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79章 戏精夫妇
    陆隐才几岁的时候,  他母亲就和他父亲离了婚;上面有个同父异母的兄长,那时陆隐年纪又小,  在克利斯家族里过得还行,后来他父亲再娶,那个女人开始也对他还不错,但后面生了个儿子,  那女人就原形毕露了

    他继母是个两面三刀的女人,人前对陆隐面面俱到,背后就各种使绊子,  不着痕迹地挑拨陆隐跟他父亲、大哥的感情。

    那女人很聪明,不会做出真实伤害到陆隐的事,就是时不时恶心人一下,挺膈应的。

    十年如一日,陆隐就渐渐麻木了。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导致陆隐性情大变。

    紧接着陆隐提出从克利斯家族分出来的事,然后拿着钱离开了柏林,去了慕尼黑创业,  并且以势不可挡的速度,迅速崛起。

    T.家之所以能这么快崛起,其实跟克利斯家族脱不了关系。

    陆隐从克利斯家族分出来的事,并没有公诸于世,外界的人都不知道;因此,很多跟克利斯家族有合作、或者有交情的人,在见识过他天赋异禀的经商手段后,目光长远的,人都愿意拉他一把。

    等到克利斯家族知道了,某些人想阻止,却已经无法阻止了,也不知该如何阻止。

    毕竟陆隐只是主动提出从克利斯家族分出来,  就算是分家,但并没有明确说要和克利斯家族断绝关系。

    而且他父亲看到这个本以为是废材的儿子,竟然在离开克利斯家族之后,大放异彩,后来不少人在他父亲面前提起克利斯二少爷,不仅让他父亲觉得面上有光,同时还感到格外骄傲。

    唐聿城点开手机邮箱,是暗卫发来的陆隐的资料。

    随手点开一张陆隐的照片,陆隐出身豪门,那张混血的脸孔英俊而深刻,看起来特别高级贵气,尤其是那双冷漠深邃的眼睛,给他一种无比熟悉的感觉。

    他之所以会暗地里调查陆隐,也是因为陆隐给他的第一印让他有种复杂说不清的感觉。

    听到浴室门打开的声音,他迅速回过

    神,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压下心中的困惑和疑问。

    “你不是说今晚要"安小兔迟疑了一下,小脸泛起一抹绯色,垂下眼眸不敢看他,娇羞地催促,  ”快去洗澡。  ”

    结婚那么久,唐聿城极少看到小妻子这么主动和迫不及待的。

    他按耐着激动点了下头,故作冷淡说,“嗯,我这就去。

    说完,  就转身朝浴室走去了。

    想着她今晚难得主动,或许等会儿可以让她配合自己练习些新姿势,唐聿城就浑身血液沸腾,期待不已。

    安小兔望着某人快步走进浴室的背影,又想到了一些事,就忍不住想笑。

    过了一会儿。

    她刚把头发吹干,某人就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出来了。

    安小兔敢拿人格打包票,某人围在腰间的浴巾底下,绝对什么都没有穿。

    '兔子,  我已经把自己洗干净了,请尽情享用吧。"唐聿城一把将她横抱起来,朝床的方向走去。

    很快,安小兔被他放在了大床上。

    “聿城,  你先去把头发吹干,省得着凉了。”她语气不掩强势和认真说道。

    他停顿了一下,  轻吻着她的额头,"好,我这就去。  ”

    话落,翻身下了床,转身走去拿吹风机把头发吹干了。

    只花了几分钟将头发吹到七八分干,就迫不及待地回到她身边了。

    “好了。  ”

    他扯开她身.上的浴袍带子,她的浴袍下还穿着质感和剪裁都是顶级的丝质睡衣。

    看出她的睡衣下并没有穿贴身衣服,唐聿城眸色暗沉了几分,喉结上下滑动了下。

    她是瘦了,不过该长肉的地方,却并没有变小。

    低头,  吻.上她的唇。

    直到她难以呼吸,他才将炙热的唇移向她白嫩的颈项、锁-路往下。

    “聿城安小兔的身体颤栗了一下,声音有些抖,“我觉得 你最好现在停下来。

    "你觉得可能吗? "他轻咬一口她敏感的位置,将她的睡衣推起来。

    她倒吸一口气,颤栗更厉害了,  小手抓着被他推起的睡衣,“那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嗯?”唐聿城的声音很沉很有磁性。“啊?你快住手! "安小兔吓了一跳,连忙抓住他的大掌,“那个,我今晚洗澡时发现,我的小日子来了。”

    唐聿城浑身一僵。空气突然安静得有些可怕。

    过了几秒,  安小兔咽了咽口水,  点着头说道,"真的,不信的话你可以检查,要检查吗?

    话音刚落,她整个人就像翻煎饼一样,被他翻了过来。

    '啪'一- 的一声,唐聿城的大掌落在她隔着薄薄布料的翘臀.上。

    安小兔惊喊,“唐聿城你家暴,你打老婆。

    "兔子,你今晚是故意的,是吧? "唐聿城咬着牙,肯定地问。

    难怪她今晚如此主动和迫不及待。这个欠欺压的小女人。

    "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安小兔猛地摇头否认。

    唐聿城垂下眼眸,掩去眼底的狡诈。

    "兔子,我们还没试过浴血奋战呢,今晚就试试,  怎样?”他大掌抚上她的肌肤,压低了声音,凑在她耳边语气危险说道。

    “  安小兔汗毛炸起。

    卧槽卧槽!

    他在说什么?

    浴血奋战?

    光是想象,就觉得简直不要太禽兽了。

    “嗯?  “他的指尖像敲钢琴键般,  很轻柔地敲击着她的身体,“我很期待,光是想象,你家小聿城就觉得兴奋了。

    演技影帝的唐聿城有些拿不准,自己此刻的形象,他家兔子以后会不会用异样眼光看他,觉得他是个病娇?大变态?

    "不要,  我我"安小兔翻”了个身,蜷缩起身体,装可怜说道,“我小日子来,肚子疼。

    唐聿城闻言,立刻换上一副紧张的神情。

    "很疼吗?兔子。

    “嗯嗯,  挺疼的。”她忙不迭点头。

    “我打个电话给翊笙,让他帮送一剂中药过来。“他说着,就翻身要下床。

    不用’了,我没什么事,睡一觉就好了。

    安小兔慌忙阻止他,  结果一伸手,就扯落了他围在腰间的浴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