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87章 你敢!我不敢
    ”聿城,  安年明天真的要来C市吗? "安小兔躺在床上,问眼前这个男人。    “嗯。”他肯定地应了声,停顿’了下,又说,  “安年是我们的儿子,不管陆隐是否心有歹意,我都不愿意冒险让安年有一丝危险的可能性;而且,  再过半个月幼儿园就开学了,剩余的寒假假期,让他跟在我们身边一段时间也挺好的。”    再过几个月,他就可以调回北斯城了。

    然后,他们一家就再也不分开了。

    第二天,临近中午。

    小安年就由暗卫护送来C市了。

    安小兔知道儿子要来,特地下厨,做了好几个小家伙爱吃的菜。

    "管家爷爷,  我妈咪呢? "小安年一进门,就迫不及待问给他开门的管家。”回安年少爷,二少夫人知道安年少爷要来C市,就亲自下厨,现在正在厨房呢。”老管家慈祥地笑说道。

    老管家是把小安年当成亲孙子来看待的,自从小安年回到唐家,在北斯城念幼儿园,  老管家就极少见到这个小主子了,

    纵使思念成灾,那也无可奈何。

    如今小安年来了,老管家比谁都要开心。

    “管家爷爷,我给你带了礼物,在暗卫那儿。  ”小安年说完,便朝厨房小跑去了。

    厨房里

    安小兔正炒着菜,听到脚步声,  转过身看到儿子,便笑着说,  “宝贝儿来到了

    啊,累不累?妈咪正炒着菜,你到客厅坐着等,很快就好了,一会儿你爸比也回来了。

    每周回北斯城都能看到儿子,跟儿子来C市,两者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我不累,我就想看着妈咪做饭。"小安年摇了摇头。

    自从他回北斯城上幼儿园之后,就很少能吃到妈咪做的饭菜了。

    “唐安年。"安小兔有些严肃地喊了一声。

    小家伙吓得立刻挺直了背脊,心里又紧张又害怕。

    有种恐惧叫你|妈突然叫你全名。”嗯。"小安年小心翼翼点了一下头。

    “你爸比昨晚跟我说,你打算去找陆隐玩几天。“安小兔说话还算委婉。

    “嗯。"小安年忐忑而诚实地吭了声,迟疑了一下,又说,“妈咪我以后不敢了,你别骂我。  ”

    他不怕他爸比,可妈咪要是跟他说话语气重一点儿,他心里就特别难受。

    "你给我去客厅坐着,等到吃饭的时候,必须反省好了。"安小兔故作严肃说道。

    "yes,安sir!”

    小安年立刻朝她敬了个军礼,然后笑着跑出了厨房。

    果然,他妈咪是最疼他的。

    唐聿城下班回到家,看到儿子特别安分地坐在沙发上,这让他忍不住挑了下眉。

    "怎么了?“他问。

    "哼! "小安年高冷地哼一声,就是不说话。

    谁让他跟妈咪打小报告,说他想去找陆隐的事。

    "不喜欢来C市吗? "唐聿城所有所思问了句,停顿一下,又说,“那我等会儿就让人把你送回北斯城。

    "你敢!

    小安年立刻像炸毛的小奶猫,有种想扑_上去咬他的架势。

    但对唐聿城来说,完全构不成威胁。“我不敢。  他淡笑着胡乱揉了下小家伙的脑袋。

    这傲娇的性子,深得他妈咪的几分真传。

    ******

    小安年来到C市之后,就没有再提起陆隐的事了,安分乖巧地跟在父母身边,时不时就跟他妈咪还有他翊笙舅舅到C市周边的景点去玩。

    眨眼,在C市待了半个月,直到幼儿园开学,小安年都没有跟陆隐再有接触。

    为了参加儿子的开学典礼,唐安夫妇特地请了两天假回北斯城。

    临近中午,开学典礼圆满落幕。

    陆隐坐在车后座,身子慵懒闲适地靠着椅背,抬起手,动作流畅而优雅地摘掉架在高挺鼻梁.上的眼镜,闭上眼睛,揉捏了捏鼻梁。

    想到半个月前,那个男人知道了那小家伙想缠着他后,第二天,那男人就把那小家伙给接去了C市,带在身边看着;想到被那个男人揣测扣上居心不良的帽子,心情就忍不住有些抑郁。

    突然,一个急刹车。

    陆隐整个人猛地向前倾,所幸他系了安全带,没有造成什么不良后果。

    “怎么回事? "他语气沉冷而不悦。

    “总、总裁,  我追尾别人了。”司机冷汗淋漓吐实道。

    “给我立刻滚下去把事情处理好。"陆隐脸上冰冷不悦的情绪又增添了几分。

    失职的司机手忙脚乱推开车门下了车,然后走到被追尾的辆车前。

    不到半分钟,又灰溜溜地回来了。

    总裁,我们追尾的车是唐家二爷。“司机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说道

    陆隐眸色一暗,  眼底掠过一抹复杂情绪。

    沉默了半晌,  他才声音沉冷地开口说道,"就是唐家二爷,我们也得赔偿。”

    "是是,  我知道了。”司机连连应道。

    原本是以为自家BOSS跟唐家的人有些 交情,两方又不缺那点儿钱,双方打声招呼,这事就这么揭过了。

    如今看自家BOSS的反应,似乎不是那么一回事。

    “二爷,非常抱歉追尾了您车子,至于您的车子维修费用,  我们会负责到底的。”司机很忌惮眼前这个男人,因此说话也比较谨慎。

    “让你家总裁请吃个饭当是赔礼。"唐聿城脱口而出道。

    话落,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失控说出这样的话,在心底懊恼了一秒钟。

    说到底,他打心底里是不希望陆隐与他们为敌的。

    “啊?"司机愣了一下,“哦哦,我问一下我们总裁有没有空,不不不,  我是说我这就告诉总裁。  ”

    说着就赶忙转身走回去,站在车后座的车窗外,  对车内的陆隐说,"总、总裁,二爷说让您请吃个饭。

    没敢说赔礼这两个字。

    毕竟这事是他惹的,哪敢直白地说让自家BOSS替他向别人赔礼道歉啊,又不是活腻了。

    陆隐沉思了一下,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等收回神,他看了下时间,  快到吃午饭时间’了,便说了个饭店名字,  让司机告诉前面的唐聿城,说在那里吃饭。

    到了饭店。

    两人也很默契地不提之前的事,气氛看似和谐,但又透着一点儿说不出来的诡异。

    直到点菜的时候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