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65章 好像……被跟踪了
    对于他酒驾这件事,安小兔依然很生气,冷着脸,抿着唇不想跟他说话了。

    “兔子,我以后真的再也不敢了。”唐聿城最怕她冷着脸不说话的样子,他宁愿她骂自己,怎么骂都行。

    “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他目光看着前方,语气有点儿深沉,其实就是想引诱她说话。

    “说。”安小兔冷冷说了个字。

    她倒想听听这个男人想要说什么故事。

    “一直狗熊在森林里拉臭臭,过来一直兔子,它问兔子:“掉毛吗?”兔子想了想说:“不掉毛!”狗熊抽了口烟……”他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行了,别说了。”

    安小兔没想到他竟然是给她讲那么老的冷笑话,快冷死她了,还以为他真的有什么人生故事要讲给她听呢。

    这个冷笑话她在十几年前,就听过了。

    “……那我再给你讲一个。”他又说道。

    “不想听了,好好开你的车,看路,别分神说话!”

    对于他酒驾的这件事,安小兔不想就这么轻易放过他,免得他以后不长记性。

    “兔子,兔子……”他边注意着路况,一直喊她的名字,喊着喊着还上瘾了似的,最后就莫名唱起了儿歌,“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安小兔听到这儿,一个没绷住,就笑出来了。

    “你哪儿学的这歌?”她笑着问。

    这儿歌,跟他的画风无比违和。

    “小暖暖喜欢唱这个,时不时就能听到她唱。”他立刻回答道。

    听小暖暖用软软的小奶音唱这歌,他就觉得特别萌、特别可爱。

    “唐聿城!以后不准再酒驾,知道吗?”她语气无比严肃地强调。

    他讨好说,“老婆,我保证以后不会酒驾了,我要喝了酒,连车都不上了。”

    “你不上车,怎么回家?”她白了他一眼。

    “走回来……”他说着,声音就没了。

    神色一敛,微眯起眼睛看着后视镜,似乎有人在后面跟踪他们。

    脑海中飞快闪过一个猜测,直觉跟踪他们的人,是昨天突然打电话给钟管家,说想买他大哥名下那栋别墅的人派来的。

    “怎么了?”安小兔察觉到他的不对劲,看着他的神情,不由跟着紧张了起来。

    “好像……被跟踪了,我猜测可能是昨天想买别墅的人。”他没有瞒着她,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她。

    安小兔听完,不由坐直了身子。

    “别怕,这件事,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他安抚道。

    昨晚查不到他想知道的东西,就立刻派人去查了。

    “哦……”

    安小兔点了下头,心情还是有点儿受影响,也不知该说什么了。

    唐聿城专心地开车,没怎么分神跟她说话了。

    他并没有刻意甩开后面跟踪他们的人,过了一会儿,他发现那些人竟然不跟了。

    “兔子。”他叫了她一声。

    “嗯?怎么了?”她抬起头看他。

    “没事,就是突然想叫叫你。”他轻摇了摇头。

    安小兔,“……”

    看了看他,不像是有话要说的样子,就当他是闲得无聊了。

    这个早茶餐厅是新开不久的,对于北方人来说是一间很新鲜的餐厅,价格对中下消费人群来说有点儿小贵;不过快过年了,绝大多数人都放假了,用餐的人非常多,座无虚席,大厅里有不少人在等位置。

    好在唐聿城有先见之明,提前就订了早茶餐厅的包厢,到了那儿也不用等,直接进包厢。

    “下回记得带安年来。”安小兔边吃着早餐,边说道。

    “有好事,我都是第一个想到你,你怎么却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安年。”某人有点儿不满。

    她没好气地笑着说,“唐聿城你都这么大一个人了,怎么总跟安年争宠,幼不幼稚。”

    唐聿城脑海中闪过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跟着就一本正经地说,“谁心里还不住着个小公主。”

    听了他这话,安小兔就很自然地脑补了他大X萌妹形象的画面,吓得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哈哈哈你别这样,我害怕。”她笑着道。

    他并不知道她脑补了一些杀伤力很恐怖的东西,颔首说道,“害怕,以后就记得把我放在第一位。”

    “一直都你放在第一位啊,要是把安年放在第一位,在你提出带我来吃早茶的时候,我就要求捎上安年了。”她说道。

    唐聿城终于感觉得到了点儿安慰。

    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吃东西,大多时候是安小兔在说。

    不知是不是顾客太多的缘故,食物上得有些慢,不过两个人也不赶时间,就慢慢地吃。

    安小兔茶水喝得有点儿多,中途去上了一趟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时,迎面就碰到了一个女子,一个长得跟她有七八分像的女子,不过对方是慵懒微卷的长发,比她年轻,还特么比她好看。

    不吹不黑,是真的比她长得要精致两三分,大概是年轻吧。

    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大抵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想到前两天她跟雅白回母校,雅白那时还跟她说,遇到了一个长得跟她挺像的女子;听到雅白说那个女子比她好看,她当时就觉得雅白是在故意打击她。

    如今亲眼看到这个女子,她就惊呆了。

    对方浑身散发的气质让人觉得很舒服,她也并没有因为对方长得比自己好看,而心里不舒服。

    回到包厢,她像发现了新大陆般,跟唐聿城说,“聿城,你猜我刚才看到了谁?”

    “以前的同学?老师?”他淡淡地说了两个猜测的答案。

    “不对。给你个提示,是不认识的人。”

    不认识的人,还让他猜,在逗他?

    “那猜不到了。”他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我也觉得你肯定猜不到。”

    “……”唐聿城。

    猜不到还让他猜?一天不被欺压,她就调皮了是吧。

    “我跟你说,刚才上洗手间,碰到了个跟我长得很像的女子,真的,跟我应该有七八分像。”

    “像就像,反正没你好看。”他对别的女人不感兴趣。

    “这你就错了,长得确实比我好看些。”安小兔摇了摇头,然后比较像是在安慰自己,说,“可能是年轻吧,我年轻的时候,也应该有这么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