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18章 那你就快动手吧
    她双手抓着衣服领口,“我我我要洗澡。”

    “先让我吃个前菜,等会儿再一起洗。”他说完,低头吻上她的唇。

    安小兔看他坚持,犹豫了一下,选择了放弃挣扎。

    算了,这男人这阵子憋了那么久,就让他偶尔任性一次吧。

    “兔子,脱掉我身上的衣服。”他离开她的唇,低沉磁性的嗓音带着不容违抗的霸道。

    下一秒,吻上了她的锁骨。

    听到他这样的要求,安小兔轻颤了一下,微喘着气,迟迟不敢动手。

    等不到她的动作,他惩罚性咬了一下她的锁骨,将她身上的外套褪下。

    “乖,这叫礼尚往来。”

    “……”安小兔。

    礼尚往来是这样用的?

    “快点儿。”他声音微沉催促,大掌从她衣服底下探了进去,往上,覆上她的柔软。

    被他碰到很敏——感的地方,安小兔感觉背脊滑过一股电流,酥酥麻麻的,忍不住喘了一下气,“你、你别乱动,我、……我帮就是。”

    话落,她抬起微颤的双手,缓慢地解开他的衣服纽扣。

    唐聿城幽暗地深邃眼眸蕴含火光,凝视着她紧张又害羞的绯红小脸,她垂着眼眸,长而卷翘的睫毛轻轻扇动,唇瓣微张,小心翼翼地喘气,正在解自己衣服纽扣 的双手,十指抑不住地发抖。

    他一时玩心大起,迅速低头将温热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根,紧接着咬了一下她染上粉色的脖子。

    安小兔正专心地给他解衣服纽扣,被他这么一闹,吓得‘啊’地低声惊呼。

    回过神,她推了推他,“你,你不许乱动,等会我不帮你了。”

    “好,我不乱动国。”他一本正经地站直了身体,和她拉开半步的距离,好让她能尽快把自己身上的衣服给褪掉。

    安小兔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底的羞怯感 。

    暗忖:不就脱个衣服吗?以往他脱了她那么多次,现在她要把便宜给占回来。

    这样想着,她手也不怎么抖了,一鼓作气将他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

    “好了。、”她像是完成了很艰巨的任务般,长长舒了一口气。

    “裤子呢?”他淡淡地提醒。

    什么、什么?安小兔微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你自己脱,”她咬了下唇说完,矮下身子,从他手臂下溜了。

    唐聿城伸手将想要逃跑的她给拎了回来,一副老干部的严厉语气说,“继续,做事不能半途而废,要有始有终。”

    “我、我不敢了、。”安小兔把手藏到后面,脸颊发烫得厉害,不敢与他对视。

    某人像拐骗小红帽的大灰狼,声音温软魅惑诱哄道,“有什么不敢的?这叫夫妻之间的情-=趣,也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更何况更亲密的事我们都做过无数次了;兔子你难道没想过曾经‘欺负’你那么多次的男人,被你翻身为王,成功扒了衣服,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吗?”

    “……”安小兔。

    她刚才是想过把便宜给占回来的,可临时怂了。

    现在听他这么说,好像有点儿心动了。

    像是看出她动摇了,他继续鼓励说,“来吧,你今晚对我怎样为所欲为,我都不会反抗的。”

    安小兔缓缓将目光移到他腰间的皮带上,却看到了藏在他西裤底下的蓄势待发,连忙把眼睛闭上,忙不迭摇了摇头拒绝。

    说实话,她还没敢直视他那里。

    即使以前用手帮过他,光是感觉到那尺寸,她就有些害怕了,根本不敢看。

    都到这种地步了,唐聿城是不会让她就这样退缩的。

    不过,他也没有逼她继续。

    而是低头,再一次吻上她的唇 ,与舌交缠,一手握住她的细腰,另一只大掌撩拨着她的易燃点。

    没过一会儿,她便情迷意乱,喘着气靠在她怀里了。

    他的大掌不甘于被衣服束缚了行动,在她被自己吻得无法思考时,轻而易举将障碍物除去,随手丢在地上。

    最后,抱起她,朝床的方向走去。

    轻柔地将她放到柔软的床上,俯身,欺上她。

    他压抑着体内的渴望,很耐心地在她身上每一处地方都点了火,就是不进去。

    安小兔额头冒了一层薄汗,被他撩得很是难受,每次她以为他要来了,结果只是她以为而已,他迟迟没有做出一下一步动作。

    “聿城,你快点儿。”她目光迷离望着上面的男人,放下了矜持求饶道。

    “别急。”

    他同样忍得很辛苦,将大掌从她下边抽离,语气有些紧绷和压抑。

    “你……”感觉到他突然退了出来,安小兔差点儿没难受得喊了出来,有些憋屈地捶了一下他的胸膛,“你故意的。”

    “真聪明,被你猜对了。”他竟然坦然承认了。

    握紧她的腰,一个翻身,让她坐在自己身上,继续在她身上点火,打算将她仅剩下的矜持和理智都逼崩溃。

    他说道,“以往我太宠着你了,总是我在出力,今晚,轮到你取悦我了,想要什么,自己来。”

    安小兔想哭给他看,这个可恶的男人,明胆是他点燃的火,结果却要自己来灭。

    “唐聿城,你给我等着!”

    今晚她不弄得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就不叫安小兔。

    “嗯,我等着呢。”他轻笑,故作好心说道,“兔子,要你老公教你接下来该怎么做吗?首先你应该把我身上的左右障碍物都清除掉,然后坐上来,再然后,……”

    “你给我闭嘴!”安小兔瞪了他一想,想拿东西把他的嘴巴给封住。

    “那你就快动手吧。”奸计得逞的某人故作淡定说道。

    安小兔被他激得处于脑子发热状态,没一会儿就真的将他身上的障碍物全部丢到地上了。

    在她准备下一步动作时,唐聿城翻身,将主权夺回手里。

    “兔子已经做得很好了,接下来的事交给我。”

    现在她的体力不太好,他可舍不得让她来取悦自己,再者,若是她在上面折腾累了,最终憋屈的还是他。

    “你说话不算话。”她不满地抗议。

    她都想好要怎么对付他了,结果他突然变卦了。

    “下回,等你体力恢复了,你想怎样,我都配合你。”他说完,将房间内的灯关掉,只留下床头的一盏昏暗小台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