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61章 竟然梦到他了
    安小兔笑骂道,“滚粗,友谊的巨轮沉了。”

    “真的,要不是你俩发型不同,我还以为你进了洗手间一趟,变漂亮了呢。”萧雅白挽着她的手臂,笑着说道。

    “萧雅白你会不会说话?不会说话别说了,没有人比我漂亮,没有人!快说,我是最好看的。”她故作一脸严肃命令道。

    “你是了解我的,昧着良心的话,我说不出来。”萧雅白继续逗她,见她要炸毛了,赶忙转移话题,开玩笑说,“哎说真的,那个小仙女长得跟你真的有七八分像,就是没有你漂亮;小兔要不你回去问问安妈妈,你是不是其实还有个失散多年的的姐妹?”

    “把你的狗血脑洞收起来,哪有那么多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安小兔丢了个白眼给她,没好气回道。

    “说真的,刚才那个年轻男人也确实挺好看,要身材有身材,要颜值有颜值,气质也极好,也难怪你会魂都被勾走了。”萧雅白说着,忍不住皮一下,打嘴炮说道,“那男人看着挺有钱的,我要是足够有钱,就强取豪夺,强行把他给包养了。”

    “你老公是Kr·C国际总裁,要钱有钱,要权有权;你现在就可以跑去问他:小哥哥,谈恋爱吗?你偷你老公的钱养他,敢拒绝就用强硬手段逼他就范。”安小兔笑着给她提供建议。

    “安小兔,你这么女流氓,你家二爷知道吗?”萧雅白笑骂。

    “萧雅白你自己比我还女流氓,也好意思说我。”安小兔反驳道。

    两人又在学校里逛了一会儿,临近过年了,校园里到处都静悄悄的,想买瓶水,小商店都没有开门的。

    接到唐聿城的电话,安小兔给他说了具体地址。

    过了两三分钟,一辆熟悉的黑色迈巴赫缓缓出现在眼前,最终在两人跟前停下。

    唐聿城走下了车,问两人,“还要去哪儿逛的吗?”

    安小兔望着他英俊如斯的脸庞,尤其是那双略清冷的深邃眼眸,让她莫名闪了下神,脑海中闪过刚才看到的那个年轻男人的脸。

    “怎么了?兔子。”见她不说话,他又问了句。

    “没事,有点儿累了,不逛了,我们回去吧。”安小兔收回了神,摇了摇头说道。

    唔~难怪她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那个年轻男人,那个男人的眼睛,跟她家聿城的有七八分神似。

    “那就回去吧。”唐聿城先是绅士地帮萧雅白拉开车后座的门,等她坐上了车,才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让安小兔坐上车。

    她细微的异常反应,他是看出来了,不过萧雅白在这儿,他不好问怎么回事。

    “你出来的时候,安年睡着了吗?”安小兔随便找了个话题。

    “在回去的路上就睡着了。”他回道。

    他家安年有午睡的习惯,今天情绪再兴奋,到了点,就困得撑不住了。

    “哦,我……我眯会儿眼。”

    安小兔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了,只好靠在座椅上假寐。

    唐聿城侧过视线看了她一眼,抿着薄唇,没有说话。

    她不是个善于掩饰自己真实情绪的人,即使她此时是闭着眼睛的,不过还是能从她的脸上看出,她应该是在学校里遇到了什么人,或者什么事了。

    安小兔假寐着假寐着,就真的睡着了。

    回到唐家庄园,唐聿城舍不得把她叫醒,就直接抱着睡着的她回了房间。

    想到去学校接她时,她有些异常,他等不及她醒来,就打算去问萧雅白怎么回事。

    在走廊上碰到唐墨擎夜,他问,“三弟,你家雅白呢?”

    “午睡了,怎么了?”唐墨擎夜困惑反问。

    “没。”

    他淡淡说了句,没多解释,转身回了房间。

    ……

    安小兔午睡睡得不安稳,没有睡太久,就醒过来了。

    她长长吐了一口气,但心底还是很难受,那个梦带来的浓烈悲伤情绪,在胸臆间萦绕,挥之不去。

    翻了个身想起床,发现唐聿城就坐在床边,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

    安小兔被吓了一小跳,“聿城,怎、怎么了?”

    “你午睡是不是做什么噩梦了?兔子。”他轻声地问,抬手擦去她眼角的泪珠。

    这么问不是没有理由的,上回她被赫洛斯威胁后,也做噩梦了。

    脑海中突然闪过这个念头,唐聿城替她擦掉眼角泪珠,抽回手的动作一僵,深沉的眼眸微眯了起来。

    赫洛斯威胁她?

    还想回忆更多有关的事,脑袋却是一片空白。

    他猜测‘赫洛斯’这个人,可能是他记忆空白的这几年出现的人。

    不过以他对自己的了解,既然知道了赫洛斯在威胁她,那自己肯定已经将这个威胁铲除了。

    不过她今天的异常反应,又不像是被人威胁了。

    因为他去接她们时,萧雅白的态度和表现都是正常的。

    安小兔愣了一下,没有注意到他细微的不对劲,轻摇了摇头,淡声解释,“就是做了个梦,梦中的故事是很悲剧的结尾,心情也跟着郁闷起来了。”

    说完,还长舒了一口气,心情却并没有因而变轻松些。

    除了唐斯修刚死的那段时间,她会经常梦到唐斯修,有她被唐斯修强行带走的噩梦,也有唐斯修死亡的悲梦;但怀里小安年一段时间后,她就一直没再梦到唐斯修了。

    不知今天怎么了,时隔唐斯修的死,都快有七年了,睡个午觉竟然又莫名梦到他了。

    “真的?”唐聿城追问道。

    无法从她此时的神情判断出,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在撒谎。

    “真的。一个梦而已,我干嘛骗你。”

    安小兔回答完,掀开被子下了床,准备走进浴室去洗漱。

    当年唐斯修的死,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释怀,一直压抑着;现在快要过年了,还是不要跟他提起唐斯修了,省得影响了他过年的心情。

    唐聿城一把拉住她,把她按坐在自己腿上。

    “我还有事问你。”

    “嗯?什么事?”她也不挣扎,安分地坐在他的腿上不乱动。

    他眼眸深邃,目光锐利地观察着她的神色,直接问,“你今天跟雅白回大学母校,遇到什么人或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