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80章 想撩完就跑?
    安小兔:“……”

    唐聿城:“……”

    低头看了眼自己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的身体,再看向她手上的浴巾。

    沉吟半晌,他故作深沉说,“兔子你很口是心非,嘴上拒绝着,却趁我没防备,动手扒了我浴巾。”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安小兔红着脸,猛地摇头否认三连,就是不敢看他。

    说得她好像是那种趁其不备,对良家夫男下手的恶女一样。

    将手上的浴巾扔到他身上,“唐聿城你不给我把衣服穿好,今晚就不许上我的床。”

    说完,迅速转过身,背对着他躺下,被子一拉,将整个人都蒙在被子底下。

    他拿了件跟她情侣款的丝质睡衣,随意穿好,在她身旁躺下。

    “肚子不疼了?”

    其实她现在已经没有痛l 经的毛病了。

    安小兔胡乱摇头,“不动就不疼。”

    “说实话。”他拍了一掌她的翘臀,对她的回答表示不满意。

    他的突然靠近,让她的背部贴着他宽厚灼热的胸膛,尤其是两人之间只隔着薄薄的布料,安小兔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强硬反应。

    那时她撩起的火,没办法灭的那种。

    她吓得挺直了背脊,僵着身体待在他怀里,一动也不敢动。

    “不疼。”她如实回答道。

    “动也不疼?”他又问。

    “呃是……”她硬着头皮承认,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项间,“那你点的火,不打算负责灭吗?”

    “……”安小兔缩了缩脖子,小声提醒,“我小日子来了。”

    他又语气邪魅,嗓音低沉磁性蛊惑道,“灭火的方法有很多种,你不会,我可以教你。”

    “……”她有点儿傻眼。

    安小兔一开始就是想着撩完就跑,真刺激啊。

    根本没想要帮唐二爷灭火的。

    就是觉得谁让他一逮着机会就使劲儿欺压她。

    最后,唐二爷用行动来告诉她——

    想撩完就跑?

    不存在的。

    ******

    隔天

    唐聿城打了个电话给钟管家,让钟管家告诉中介商,如果对方想买那栋别墅的话,来找他当面谈。

    中午,吃过午饭没多久。

    他接到钟管家的电话,告诉他说对方想跟他当面谈一下买卖别墅的事,见面地点约在一间名为‘咖啡’的咖啡厅。

    咖啡厅名字简单粗暴,跟别的名字让人眼花缭乱的妖艳贱l-货咖啡厅,完全不一样,十分有个性。

    唐聿城到咖啡厅时,比约定好的时间迟了十分钟。

    包厢里

    “听说二爷是个时间观念非常强的人,没想到也会有迟到的时候。”陆隐的唇角带起一丝弧度,淡漠的语气并无嘲讽之意。

    “堵车。”唐聿城语气冰冷,随口找了个非常蹩脚的理由。

    这个时间段并非高峰期,根本不存在堵车的现象。

    看出他是故意迟到的,陆隐到也没有戳穿他的谎言,刚想说些什么,侍应生就端着咖啡敲门走进来了。

    训练有素的侍应生没有多言,将两杯咖啡摆放到两人面前,只说了句‘请慢用’便退出了包厢。

    唐聿城闻着熟悉而浓郁的咖啡香味,抬头看了眼神色深沉的陆隐。

    这个男人,似乎对自己挺了解的,就连他的饮食喜好都摸得一清二楚。

    英俊如斯的脸庞笼罩着一股冷漠的气息,垂敛的眼眸,让人看不到他的内心世界,猜不到他此刻的想法,修长好看的手指捏着咖啡勺,优雅而缓慢地搅拌着滚烫的咖啡,渐渐形成一个漩涡。

    他向来对不熟的人都很寡言,此时,也没有主动找话题的念头。

    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坐着。

    坐在他对面的陆隐似乎也不急着直奔主题,品尝着咖啡,时不时打量一下对面的矜贵男人。

    直到喝了半杯咖啡,咖啡也凉了。

    陆隐这才说,“听说二爷有意卖那栋别墅。”

    “我想陆先生在计划买那栋别墅之前,就将那栋别墅的背景调查清楚了,陆先生为什么还执意想买那栋别墅?”唐聿城语气凌厉而冰寒问道。

    这是他想不透的地方,不过他也不指望陆隐会将买别墅的真正目的告诉他。

    “其实我并非真的想买那栋别墅,这只不过是为了引起唐家注意的一种手段而已。”陆隐垂下眼眸,语气却坦坦荡荡,食指轻轻摩挲着咖啡杯的耳朵,又说道,“如果Kr·C国际带头抵制的话,T·家很难打入R国市场……嗯,就是想跟唐家交个朋友。”

    他的话漏洞百出,唐聿城连标点符号都不信。

    下一秒,他一双冷眸倏地微眯起,注意到陆隐食指摩挲咖啡杯耳朵的动作。

    莫名想起曾经有个人撒谎时,也会习惯性地用食指摩挲手边的一些小东西,以此掩饰心底的心虚。

    陆隐明知道那栋别墅是他大哥留下的,如今又刻意在他面前模仿斯修的一些习惯性动作。

    唐聿城更加确定了陆隐的目的绝对不简单。

    “Kr·C国际的掌权者是我三弟,我向来不插手商界的事,陆先生的手段用错对象了。”

    他相信陆隐也肯定知道那栋别墅的管理权在他手上,并非在他三弟手上。

    如果陆隐想跟Kr·C国际合作,借Kr·C国际之手,让T·家打入R国市场,绝对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哦,是吗?”陆隐语气淡淡的,似乎所有事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当年敢对唐家人不利的,如今坟头草都比陆先生还要高了。”唐聿城冷冷地把话撂下了,“我不知道陆先生的目的是什么,不过如果企图伤害唐家人的话,我绝对会让你后悔踏入R国一步。”

    “还有,别再打那栋别墅的注意,我是不会卖的。”

    “为什么不卖?”陆隐问他,说出的话很尖锐,“拜二爷所赐,你大哥的一家都不在了,还留着那栋别墅,是由于良心不安吗?”

    唐聿城脸色陡然阴沉,深邃冰冷的眸底掠过一丝杀气。

    这个男人怎么会知道他大哥一家的事?

    “我们唐家的事,陆先生又真正知道多少?我们唐家的事,也与你无关。”他语气像冰渣子般寒冷刺骨。

    从沙发站起身,迈开修长的双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