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21章 有没有跟你说见家长的事?
    安老撑起一抹笑,语气慈祥回道,“不了,家里还有些事,改天吧。”

    安小兔见她爷爷脸色不太好,笑容很僵硬,猜想应该是与她哥的事有

    关。

    她怨爷爷当年的包庇行为,可现在看到她爷爷这样,或许还在为当年

    的事感到内疚自责不已,她心里莫名有些不好受。

    她爷爷的身体没有唐爷爷的硬朗,也不知道将来还能活几年。

    这是她的爷爷、她父亲的父亲,或许她圣母吧,觉得没必要再拿二三十年前的事来折磨这个老人了。

    “翰翰去幼儿园了,家里还能有什么事?就算家里有事也轮不到你操心;况且,来都来了,应该也快开饭了,爷爷先吃了饭再回去吧。”安小兔上前挽着安老的手臂,朝客厅里面走去。

    安父也淡淡地附和道,“如今蕴庭回来了,就一家人坐下来吃个饭,庆祝一下吧。”

    安老听着父子俩这样说,眼眶泛红,闪着泪光点了下头,没有坚持离开了。

    走进客厅,安小兔对唐聿城说,“我去厨房看一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说着,就朝厨房走去。

    “哇!翊笙你什么时候来的?”安小兔看他在帮母亲的忙,笑着问道。

    “你以为翊笙像你啊,单纯来蹭饭的?”安母笑着打趣女儿,“还有,翊笙也是你叫的吗?没礼貌,要叫哥,听到没有?”

    “妈,你说什么?抽油烟机声音太大,我听不清。”安小兔眨了眨眼睛,佯装茫然问道。

    她叫翊笙叫了好几年,都叫习惯了,现在让她改口叫哥,感觉怪怪的。

    反正 翊笙是她哥,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实,又不会因为一个称呼而改变。

    “啧啧!不知谁小时候哭着缠着我,说要我给你生个哥哥的。”安母故意嘲笑她道。

    “谁啊?”安小兔歪着脑袋,好奇地问。

    安母瞪了她一眼,不说话了。

    这臭丫头就会装死。

    看到新鲜出锅的菜是她喜欢吃的,安小兔刚伸手,结果被母亲拍了一下手背。

    “哥,妈打你的宝贝妹妹。”某兔捂着手背,委屈巴巴地告状。

    却没想到翊笙一点儿也不帮她,“妈,这种事下回放着让我来,小兔皮粗肉厚的,打疼了您的手。”

    “……”某兔。

    掀桌……

    说好的护妹狂魔都是国家发放的呢?画风跟她曾经幻想的严重不符,虐妹狂魔是什么鬼。

    被打了手背,安小兔没敢继续伸爪子了,把手洗干净,把做好的菜端出去。

    饭桌上。

    安老没怎么说话,吃着饭,时不时偷偷打量一下翊笙。

    翊笙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忍住了。

    最终,安老还是没忍住,问道,“翊笙,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有想过进医院工作吗?”

    像是怕在场 的人误会,说完他又解释了一下,“我没有要干涉的意思 ,就是随便问一下。”

    “暂时没有工作的打算,”翊笙淡淡 地回答。

    以他目前的生活方式和开支,就算他一辈子不工作,银行卡里的存款也花不完。

    如果以后有他自己的家庭的话,他或许会考虑开家医院,主要是没人管束,不过他觉得这种可能是不可能的(坐等打脸)。

    “哦,……”安老点了点头,没再继续问了。

    吃过午饭。

    安老想继续待在儿子家的,但最终没有待太久,就离开了。

    翊笙跟父母说了一下他已经看好房子的事,并将地理位置和环境跟父母说了一下,并表达了自己喜静的因素。

    安母却觉得他肯定是在为他们省钱,才找了两套不旧不新的房子的,便表示 他们有钱,可以挑环境和地段都比较好的房子。

    翊笙说了一下自己的存款,十位数往上,还说买房的钱他还是有的,用不着他们掏钱。

    安母没想到他那么有钱,她跟丈夫存款都不及他的零头,便没再坚持他们掏钱来买房了。

    看儿子这么有主见,做事条理分明,沉稳内敛,安母也没什么可操心的了。

    现在唯一让她挂心的就是雅白跟三少的事……

    晚上

    安母打了个电话给萧雅白。

    “安妈妈晚上好。”电话那头,萧雅白温笑打了声招呼,猜不到安母打电话给她有什么事。

    “雅白,在江城拍戏会不会很累?安年没有给你添麻烦吧?”安母寒暄道。

    “说不上很累,也不能说不累,还好吧;安年来了后,跟小暖暖形影不离,还让我省心了不少。”

    萧雅白知道,如果自己报喜不报忧,反而会让安母觉得她工作肯定很辛苦,替她挂心呢,因此,如实回答才是最好的。

    “安年跟小暖暖听话就好,你在江城好好照顾自己,三少不是住在你隔壁吗?反正他对你好,你也不用矫情拒绝,大大方方接受就行了。”安母慢慢将话题引到唐墨擎夜身上。

    却并不知道某人厚着脸皮登堂入室了萧雅白的住处。还将原本改成书房的客房,又迅速改回成房间,让安年跟小暖暖两兄妹住,而他则无赖地住进了萧雅白的房间。

    “我才不会跟他客气呢。”萧雅白笑着回答道。

    想到某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男人,她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这就对了,毕竟以后是要跟他做夫妻的,太客气就显得生疏了。”安母笑着说着,然后试探地问。

    “对了,三少有没有跟你说过,带你回唐家见家长的事?如果他跟你提了,你就认真考虑考虑,一直吊着唐家的长辈不好,久了,会给人一种心高气傲的感觉,唐家的人都挺好的,三少他母亲也是很好说话的,不会发生婆媳关系不和睦这种事的。”

    他们以为小兔已经死了的这几年,墨采婧经常来走动,跟她说说体已话啊,还说以后聿城、安年会给他们养老的什么的。

    萧雅白挑了下眉,如果她现在还听不出安母在帮某个男人说好话,那她的脑子就是浆糊做的。

    因为下午在剧组时,某人就又跟她提了一下见家长的事,还说如果可以,最好是年底之前跟他回家吃个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