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63章 他怎么会去那边?
    安小兔在楼下大厅,看到他脸色有些冰沉往外走,就问,“聿城,你要出去?快吃晚饭了。”

    “有些事,晚饭可能赶不及回来吃了。”

    他说这话时,连步伐都没停顿一下,就出去了。

    安小兔看他这样,心里有些担心。

    但是他走得快,这会儿已经走到屋外了,根本就不给她追问的机会。

    深吸一口气,打算等他回来了再问问怎么回事吧。

    稍后,准备吃晚饭时。

    墨采婧看了看四周,然后问安小兔,“小兔,二少呢?”

    “妈,他不久前出去了,说是有些事,晚饭就不回来吃了。”安小兔回答道。

    “那就不等他了。”

    墨采婧转身去吩咐管家,说可以开饭了。

    大过年的,又快到吃晚饭了才出去,应该是有什么急的、或者是重要的事吧。

    “三少,你二哥出去之前有跟你说是去干嘛吗?”唐母转过头去问正逗着女儿的唐墨擎夜。

    “二哥连小兔嫂子都没说,怎么会跟我说;妈,二哥那么大一个人了,他出去办点儿事而已,又不是去执行什么重要任务,你们一个个紧张得跟什么似的,吃饭吃饭,我们小暖暖都饿了。”他淡定地说完,抱着女儿朝用餐厅走去。

    萧雅白跟在后面,跟他说,“你把小暖暖放下来,老是抱着她,小心她以后都不会走路了。”

    这个男人,跟没抱过孩子似的。

    一个没注意,他就把女儿抱在手上,也不想想,再过一阵子,小暖暖就四岁了,又不是一两岁的小孩子。

    反正她是快抱不动了。

    “行,我把小暖暖放下来。”唐墨擎夜把小暖暖放坐在餐桌前的椅子上,嘀咕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反正我又不敢反驳,我又不敢有意见。”

    “……”萧雅白。

    不皮一下他是不是浑身不舒服?

    ……

    深夜

    安小兔洗完了澡,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一点多了。

    而某人还没有回来,也没有打电话回来。

    想到他下午出去时的脸色,她翻来覆去了一会儿,从床上爬了起来,拿起手机拨了他的电话。

    手机是通了,却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人接,最终提示无人接听。

    她忍不住担忧了起来,早知道他要出去的时候,就应该问清楚他去干嘛了。

    拨了一遍没人接听,她又拨了第二遍。

    就在她要以为又是无人接听时,那边接通了。

    “二少夫人,晚上好!”手机里,传来一道恭敬的、有些苍老的男人声音。

    安小兔愣了愣,“请问你是?”

    “回二少夫人,我是钟管家,二爷现在斯修少爷以前住的别墅这边。”钟管家看了眼躺在床上的主子,恭敬解疑道。

    很快,安小兔就想起这个‘钟管家’是谁了,是以前唐斯修家里的管家。

    她跟钟管家没接触过多少次,已经记不得钟管家的模样了。

    “二爷怎么了?他怎么会突然去那边?”她嗓音有点儿紧绷,追问道。

    心底那股难受的情绪又涌上来了。

    唐斯修死后,他们就很有默契地不提起唐斯修。

    这两天是怎么了?

    今天既不是唐斯修的忌日,或者什么特殊日子。

    先是她梦到了唐斯修,现在聿城又去了那栋别墅,还是钟管家接的电话。

    钟管家想到这个主子之前叮嘱的事,便一问三不知地回答,“二少夫人,二爷如何了,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主子的事是不会跟我们这些下人说的。”

    “那他现在怎样了?怎么没接电话?”

    安小兔问这话时,已经从床上走下来了,走到衣柜前,随手拿了一套衣服。

    “二爷睡着了,我是听到手机铃声响,冒犯地看了来电显示,见是二少夫人打来的,就接了。”钟管家回道。

    她越听,越觉得钟管家的话可疑。

    聿城平时睡眠不算深,如果是单纯睡着的话,不可能听不到手机铃声的。

    “行,我知道了,没事了。”她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

    没有跟钟管家说要去那里一趟,打算来个突袭,以免钟管家有所准备。

    换好衣服,从抽屉里拿了车钥匙,就离开了房间。

    ******

    房间里,钟管家把手机放到床头柜上,费力地将主子安顿好,留了一盏小灯,便出去了。

    走了几步,钟管家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紧闭的门扉,有点儿伤感地叹了一口气。

    自从斯修少爷去世之后,二爷就再也没来过这里了,给了他比以前还要多几倍的薪水,让他继续打理这栋别墅。

    钟管家猜想,可能是他下午打的那通电话,勾起了二爷心底的伤和痛,二爷才来了这里的吧。

    钟管家就住在这栋别墅里,回到房间,想起了许多事,怎么也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听到门铃声响起。

    他起身披了件衣服,就走去开门了。

    透过猫眼看到门外的人是另一个主子(二少夫人),钟管家赶忙把门打开,“二少夫人,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二爷呢?”安小兔问。

    “二爷在……二爷在房间里休息,我这就带二少夫人去。”

    钟管家手脚利落地把门关好,边给她带路,边把披在肩上的外套穿好。

    安小兔沉着脸色跟在钟管家后面,心里想着事情,直到听到管家说,“二少夫人,到了。”

    才回过神。

    她认得这个房间是唐斯修生前住的。

    眼底闪过一抹复杂情绪,她将管家打发下去,“我知道了,管家你回去休息吧。”

    “二少夫人晚安!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喊一声。”钟管家没有多说什么,鞠了下身子,退下去了。

    等到钟管家下了楼,看不见人了,安小兔才深吸一口气,推开了房间的门。

    才踏入房间,就闻到了浓郁的酒味儿。

    她不禁皱起了眉,原来是喝醉了,估计还喝了不少,才会醉得不省人事。

    走到床边坐下,看着他喝醉后的睡颜,他的神情很安静,跟平时没什么区别,也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般。

    大概喝醉了,也就无法思考那些不愉快的事,就睡得安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