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803章 这是在跟我道别吗?
    陆隐一愣,没想到竟然把这个小家伙给吓到了。

    紧接着,他又听到小安年傲慢地说,“如果你求我,我可以考虑留下来。”

    求他?

    “你是不是还没会醒?”陆隐气笑了,有种想抽这小家伙后脑勺一巴掌的冲动。

    真不知道谁给这小东西勇气,竟然敢傲慢地让自己求他。

    “不求我,我就把暖暖妹妹带回唐家了。”小安年又威胁说。

    “你开心就好。”陆隐语气无所谓,根本不受他的威胁。

    “算了,看在你口是心非的份上,那我跟暖暖妹妹就勉为其难留下来吧。”小安年语气有点儿勉强。

    陆隐脱口而出道,“小东西你这性子,一点儿也不像你父亲,倒比较像你三叔。”

    都是比较嘴贫的。

    说完,他就愣了一下,因为刚才那话,会让人觉得他了解唐家的人似的。

    “听多人都这么说的,我爸比以前太凶了,我小时候跟我三叔比较聊得来。”小安年认同他的话。

    并不是跟他爸比不亲,反而是他很想亲近他爸比的,只是他爸比那时候忘记了很多事,说话又冷冰冰的,而且话极少,就像茅坑里的臭石头,又臭又硬,还捂不热。

    他有什么问题就去问三叔了,他三叔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这时,侍应生把他们点的菜端上来了。

    陆隐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

    小安年并没有真的要回唐家,吃过晚饭,就跟陆隐回去了。    即使陆隐已经知道他是小卧底了,趁着陆隐在书房办公,小安年还是及时将陆隐的一些可疑行为告诉他爸比了。

    “爸比,陆隐哥哥知道我上回看了他云备份设计图的事,还问我今晚回来,是不是要将他今天看到江叔叔的事告诉你。”

    小安年觉得陆隐对自己是没有敌意的,即使在今晚在餐厅里,他觉得陆隐只是在吓唬自己,感觉不到陆隐真的想伤害自己。

    “哪个江叔叔?他有没有对你怎样?”唐聿城立刻紧张地问。

    没想到陆隐竟然知道小安年潜伏在他身边的目的。

    “唔,江叔叔好像叫……”小安年想了一下,才说“叫江隽扬,我看三叔跟他说过话。不过陆隐哥哥没有对我怎样,他似乎并不怕爸比查他。”

    唐聿城莫名的心脏猛地一跳,脑海中飞掠过一个无法捕捉的念头。

    “那个是你斯修哥哥的好朋友。”他声音暗沉了几分。    江隽扬不仅是斯修的好朋友,更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的……

    唐聿城觉得唐斯修还活着的猜测,又坚定了几分。

    想了想,他决定地说道,“安年,我让人明天去接你回唐家。”

    从一开始,设局的人就是陆隐。

    或许陆隐很早就知道安年是小卧底了,故意引导他们朝陆隐早就设计好的方向去查。

    陆隐表现出来的种种言行举止,很有可能是为了混淆他们的视听。

    小安年继续呆在陆隐身边,得到的线索,可能是陆隐故意让他们知道的,影响了他们正确的判断。

    小安年以为他爸比是在担心他的安危,便肯定地说,“爸比,我觉得陆隐哥哥不会对我怎样的。”

    除去别的不说,他还挺喜欢陆隐的。

    “我知道。”唐聿城这话也不知道是真的认为陆隐不会伤害儿子,还是在敷衍儿子的。

    他继续说道,“安年,我怀疑你斯修哥哥还活着,不过我跟你斯修哥哥有些误会;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和你三叔来做就可以了,你跟小暖暖明天回来。”

    虽然从一开始,就是陆隐设的局。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陆隐和斯修,绝对有很大的关系。

    小安年见他爸比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

    陆隐在书房忙完,回到房间,发现小安年还没睡,不过也差不多睡了。

    看着小家伙盘腿坐在床上,时不时磕一下头,特别可爱。

    而小安年感觉有人靠近,立刻睁开惺忪睡眼,仰头望向陆隐。

    “等我,是有什么事吗?”陆隐问小家伙。

    “嗯,我刚才跟我爸比打电话,他让我跟暖暖妹妹明天回去了。”小安年如实告诉他。

    “所以,你在等我,是要跟我道别吗?”陆隐又语气淡然,看不出喜怒问道。

    “算是吧。”小安年舒服地趴在床上,小脸枕着枕头,望着在一旁躺下的陆隐,“哥哥,我还挺喜欢你的,你说,以后我们还会见面吧?”

