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75章 真能瞎掰
    宴厅里

    “妈咪,那个姐姐长得跟你好像。"小安年望着不远处的女子,然后扯了扯他妈咪的礼服裙摆,小声说道。

    他之前就听说有人长得跟她妈咪很像,不过他没有亲眼看到。

    今晚一见,果然是和他妈咪很像。

    “嗯,  是挺像的。"安小兔忍不住想逗逗儿子,  “要是我俩穿一样的衣服,一样的发型,安年会不会认错人?”

    不会,  就算有人长得跟妈咪一模一样,  穿一样的衣服,剪一样的发型,  我也不会认错。"小安年格外坚定地回答。

    就像他第一次看到妈咪,就知道她是他妈咪一样。

    妈咪给他的那种感觉,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就是能一眼认出他妈咪。

    “我们安年真棒。“安小兔笑着夸道。

    “兔子,我去聊会儿,你跟安年带在宴厅里,只要别处去,干嘛都行。"唐聿城看了眼宴厅的一角,  然后又对小安年叮嘱道,”保护好你妈咪,  知道没有。”

    爸比,我还只是一个5岁的孩子,为什么是我保护妈咪,  而不是妈咪保护我。"小安年眨了眨眼睛,一脸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神情。

    “因为你妈咪是弱女子,你是糙汉子。"他抬手想揉一下小家伙的头发,看到儿子帅气的发型,  又忍住了

    小安年的唇角抽搐了一下。他爸比还真敢说。

    等唐聿城转身走了,小安年问他妈咪,“妈咪,  我爸比以前也这样吗?

    "怎样? "安小兔笑着问。”就是小安年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就说,“妈咪你给我说说爸比以前是怎样的一个人?就是你跟爸还没有我的时候。

    安小兔回忆着以前的事,说,  "你爸比以前就是个闷葫芦,半天都憋不出一句话来,老是要我找话题,整个人就是一老干部画风。”

    “那妈咪怎么看上我爸比的? "小安年又问。

    他问过爸比,不过爸比就是不肯跟他说以前的事,他三叔也知道的不多。

    “妈咪当初没看上你爸比。"安小兔想着当年年轻不懂事,被某人吓唬领了证的事,然后突然问儿子说,"你觉得你妈咪好看吗?

    “我觉得妈咪是全世界最好看的,比雅白干妈还要好看。"小安年点着头说道。

    “妈咪当年比现在还要好看,  当年追你妈咪的人可多了,然后你爸比当年就是一流氓、无赖。”安装比兔清了清嗓子,微抬起~下巴,语气傲慢地说:

    "你爸比的特殊体质,  安年你也知道吧?别看你爸比平时是个闷葫芦,半天憋不出一句话来。当年你爸比对你妈咪一见钟情的时候,可疯狂了,他发现他可以直接跟我触碰却不会过敏之后,就开启了疯狂求爱模式;当然,你妈咪是拒绝的,就想证明即使你爸比长得再高再帅再有钱,我也是他得不到的女

    小安年极力忍着笑,听他妈咪吹牛皮实在是太好玩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爸比跟妈咪是一夜钟情,闪婚领证的。

    "后来你爸比把我约到北斯城最繁华的商场,  我以为他是约我逛街,  没想到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向你妈咪求婚。"入戏太深的安装比兔故作神秘停顿了一下。

    “哇!  妈咪好帅。"小安年很捧场地夸了句,追问,"然后呢?然后呢?“

    "你妈咪是那种肤浅的人吗?会因为你爸比在那么多人面前求婚,就答应嫁给他吗? "安小兔轻哼了一声。

    看到儿子猛地摇了摇头,  才继续说,“还是安年了解你妈咪啊。当时你妈咪非常果断决绝地拒绝了你爸比,还把他求婚的玫瑰花给扔了,  刚要走,  你爸比就当着很多人的面,紧紧抱着你妈咪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求我别走,让我嫁给他你说,你爸比是不是很流氓?很无赖?”

    "嗯,是很流氓很无赖。"小安年假装 没看到她身后的爸比,又问,  “然后呢?妈咪就这样嫁给爸比了? "”哎~你爸比当年军职就很高的,  再加上唐家的权势,我不嫁给他,他就死死抱着我大腿不放手,报警,  警察蜀黍也劝我嫁给你爸比;后来你爸比还承诺婚后工资上交,一切听老婆的,老婆最大,然后我就勉为其难嫁给他了。"安小兔根本没察觉某人就在身后,继续吹牛。

    “妈咪你不是说要证明即使爸比再高再帅再有钱,你也是他得不到的女人吗? "小安年控制不住开始坑妈模式。

    “你妈咪这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知道吗?“她轻轻地弹了一下小家伙的额头,说得大义凛然。

    "知道了。"小安年看了眼他神色莫测的爸比,然后说,"妈咪我去玩会儿。

    朝她挥了挥手,转身溜了。

    “我怎么不知道我当年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你大腿,苦苦哀求你嫁给我? "男人阴森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安小兔吓得立刻转过身,屏住呼吸,语言系统暂时短路了。

    “嗯? "他嗓音又沉了几分.

    我我也不知道啊。”安小兔装傻。

    心道: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她跟儿子说的话,他听到了多少?

    “当真不知道? "他语气带着几分危险。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安小兔眨了眨眼睛,亲昵地挽着他的手臂,决定装傻到底。

    “刚才听到有人说即使我再高再帅再有钱,她也是我得不到的女人。”他神色紧绷地陈述。

    真想知道她的小脑袋瓜里装的是什么,这种话,她也能瞎掰得出来。

    “谁说的啊? "安小兔脸红到脖子了,一边装傻一边安慰他,“能说出这种话的人,绝对是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聿城你别在意,  也别往心里去啊,你到底有多好,没人比我更清楚。”

    她吃着葡萄了,还一直吃着,所以,这些话不是她说的。

    “哈哈唐聿城一个没憋住,就被她给逗笑了。

    这个小女人,怎么这么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