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97章 该绝情的时候就应该绝情
    萧雅白把手机放到一旁,边吃饭边听小暖暖说着她在陆隐那儿的事。

    等结束视频通话了,她对坐在对面的男人说,“你说,我们跟陆隐认识没多久,也算不上熟,他为什么对我们小暖暖和安年那么好啊?”

    刚才在视频电话里小暖暖还说,那个叫赫莉的女子,要给她和安年做新衣服之类的。

    “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可以感觉得出来,陆隐是真心对小暖暖和小安年好的。”唐墨擎夜说道。

    不知是不是因为受二哥跟他说的,陆隐的一些行为很像大侄子斯修的话所影响,对于陆隐这个人,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让小暖暖跟着陆隐,他也莫名的放心和信任。

    “那周末我们回北斯城了,请他吃个饭吧。”萧雅白提议道。

    陆隐的公司在德国,来北斯城也是因为工作而来的,把小暖暖放在陆隐那儿,她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嗯,行。”

    唐墨擎夜迟疑了一下,便同意了。

    ……

    稍后,吃好了晚饭。

    两人便一起离开餐厅,回去了。

    不知司幕天是不是掐准了时间,她回到家后洗完了澡,而唐墨擎夜刚走进浴室没一会儿,司幕天就微信戳她了。

    司家小恶霸:‘……’

    司家小恶霸是萧雅白给他的备注,她看着三个句号,一时有些无语了。

    想了想,回复,从今天开始做咸鱼:‘???’

    司家小恶霸:‘……’

    接着才回了一句话,‘今晚的事……我根本不知道我哥竟然一声不吭就给我安排什么破对象,我更不喜欢那个杨什么的,你别误会。’     萧雅白看着这句话,就想到之前唐墨擎夜还猜测说,司幕天晚上肯定会来向她解释,不想让她误会之类的。

    这种情况,她一时不知该如何回复。

    又想了一会儿,然后才说——

    从今天开始做咸鱼:‘呃……我觉得你哥可能是出于关心你吧,他可能觉得他都有结婚对象了,而你也快三十了,他估计是想在结婚之前,帮你找一个能照顾你的人’

    ‘毕竟如果他结婚了之后,重心可能会偏向他的小家庭那边,也就无法像现在这样照顾你那么周到了’

    发了两条消息过去,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司幕天那边回复。

    萧雅白沉思了一下,又发了条消息过去。

    从今天开始做咸鱼:‘你不想让你哥插手你的事的话,可以找个机会,心平气和地跟你哥谈一谈’

    直到唐墨擎夜洗完澡出来,也不见司幕天再回复。

    “司幕天找你了?”唐墨擎夜见她捧着手机,肯定地问。

    “嗯,他找我说的话,跟你之前猜的差不多。”她颔首承认道。

    “那你怎么说?”他又问。

    萧雅白直接将手机递给他,让他自己看聊天记录,然后从单人沙发上站起来,扑到床上去,舒服地在床上滚了一圈。

    她呈大字型趴在床上,侧着脸枕在枕头上,看着朝床边走过来的男人,说,“我觉得我说的话的立场很中立啊,不知道他怎么就不回复我了。”

    “估计睡着了。”唐墨擎夜把手机放在旁边的柜面上,笑道,“我们也该睡觉了。”

    “男人,你给我立刻滚去把头发吹干了,否则不许爬上我的床。”萧雅白对着空气踢了一脚,佯怒命令道。

    “吹干了,等会儿也会湿的,多此一举,还不如好好珍惜这春宵一刻值千金的夜晚。”他耸了下肩说道。

    她微眯起眼睛,笑笑地说,“你说什么?我刚才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次。”

    “老婆大人,我说……我这就去把头发吹干。”他说完,就转身去找吹风机吹头发了。

    长夜漫漫,吹个头发而已,花不了多少时间的。

    反正不能把老婆惹毛了。

    萧雅白看着他的背影,没好气地笑了。

    觉得这个男人的皮越来越厚了。

    有些事,非得她举起手中的鞭子,企图抽他几下,他才肯去做。

    ******

    经过司幕焱找萧雅白这件事后,也不知道司氏兄弟俩回到家里谈了什么。

    从那儿之后,司幕天就没再殷勤地来找她了。

    平时两人见面,也仅限于点头打招呼而已。

    萧雅白能明显感觉到司幕天似乎被什么事情困扰着,无心再将注意力放到她身上,性子也变得比较沉默寡言,也不太爱发脾气了。

    司幕天这样的转变,让她不免有些担心,但又不好表现出对他关心。

    这天,萧雅白经过再三考虑,最终还是决定打个电话问一下司幕焱,他弟司幕天到底怎么回事。

    自家弟弟的情况,司幕焱一直都了若指掌。

    不过对于司幕天的转变,司幕焱却摸不准原因,问他弟弟,也爱理不理的,连个屁都蹦不出来。

    听到萧雅白说,那天晚上回去后,司幕天在微信上向她解释了,表示杨韵瑶跟他毫无关系之类的。

    司幕焱立刻认真严肃地问,“他找你说那番话,你是怎么回的?”

    “……”

    萧雅白听到他语气陡变,一副司幕天反常与她有很大的关系的架势,就觉得有些无辜。

    不过她还是如实将她跟司幕天说的话,一字不漏地告诉司幕焱了。

    司幕焱听完后,沉默了一会儿,才一副高深莫测的语气说,“我知道了。幕天的转变和萧小姐没有多大关系,不过麻烦萧小姐以后面对幕天,就像对待最普通的朋友一样,仅限于点头之交,如果不是非找幕天不可的事,可以去找方华。”

    萧雅白顿时有些心生不忍,迟疑了一下。

    刚要开口,又听到司幕焱语气格外严肃说,“萧雅白,幕天想要的,你给不了。所以,该绝情的时候就应该绝情,如果你优柔寡断的话,到时候受到最大伤害的还是幕天,长痛不如短痛,懂吗?”

    “我知道了。”萧雅白暗暗深吸一口气,语气果断答道。

    或许司幕焱说的是对的,因为自己在处理这件事上不够果决,才会让司幕天生出他和自己有可能的错觉。

    该绝情的时候就应该绝情。

    长痛不如短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