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20章 做错了吗?
    安老看着儿子的背影,一时间脸色变得很复杂,字面上的意思,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两天,儿子、儿媳妇对自己的态度冷淡很多,安老心里就忍不住觉得很难受。

    而且他还不明白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这时,门铃声响了。

    安老犹豫了一下,示意贴身侍佣去开门。

    站在门外的翊笙看到给他开门的是安老的贴身侍佣,眼睛微眯了一下,神色自若地朝那侍佣点了下头,没说什么,就走进屋里了。

    安父刚才回房是去拿一些资料的,回到客厅,看到翊笙来了。     立刻高兴地说,“翊笙你来了,你l-妈正在做饭,很快就好了,小兔跟聿城等会儿就到。”

    “嗯,我去厨房看一下。”翊笙像是没看到安老般,说着,就转身朝厨房走去。

    厨房里

    安母看到儿子进来,立刻眉开眼笑说,“翊笙饿了吧,你出去跟你爸聊会儿天,再等半个小时就好了。”

    “爸可能有事要跟安老先生聊。”翊笙走了过来,问,“我帮你打下手,有哪些没弄好的?”

    “不用不用,你出去待着就行。”安母连忙拒绝,可舍不得儿子帮自己做事。

    “你脚伤没好,久站会影响恢复,过几天我就要回C市了,要是到那时还没完全好的话,我会很烦恼的。”停顿了一下,翊笙又补了一句,“以前小兔做饭,我也会经常帮她的忙。”

    表示自己并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

    安母听他这么说,顿时觉得心里暖烘烘的,再一次在心底感谢上天把这么好的儿子送回到她身边。

    也没再推辞了,吩咐翊笙帮自己把一些没洗的菜给洗干净。

    过了一会儿,翊笙又说,“还有,我觉得我性取向是正常的,不喜欢男人,但目前也没有想谈恋爱的打算,你跟爸不必为我的终身大事操心。”     安母仿佛听到了很震惊的事般,转过头看着他。

    缓了好几秒,才说,“可是你之前又说……喜欢男人?”

    自从知道翊笙是她儿子后,昨晚她翻来覆去想了大半夜,才终于接受儿子是Gay的事实,想着不管他喜欢男人还是喜欢女人,只要他幸福就好了。

    “我只是想委婉拒绝你帮我介绍对象的事,才那样说的,谁知道你会那么热情。”翊笙还是那淡然如水的态度,并没有尴尬或不自在,“反正你跟爸别管我有没有对象的事了,就算一辈子不娶老婆,将来安年也很乐意给我养老的。”

    “……那行吧,以后我不管了。”安母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

    想想,她之前在网上看到很多新闻,因为父母催婚、逼婚,嫁娶不如意,婚后不幸福的,还有的因为不堪父母逼婚太紧,而自杀的。

    她家翊笙才回到他们身边,她可不想跟儿子闹矛盾,逼得翊笙讨厌他们。

    俗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以后她不管了。

    外面客厅

    安老看完儿子递给自己的那份DNA亲子鉴定,看到鉴定报告上说儿子儿媳妇跟翊笙是父/母子关系,泪水涌上眼眶,拿着鉴定报告的双手颤抖不已,脑子一片空白无法思考,张着嘴,好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贴身侍佣看见自家主子这么激动,又想到老爷子才出院没多久,怕情绪太激动,会出什么事。

    冒着以下犯上的危险,弯着腰拍了下主子的肩膀,轻喊了句,“老爷子?”

    “嗯?”安老有些茫然地应了声,紧接着理智就归位,回神了,他声音发颤地问,“邵华,你是说……你是说翊笙是蕴庭?”

    “对。”安邵华掷地有声回答,言简意赅地将相认的过程说了一遍,表示DNA亲子鉴定是聿城拿去做的,不存在伪造的可能,最后还说,“不过我是不会让翊笙回安家的,你也别想再塞安家的那些东西给翊笙,我们全家都不稀罕,我也不想再一次失去翊笙了。”

    他这番话,是带着怨气的。

    当初,要不是他父亲要将安氏集团的股份塞给小兔,就不会被安娉婷多次算计了。

    即使司空少堂将小兔视为敌人,如果没有安娉婷的帮忙,或许小兔不会跟聿城、小安年分离了好几年。

    如今司空少堂早就死了,安娉婷和薛碧蓉也得到了应得的惩罚。

    可是他没忘记当年儿子的事是安皓辉一手安排的。

    安皓辉只是瘸了一条腿而已,现在还是安氏集团的掌权人,他可不想安皓辉有想出些阴谋诡计来对付他们一家。

    “……”安老一时说不出话来。

    他自知当年要不是他护着小儿子,就不会逼得儿子跟自己断绝关系,一消失了就消失二十几年了。

    “还有,小兔跟我商量过了,几年前你给小兔的那些股份,她会找时间,把股份还给你。”像是怕他父亲拒绝,安父又补了一句,“小兔不想拿着那些股份,却整天心惊胆战的,怕安皓辉什么时候又算计到她头上,或者安年头上;你要真想弥补当年的事,就把股份收回去,别给我们添麻烦。”

    给他们添麻烦?安老听到他这句话,脸色唰地灰白,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打击般。

    他不知道该如何弥补大儿子一家,又看大儿子经济一般,才想经济扶持一下大儿子的,结果到头来,竟然成了给他们添麻烦。

    他只是想弥补而已,做错了吗?

    一时间,气氛变得很僵硬。

    该说的基本都说了,安父也就没有继续说难听的话。

    过了好半晌。

    安老才很是疲倦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

    说完,从沙发站起身。

    安父见他转身,打算离开,便问了一句,“不吃了饭再回去?”

    安老脸上闪过一抹犹豫,最终还是拒绝了,“不用了,我只是来问一下怎么回事而已。”

    闻言,安父也没有挽留,把他父亲送到了门口。

    安小兔跟唐聿城刚走到门口,就看到门扉打开了,她爷爷带着侍佣从里面走出来。

    “爷爷,您不吃了午饭再回去吗?”她淡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