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52章 又不是她的小祖宗
    萧雅白正在厨房里做早餐,听到女儿的声音,立刻从厨房出来了。

    "宝贝儿怎么了? "

    她快步走到客厅,发现小萌宝竟然没穿鞋子,赶忙把小萌宝给抱了起来,用温热的手掌捂着女儿有些冰凉的脚掌,  抱着回了房间,“怎么没有穿鞋子,脚不会冰冰的吗?

    '暖暖看不见麻麻和爹地了。"小萌宝眨了眨眼睛,模样看起来有些可怜巴巴的。”麻麻跟你爹地在厨房给小暖暖做早餐呢。"萧雅白解释着,帮女儿把小棉拖穿到粉嫩可爱的小脚_上,"有小暖暖喜欢吃的豆花哦。

    今天起来的早,再加上也有工具和材料,还有个男人帮忙,就抓了两把黄豆子给她家宝贝儿做豆花了。

    "真的吗?暖暖要吃两碗豆花,要甜甜的,暖暖好久没吃豆了。”小萌宝伸出三根小手指,激动地说道。

    萧雅白默默地把蠢萌女儿其中一根手指掰下来.

    来,

    麻麻带你去刷牙洗脸,换好衣服就可以吃豆花了。”

    说完,牵着小萌宝走进浴室了。

    ******

    司幕天作为这部剧中的男二,也是戏份很重的一个角色,  因为在剧组受重伤这事,又是司家最得宠的小少爷。

    周末的时候,导演亲自去医院探望’了司幕天,并且问了司幕焱的意思,关于司

    幕天伤好之后,会不会继续出演这部剧的事,如果司幕天不能继续拍这部剧了,他们也好另外再找人来演这个角色。

    像这种中途换人演的,对拍摄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只要找个何时的理由让剧中的角色伤了容貌,又或者说这个角色之前一直是带易容面具的,如今以真面目示人什么的,很简单的一个事。

    当然,如果司幕天还想继续拍这部剧,他们就先拍着其他角色的戏,距离原计划杀青,还有半年呢,等司幕天伤好回归,其他戏份也应该拍得差不多了。

    到时候只拍司幕天跟其他人的对手戏,很快的。

    司幕焱清楚明确得回复导演说,等他弟弟伤好了就回剧组。

    于是,司幕天不在剧组的日子里,唐墨擎夜感觉整个人的身心都特别舒爽,每天拍戏都更加用心了。

    这天中午。吃过午饭后,萧雅白看了下日程表,下午只有一场她的戏,而之后的几天,都没有什么时间。

    想到.上周去探望司幕天时,  他命令她每周必须去探望他一次的事。

    她沉思’了一会儿,走到唐墨擎夜身旁,笑着跟他解释说,"小幕上周指着我的鼻子说,他是为了救我而受伤的,他伤好之前,  我每周都必须去看他一次,还说这叫表面功夫要做到位,我看今天下午就只有一场戏,戏份也不多,  想把这场戏放到明天,  今天去看看他,后面就没有时间了。”

    '可以,顾川要照顾小暖暖,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开车,让保镖送你去。

    "唐墨擎夜没有考虑多久就答应了。

    如今司幕天已经不记得雅白了,这个人对他根本构不成威胁了, 所提的这些要

    求也算是情理之中,他不是那种完全不近人情的人。

    得到他的应允,萧雅白打了个电话给司幕天,跟他说自己等会儿去医院看望他的事。

    见他没有什么意见,便从剧组出发了。

    她没忘记上次空手去,被司幕天狠狠怼了一顿的事。

    水果店里就是最贵的水果篮,她都觉得拿不出手,毕竟那个人吃的水果都是进口的,万一他觉得廉价了,指不定又要狠狠教训自己一顿。

    用手机在网上查了一下江城比较奢侈的进口水果店。

    她也不知道司幕天比较喜欢吃什么水果,  只记得他,上回吃的是顶级的进口青提,店里是限购的,挑了一串,然后又挑了些别的,都特别新鲜。

    等让店员帮忙打包成果篮时,发现都

    是自己喜欢吃的,囧!

    买好了果篮,又买了一束百合花。到了医院,司幕天的病房门口。

    敲了门刚走进去,就听到司幕天教训的声音响起了,  怎么这么久?萧雅白你两个小时零四十七分钟前打电话给我,  说一会儿来看本少,在你的时间观念里,一会儿是两个小时零四十七分?

    “我以为你要午睡,就来迟了一点儿。"萧雅白还算淡定地说道。

    “你以为?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了?我想着你是日理万机的大明星,说一会儿来,很快就到了,结果你让本少等了那么久,还耽误了本少睡午觉,  简直是罪该万死!”司幕天看她神色淡定自若,完

    全没有一点儿知道错的自觉,气得脸都黑了。

    萧雅白没搭理他的话,自 顾说说,”司少,问你个问题。  ”

    从一开始得知他忘了很多人很多事

    后,她就觉得他很陌生,但经过这几天的冷静,又觉得就算他忘了很多人很多事,

    可他还是那个他。

    有些东西变了,但有些东西又没有变。

    “说。“他沉声命令。

    “你的伤还没好,这样大呼小叫的,脑袋不会疼么?”她问道。

    以前重感冒,说话大声点儿,脑袋都疼得受不了,只想一动不动地在床上躺尸,  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也不想任何人跟她说话

    司幕天脸色又黑了几分。她问的这是什么鬼问题?

    不过经她这么一说,他才发现不仅是伤口,整个脑袋都疼。

    该死的!都是这个女人给气的。

    “给我倒杯水。"他躺在病床上,  颐指气使道。

    “哦好。"萧雅白应着,迅速转过身,给他倒“了一杯温水。

    司幕天喝了一口,有点儿烫嘴,  "烫了,重新倒。”

    若不是见过司幕焱是怎么伺候这个小恶霸的,萧雅白还真会怀疑他是不是在整自己。

    "烫了你不会吹一下再喝吗? "她没好气说道。

    又不是她的小祖宗,更何况,她家小暖暖都还没有这待遇呢。

    都多大个人”了,以前也没见他矜贵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

    不会! "他语气沉了几分,有些不悦。

    “要不我给你吹吹?”她故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