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57章 不要怂,继续皮!
    安小兔带着自家老公和儿子回到爸妈家时,看到萧雅白一家居然也在。

    “雅白,你怎么来了?”她有些惊讶地问了句。

    回爸妈家,也不跟她说一声。

    “想来就来,难道想来还得问过你的意见不成?”安母没好气地吐槽了女儿一句。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要是知道雅白也回来吃饭的话,我们就可以跟雅白他们一起回来了。”

    安小兔说完,就走过去逗刚睡醒的小萌宝了。

    小暖暖也特别喜欢这个香香软软,说话又很温柔的姨姨,于是一大一小就在一旁玩了起来。

    唐聿城坐在另一组沙发,一言不发地看着。

    然后过了会儿,耳边响起他三弟的声音,“羡慕吗?”

    “……”唐二爷。

    “羡慕也没用,小暖暖是我家的。”唐墨擎夜语气特别得意。

    记得小侄子才一岁多一点,他二哥那会儿也还没忘记小兔嫂子,小侄子几乎24小时没离开他二哥的视线,他让二哥给他抱一下小侄子,结果他二哥冷冷地说,想抱孩子,让他找人生去。

    那时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突然离开的雅白,然后觉得这话特别扎心。

    于是,这仇就被他记下了。

    “信不信我一脚能把你从这儿踹飞出去?”唐聿城丢给他一个冷冰冰的眼神,看那架势,是认真的。

    唐墨擎夜嚣张的气焰一下子就焉了,不说话了。

    感觉肩膀被拍了一下,他转过头,见是自家老婆,如果不是有太多人在,他肯定就凑过去告状说‘有人欺负你老公’了。

    “不要怂,继续皮!你二哥敢欺负我老公,我就敢欺负你二哥的老婆。”她压低了声音,忍着笑在他耳边低语道。

    唐墨擎夜强忍着想将她抱入怀里的冲动:果然还是老婆对他最好。

    “算了,你老公是那种心胸宽广的人,不跟他计较。”得到了安慰的他,一副宽容大度的姿态挥了下手。

    萧雅白扯了下嘴唇,笑而不语。

    稍后,安母看了眼时间,准备去做晚餐了,结果被安小兔拉住,说晚餐她跟雅白来做就行了,让她母亲坐着等吃饭就行。

    将近十个人的饭菜,她母亲又上年纪了,一顿忙活下来,估计累得没多少胃口吃饭了。

    安母见女儿坚持,就只好坐在客厅里,逗逗两个可爱的小外孙。

    唐聿城是个话少的,翊笙也一样不爱太说话,唐墨擎夜就只能跟安父聊天,偶尔,另外两个男人会插一两句话。

    气氛有点儿微妙,也有点儿诡异。

    吃过晚饭,又待了好一会儿。

    安小兔跟萧雅白才跟着自家老公,带着孩子离开。

    安母站在门口目送他们,直到电梯门关上了,她才转身走回屋里。

    突然无比感慨地跟丈夫说,“我以前总认为上天不公平,到现在才发觉我简直是人生赢家,生了一个女儿,然后小兔又给我带了一个女儿回来,两个女儿嫁的还是R国顶尖的同一个豪门;现在,小兔又把我儿子带回到我身边,我们翊笙不仅没有长歪,还变得那么的优秀,有种后半生开了挂的错觉。”

    “不是你的错觉,就是开了挂,小兔这个外挂还是你生的。”安父笑着附和道。

    其实他觉得真正开挂的是他们家小兔,还是他们的福星。

    如果不是小兔,估计他们一辈子都无法和翊笙这个儿子相认吧。

    “那我以后要对这个外挂好点儿。”安母笑着调侃道。

    楼下

    安小兔刚坐进车里,就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怎么了?是不是着凉了?”唐聿城立刻紧张地问,还抓起她的双手,不冷,是温的。

    “不是,就是突然感觉鼻子有点儿痒,我觉得可能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了。”安小兔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真没事?”他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遍。

    “真的没事,哪里不舒服,我会告诉你的,好了,开车回家。”他太过于小心翼翼的态度,让安小兔有些无奈又窝心。

    他又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确定她真的没有一丝异常状况,才利落地启动车子离开。

    兄弟俩是同时回到唐家的。

    今天和翊笙去医院,给她检查身体,以及后面调理治疗的事,萧雅白也没想过瞒着安小兔,回到唐家后,就把安小兔找去了书房,把整件事告诉她了。

    唐聿城洗完了澡,又等了一会儿,才看到安小兔回房。

    看见她眼眶有点儿红,他立刻皱起了眉头,紧张地问,“雅白跟你说什么了?”

    安小兔一想到雅白当年生小暖暖时,在鬼门关走了一趟,还伤了身体,心里就很难受,也后怕不已。

    身在异国他乡,幸好雅白命大挺过来了,不然她没法想象那样残忍的场面。

    想到这儿,她摇了摇头,就忍不住抱紧了眼前这个男人。

    “兔子,给我说说。”他将她颊边的发丝拨到耳后,轻声说道。

    她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下语气,才说,“雅白当年在国外生小暖暖时大出血,伤了身体,医生说很难再有孩子了;可是雅白一直都很喜欢孩子,还想再要孩子,今天就找了翊笙给她做检查,翊笙能治好。我就是想到雅白当年生小暖暖时那么危险,心里就忍不住难受罢了。”

    听完了她的话,唐聿城抿唇陷入了沉思。

    过了几秒,他说,“别想那些不好的事了,往好处想,雅白这不是带着小暖暖安然归来了吗?”

    安小兔想了想,‘嗯’了一声。

    不管是她,还是雅白,都安然回来了;凡事往好处想,世界就不会被黑暗侵蚀了。

    “去洗澡吧,还是要我帮你?”他的大掌拍了下她的臀部,轻笑说道。

    “不用不用,你帮安年去,我自己会洗。”安小兔吓得赶忙从他怀里跳出来,转身溜进了浴室。

    而唐聿城则在旁边的沙发坐下,闭上眼睛沉思刚才安小兔给他说的,萧雅白生小暖暖时有生命危险的那些话。

    当年小兔生安年还挺顺利的。

    所以,在现在他和小兔计划的里,是等她身体好后,再生个女儿,可他忘了将生孩子是有危险的这个因素考虑进去。

    是他疏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