    “或许吧,一辈子那么长,谁知道呢?”陆隐冷淡地扯了下唇,目光看向漆黑的窗外。

    听到这个小家伙跟自己说,明天要跟小萌宝回唐家了,他心底竟有点儿淡淡的失落。

    那个男人是怀疑,自己会对这个小家伙不利吧。

    小安年紧盯着他俊美立体的脸庞,“我爸比跟我说,他跟我斯修哥哥有些误会。”

    看到陆隐明显僵硬了一下。

    “哦,是吗?”陆隐神色兴致缺缺的,“你爸比跟你哥有误会,你跟我说有什么用?难不成是想让我道下面去,帮你们解开误会。”

    “我爸比认为斯修哥哥还活着。”小安年又说道。

    “……”陆隐微眯了下眼睛,眸底略过一丝暗芒,淡淡地嘲讽,“你爸比得幻想症了吧。”

    “嗯……我也这样认为的,都死好几年的人了。”小安年翻了个身,闭上眼睛,语气带着浓浓睡意,说,“晚安!”

    “晚安。”陆隐淡淡地回应了句,把灯关了。

    小安年挪动小身子,靠近陆隐,钻到他怀里。

    然后突然来了一句,“陆隐哥哥,其实你认识斯修哥哥的,也知道他在哪里,对吧?”

    话落,就感觉到陆隐身体一僵,证明了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小家伙,你这是在危险的边缘试探,小心把自己试探死了。”陆隐的话透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大掌胡乱揉了一通怀里小安年的头发。

    “如果你肯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可以把我这个珍贵的头颅献出来,让你撸秃顶都毫无怨言。”小安年浓浓睡意的嗓音带着一丝笑意。

    “我现在只想把你这颗‘珍贵’的小头颅拧下来,一脚从窗户踢飞出去。”陆隐气笑了说道。

    “血腥、残暴、泯灭人性!不要跟我说话,我要睡觉了。”小安年嗓音软软地说完,就没再说话了。

    陆隐看这小家伙是困得不行了,也就没再继续跟他说话了。陆隐一愣,没想到竟然把这个小家伙给吓到了。

    紧接着,他又听到小安年傲慢地说,“如果你求我,我可以考虑留下来。”

    求他?

    “你是不是还没会醒?”陆隐气笑了,有种想抽这小家伙后脑勺一巴掌的冲动。

    真不知道谁给这小东西勇气,竟然敢傲慢地让自己求他。

    “不求我,我就把暖暖妹妹带回唐家了。”小安年又威胁说。

    “你开心就好。”陆隐语气无所谓,根本不受他的威胁。

    “算了,看在你口是心非的份上,那我跟暖暖妹妹就勉为其难留下来吧。”小安年语气有点儿勉强。

    陆隐脱口而出道,“小东西你这性子,一点儿也不像你父亲,倒比较像你三叔。”

    都是比较嘴贫的。

    说完,他就愣了一下,因为刚才那话,会让人觉得他了解唐家的人似的。

    “听多人都这么说的,我爸比以前太凶了,我小时候跟我三叔比较聊得来。”小安年认同他的话。

    并不是跟他爸比不亲,反而是他很想亲近他爸比的,只是他爸比那时候忘记了很多事,说话又冷冰冰的,而且话极少,就像茅坑里的臭石头,又臭又硬,还捂不热。

    他有什么问题就去问三叔了,他三叔几乎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

    这时,侍应生把他们点的菜端上来了。

    陆隐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

    小安年并没有真的要回唐家,吃过晚饭,就跟陆隐回去了。    即使陆隐已经知道他是小卧底了,趁着陆隐在书房办公,小安年还是及时将陆隐的一些可疑行为告诉他爸比了。

    “爸比,陆隐哥哥知道我上回看了他云备份设计图的事,还问我今晚回来,是不是要将他今天看到江叔叔的事告诉你。”

    小安年觉得陆隐对自己是没有敌意的,即使在今晚在餐厅里,他觉得陆隐只是在吓唬自己,感觉不到陆隐真的想伤害自己。

    “哪个江叔叔?他有没有对你怎样?”唐聿城立刻紧张地问。

    没想到陆隐竟然知道小安年潜伏在他身边的目的。

    “唔,江叔叔好像叫……”小安年想了一下,才说“叫江隽扬,我看三叔跟他说过话。不过陆隐哥哥没有对我怎样,他似乎并不怕爸比查他。”

