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19章 我们结婚后的每一件事,我都记得
    尽管唐聿城昨晚和以往相比,已经很节制了,可安小兔还是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点多才起醒。

    睁开眼,正好对上他的眼睛。

    “你怎么还没起床?”她脸颊微红问道。

    “想等你一起。”他吻了一下她的脸颊,说道,“我记得你以前说过,醒来时能看到我,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那时候,他还是‘枭狼’特种部队的领袖、最高指挥官,很忙;晚上‘欺负’了她之后,第二天她无法起床跟他一起吃早餐,甚至有时到中午,他下班回来,才叫她起床吃午饭的。

    “你还记得……”安小兔泛红着眼眶,扑到他怀里。

    “我们结婚后的每一件事,我都记得。”他看着怀里的她,目光愈发柔和。

    回想,他们竟然结婚快七年了,可他却觉得他们才结婚没多久。     或许跟他忘了这几年记忆有关吧。

    想到这儿,唐聿城抱进了怀里的人儿。

    她还能回到他身边,绝对是上天最大的恩赐。

    两人在床上腻歪了一会儿,才起床洗漱,然后衣装整齐下楼吃东西。     楼下大厅

    安小兔跟某人一起吃完东西后,慵懒闲适地靠坐在沙发上。

    “聿城,咱妈之前跟我说过打算买房的事,翊笙早上发消息给我说,他看好房子了,那个小区不是新开发的,快有十年了,中老年人比例多些,地理环境也不错,正好咱爸妈也上年纪了……”她对身旁的男人说,“我感觉挺好的,就是担心会不会委屈了翊笙?”

    她母亲昨天才说买房的事,翊笙今天就说看好房子了,做事果然雷厉风行。

    唐聿城分析说道,“我觉得翊笙不是那种委曲求全的人,翊笙喜静,那小区中老年比例多,氛围会比较和谐;中老年人早睡早起,不会像年轻人那样吵吵闹闹,折腾到大半夜,正好符合他喜静的性子;中老年人多,咱爸妈就算搬到新家,也不会觉得孤独,没人聊天什么的,两全其美,挺好的。”

    虽然他这样说,但安小兔还是知道她哥翊笙优先考虑了他们父母的。

    翊笙的确是喜静,如果他是一个人,买房肯定是买地段不太好的别墅,那样,就没人打扰他做实验,或者一看书就看一上午、一下午了。     “我问一下翊笙什么时候看房,如果这周的话,我们也跟去看看。”安小兔说着,就上微信发消息给翊笙。

    过了几分钟,翊笙回复了消息说周末,等雅白从江城回来,再一起看房,还说他准备过爸妈那边吃饭。

    跟着又补了一句,说是从母亲那里听说的,他们爷爷好像知道他的事,中午可能会过来。

    “聿城,中午回咱爸妈那里吃饭吧,翊笙说爷爷可能中午要过去,也不知道爷爷怎么消息那么灵通,好像已经知道翊笙的事了。”安小兔对身旁的男人说道。

    “你昨晚发的朋友圈。”他语气淡淡地推测,“如果没有刻意屏蔽你爷爷的话,他看到那段话,心里肯定有疑惑,打电话问咱爸妈怎么一回事,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时,咱爸妈估计就如实说了。”

    “哦……”安小兔了然应得有些发虚。

    她这个微信,是回到他身边之后注册的,好友都是家人;昨晚发的动态,确实没想过要屏蔽她爷爷。

    “走吧,我陪你回去一趟。”

    他从沙发站起来,朝她伸出手,把软绵绵的她给拉起来。

    跟管家打了声招呼,便出门了。

    ……

    安母扭到的脚已经好了七八分了,这会儿正在厨房里做午饭。

    “小兔刚打电话来,说她跟聿城中午也过来吃饭。”安父走进厨房,对妻子说道。

    “安年呢?”没听到小外孙,安母随口问了一句。

    “小兔说安年今早带着保镖坐飞机去江城了,说是去找小暖暖玩。”安父解释说。

    安母很不赞同地说,“安年才几岁,小兔怎么放心他一个小孩子去江城?安年想去江城,可以等这周末他三叔回来了,星期天再一起去,也不迟啊。”

    上回安年跟小暖暖被安娉婷谋害的事,她现在想起还心有余悸;就算安娉婷已经被制裁了,可外面坏人这么多,她的小外孙又长得那么好看,说不担心是假的。

    “有两个保镖跟着呢,保镖都是聿城亲自挑的,能有什么事?”安父忍不住替女儿说话。

    安母还想说些什么,就听到门铃声响了。

    她赶忙催促丈夫,“快去开门,估计是翊笙到了。”

    安父离开厨房,走去开门。

    看到门外站的是他父亲,安父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但还是请了安老进来。

    安老带着贴身侍佣走进客厅,眼睛浑浊,目光却锐利地打量了眼屋子的四周。

    “你认了翊笙做干儿子?”安老问道。

    他是偶然间看到小兔发的动态,见小兔自称翊笙为‘我哥’,以为是儿子跟儿媳妇认了翊笙当干儿子,便打了个电话询问,不过儿子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的,没有给个明确答案,这才亲自跑上门,打算问个清楚的。     “不是。”安父语气有些冷淡地否认。

    当年的事,经过了将近三十年的沉淀,在加上他父亲这几年频繁来走动,他对父亲的恨意已经快要消失殆尽了。

    然而得知翊笙是他跟妻子的儿子后,当年的事仿佛昨日重现,历历在目;即使不恨,也对他父亲满腹怨气。

    所以,昨晚唐、安两家吃饭,他也没想过叫他父亲来;今早,他父亲打电话来问时,他并没有直接告诉他父亲,翊笙是他亲生儿子的事。

    不过他也知道,翊笙是他亲生儿子的事,是瞒不了多久的。

    安老眼底闪过一抹复杂,似乎是想起了往事,执意想将事情弄清楚,“可是小兔在朋友圈动态里,说翊笙是她哥,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安父没有多解释。

    也不等安老再开口问话,就转身回了房间。

    安老看着儿子的背影,一时间脸色变得很复杂,字面上的意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