是声东击西。

    跟着,一股力不从心的眩晕感袭来,他整个身体都变得有些瘫软无力。

    陆隐睁不开眼睛,恍惚中感觉自己被塞上了车,紧接着对方在他的手脚扣上了手铐。

    很快,他无法抵抗迷药的强烈药效,失去意识,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

    不知过了多久。

    陆隐是在刺眼的光线中惊醒的,发现自己被绑在石椅上,身上缠着铁链,双手被铁链子绑在石椅的扶手上,而双脚则被绑住石椅的椅子脚,整个人处于动弹不得的境地。

    看着空无一物的房间里,洁白无瑕的墙壁,沉黑如墨的地板,陆隐的神色一沉,认出了这是唐墨擎夜审问恶人的地方。

    陆隐手腕上戴着名表,他看了眼时间,发现自己昏迷了十几个小时。

    大概又过了一个小时,房间的门被打开。

    一身深灰色休闲服的唐墨擎夜拖着一把椅子走了进来,椅子拖行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内,显得有些渗人又恐怖。

    看到是他,陆隐的表情没有太意外,他神色自若地打招呼,“唐墨总裁,别来无恙。”

    如果被别人绑架了,他或许会感到有些紧张和害怕。

    不过绑架他的人是眼前这个男人,陆隐一点儿都不紧张,更没有一丝害怕。

    “今天怕是做不到别来无恙,陆总裁。”唐墨擎夜扯了下唇角,带着点儿嗜血的味道。

    “先不说我之前照顾过你女儿跟小侄子一段时间,我来北斯城这么久,应该没得罪过唐墨总裁吧?”陆隐依然淡定地问他。

    “谁说你没得罪过我的?你得罪本少的地方可多了。”唐墨擎夜在他面前坐下,双腿优雅地交叠起来,问他,“知道我把你绑来的目的吧?”

    “不知道。”像是故意跟他唱反调,陆隐摇了摇头否认道。

    “我今天心情好,不过耐心却不怎么好;不到非不得已的地步,不想严刑逼供,你也别逼我。”听着他的回答,唐墨擎夜也不恼:

    “说说,你跟我大侄子唐斯修是什么关系?只是生意上的合伙人,还是……”

    “唐斯修是谁?我不认识这个人。”陆隐淡笑着继续否认。

    “你知道我们R国有句话叫‘敬酒不吃吃罚酒’吗?”唐墨擎夜咬着牙的笑容,有点儿渗人。

    “知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大概意思,就是好好劝说却不肯听从,非得逼人用强硬的手段才肯屈服。”陆隐一本正经地解释这个成语的意思。

    “成语学得不错嘛。”唐墨擎夜皮笑肉不笑地夸了句。

    陆隐很大方地接下他的夸赞。

    “还行。我也经常用这句话警告别人,当然要知其意思,以免闹笑话了。”

    如果是平时,唐墨擎夜会挺喜欢陆隐这宠辱不惊的性子的。

    不过,他却不喜欢陆隐不知道什么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看来,你是想体会一下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滋味了。”唐墨擎夜拍了拍手掌,没过几秒,几个暗卫将一对刑具搬了进来。

    如他所说,他今天确实没什么耐性。

    陆隐看着他从椅子站起来,然后走到那堆刑具前,似乎在认真地挑选一个称手的刑具。

    挑了几分钟,最终挑了一把锋利的手术刀。

    “陆隐,你还没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是吗?”唐墨擎夜突然问了一句。

    因为陆隐还没谈过恋爱,不知道陆隐的真正性取向,他才这样问的。

    “所以?”陆隐依然语气淡定地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