    唐聿城莫名的心脏猛地一跳,脑海中飞掠过一个无法捕捉的念头。

    “那个是你斯修哥哥的好朋友。”他声音暗沉了几分。    江隽扬不仅是斯修的好朋友,更是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的……

    唐聿城觉得唐斯修还活着的猜测,又坚定了几分。

    想了想,他决定地说道,“安年,我让人明天去接你回唐家。”

    从一开始,设局的人就是陆隐。

    或许陆隐很早就知道安年是小卧底了,故意引导他们朝陆隐早就设计好的方向去查。

    陆隐表现出来的种种言行举止,很有可能是为了混淆他们的视听。

    小安年继续呆在陆隐身边,得到的线索,可能是陆隐故意让他们知道的,影响了他们正确的判断。

    小安年以为他爸比是在担心他的安危,便肯定地说,“爸比,我觉得陆隐哥哥不会对我怎样的。”

    除去别的不说,他还挺喜欢陆隐的。

    “我知道。”唐聿城这话也不知道是真的认为陆隐不会伤害儿子,还是在敷衍儿子的。

    他继续说道,“安年,我怀疑你斯修哥哥还活着,不过我跟你斯修哥哥有些误会;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和你三叔来做就可以了,你跟小暖暖明天回来。”

    虽然从一开始,就是陆隐设的局。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陆隐和斯修,绝对有很大的关系。

    小安年见他爸比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

    陆隐在书房忙完,回到房间,发现小安年还没睡,不过也差不多睡了。

    看着小家伙盘腿坐在床上,时不时磕一下头,特别可爱。

    而小安年感觉有人靠近,立刻睁开惺忪睡眼,仰头望向陆隐。

    “等我,是有什么事吗?”陆隐问小家伙。

    “嗯,我刚才跟我爸比打电话,他让我跟暖暖妹妹明天回去了。”小安年如实告诉他。

    “所以,你在等我,是要跟我道别吗?”陆隐又语气淡然,看不出喜怒问道。

    “算是吧。”小安年舒服地趴在床上,小脸枕着枕头,望着在一旁躺下的陆隐,“哥哥,我还挺喜欢你的,你说,以后我们还会见面吧?”

    “或许吧,一辈子那么长,谁知道呢?”陆隐冷淡地扯了下唇,目光看向漆黑的窗外。

    听到这个小家伙跟自己说,明天要跟小萌宝回唐家了,他心底竟有点儿淡淡的失落。

    那个男人是怀疑,自己会对这个小家伙不利吧。

    小安年紧盯着他俊美立体的脸庞,“我爸比跟我说,他跟我斯修哥哥有些误会。”

    看到陆隐明显僵硬了一下。

    “哦,是吗?”陆隐神色兴致缺缺的,“你爸比跟你哥有误会,你跟我说有什么用?难不成是想让我道下面去,帮你们解开误会。”

    “我爸比认为斯修哥哥还活着。”小安年又说道。

    “……”陆隐微眯了下眼睛,眸底略过一丝暗芒,淡淡地嘲讽,“你爸比得幻想症了吧。”

    “嗯……我也这样认为的,都死好几年的人了。”小安年翻了个身,闭上眼睛,语气带着浓浓睡意,说,“晚安!”

    “晚安。”陆隐淡淡地回应了句,把灯关了。

    小安年挪动小身子,靠近陆隐,钻到他怀里。

    然后突然来了一句,“陆隐哥哥,其实你认识斯修哥哥的,也知道他在哪里,对吧?”

    话落,就感觉到陆隐身体一僵,证明了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小家伙,你这是在危险的边缘试探,小心把自己试探死了。”陆隐的话透着一股咬牙切齿的味道,大掌胡乱揉了一通怀里小安年的头发。

    “如果你肯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可以把我这个珍贵的头颅献出来,让你撸秃顶都毫无怨言。”小安年浓浓睡意的嗓音带着一丝笑意。

    “我现在只想把你这颗‘珍贵’的小头颅拧下来,一脚从窗户踢飞出去。”陆隐气笑了说道。

    “血腥、残暴、泯灭人性!不要跟我说话,我要睡觉了。”小安年嗓音软软地说完,就没再说话了。

    陆隐看这小家伙是困得不行了,也就没再继续跟他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