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76章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注意到周围宾客投来的目光,  安小兔扯了扯他的衣袖,低声提醒,“你笑什么?

    别笑了,别人都在看着呢。

    不明白他刚才还阴沉着脸,  现在怎么就突然笑了。

    唐聿城略清寒的目光掠了眼周围的宾客,收敛了笑容。

    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说,“竟敢在儿子面前抹黑我形象,  晚上回去就让你知道试试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饶。”

    “呵呵呵~"安小兔干笑着,却一点儿也不怕他,挑衅道,“试试就试试。

    这几个月,因为毒瘾戒断的原因,她的MC都不准。

    唔~就让他期待着吧,等晚上睡觉时,再告诉他,她小日子今天来了。

    另一边 小安年被小暖暖潜移默化传染了,喜欢上了甜食。

    餐桌有点儿高,他够不着。

    “叔叔,  能麻烦你帮我拿块小蛋糕吗? "小家伙很有礼貌地问几步之外的陆隐。

    陆隐转过头看了他几秒,不太确定地问,"你在跟我讲话?

    "嗯。"小安年点了下头。

    听完,陆隐迈着优雅沉稳的步伐走到餐桌前,蛋糕的口味有很多种。

    “要哪个? "他语气有点儿冷淡地问。"不要那么甜的。”小安年回道。

    他喜欢甜食,但不喜欢太甜的。

    如果是暖暖妹妹的话,一眼就能看出哪个比较甜,哪个不怎么甜。

    陆隐。

    目光故作认真地扫过餐桌.上的甜品,然后随便拿了一块颜值不错的蛋糕递给小安年。

    “谢谢叔叔。"小安年淡笑道了句谢,像是想到了什么,喊了句,“叔.叔

    嗯。"陆隐迟疑了一秒,才吭了声。

    “那个长得跟我妈咪很像的姐姐,是你女朋友吗? "小安年叉了一小块蛋糕放进嘴

    里,过分甜腻的味道,让他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不是。  "陆隐否认得很果断。

    "哥哥~"小安年突然学着小暖暖那样,奶声奶气地喊了他一声.

    "陆隐心尖一颤。

    脸还是那张冷漠脸,背脊却莫名感觉有点儿发凉。

    "哥哥我特别喜欢你,  我请你吃蛋糕。"小安年一副尊老爱幼的神情,甜甜地笑着将一块小蛋糕塞到他手_上。

    妈咪说就算他们唐家再有钱,也不能浪费粮食。

    陆隐:  1  11

    “哥哥你再帮我拿一块蛋糕好不好?我们一起吃。"小安年眨了眨眼睛,期待巴巴地看着陆隐,“我要巧克力色的。

    他好像记得,那个颜色的蛋糕没那么甜。

    “嗯。"陆隐望着小家伙那张精致好看的粉嫩脸蛋,顿时没了脾气。

    然后帮挑了块小家伙所说的巧克力色的小蛋糕。

    看着小家伙从容优雅地吃着蛋糕,陆隐又低头看了眼手中的蛋糕,叉了一小块放入嘴里。

    过分甜腻的味道在口中散开,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一副吃了毒药似的神情。

    小安年低着头,认真地吃蛋糕,  假装没看到他那僵硬难看的脸色。

    “要是暖暖妹妹也来参加宴会的话,她肯定会特别开心,暖暖妹妹最喜欢甜甜的蛋糕了。"小家伙叉了一块蛋糕放进嘴里,蛋糕塞得脸颊鼓鼓地转移话题,  "哥哥,  暖暖妹妹说吃了甜甜的蛋糕,心情就会变得很好.

    "陆隐。

    牵强地扯了下唇角。

    看着小家伙吃得津津有味,  他努力压下心头那股甜腻的恐怖感,优雅缓慢地举起手中的叉子,然后非常缓慢地叉起极小的一块蛋糕,放入口中。

    极力控制住不皱眉头的冲动,  不明白这世上为什么会有这么恐怖的食物存在。

    还神特么能让人心情变好。

    瞥见赫莉朝这边走来,他立刻朝她招了下手,示意她过来。

    怎么了? "陆隐语气淡漠 地用德语问

    她,然而,不给她说话的机会(欺负她不会说话) ,  他又用德语说,“你心情不好,听说吃甜点可以让心情变好。

    说完,就将手上的蛋糕塞到她手里。

    赫莉

    很想告诉他,  她没有心情不好。

    可手上拿着他塞给的蛋糕,没办法表达自己的想法。

    站一旁的小安年听得懂德语的,心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光吃蛋糕有点儿干,小家伙又嗓音软糯地说,  “哥哥,  麻烦你帮我拿杯饮料,可以吗?

    "要喝什么饮料?”把手上的蛋糕解决了,  陆隐暗松了一口气。

    “鲜榨的樱桃果汁,谢谢哥哥。"小安年一口一个'哥哥'地使唤着陆隐。

    赫莉没什么胃口,看着手中的蛋糕,迟疑了几秒,  刚要放下,  就听到小安年用德语说,  赫莉姐姐,你不喜欢吃蛋糕吗?”

    赫莉有点儿懵。

    这么小的孩子,德语竟然说得这么流利。

    '我喜欢吃蛋糕,赫莉姐姐你不喜欢吃,把蛋糕给我吧,我妈咪说浪费粮食不好的。”小安年伸出手,示意她把蛋糕给自己。

    赫莉望着他精致的小脸,觉得这个小家伙太暖了。

    她没什么胃口,不过这蛋糕陆隐吃过的,给这小家伙吃,似乎不太合适。

    正沉思着,感觉手.上一轻。

    她回过神来,发现小家伙已经把他手上的蛋糕给拿了去了。

    小安年又笑着说,“赫莉姐姐,你跟我

    妈咪长得好像,我很喜欢你。

    "赫莉眼底略过一丝复杂,抿紧了唇瓣。

    以前她不知道陆隐为什么会看中她,将她从泥潭里拉出来,后来她无意间在陆隐的书房里看到草稿纸上,那只有寥寥几笔,却勾勒出'了女子轮廓和神韵的画,隐隐感觉有些懂了。

    她以为他是她的救赎

    赫莉抬手摸了下自己的脸,  淡淡地笑了一下。

    说实话,认识陆隐也有六年了,可她却一直摸不准这个男人的脾性,浑身透着一股神秘感,靠得近他的身,却近不了他的心。

    小安年低头,很小口很缓慢地吃着蛋糕。

    才吃了两小口,  就看到陆隐就端着鲜榨的樱桃汁回来~了。

    "哥哥我吃撑^了,你帮我把剩下的蛋糕吃完好不好?要是我妈咪知道我浪费粮食

    的话,  会骂我的。"小安年可怜兮兮地眨了 眨眼睛,语气透着一丝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