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13章 身世揭晓(3)
    之后,安母又详细地问了翊笙这些年是怎么过的。

    翊笙也很耐心,用轻描淡写的语气回答安母所有的问题。

    安母听着他的讲述,时不时就红了眼眶。

    聊到深夜十一点了,唐聿城看儿子熬不住了,趴在他腿上昏昏欲睡的模样,特别可爱。

    “爸、妈,时间不早了,我跟小兔先回去,等会儿还要把DNA亲子鉴定样本拿去给人做鉴定,明天出了结果我就立刻打电话告诉你们。“

    安母心里不舍,想跟翊笙再说会儿话,也知道时间不早了,而家里又没有多余的房间可以住人的。

    最后,只能依依不舍地送夫妻俩和孩子,还有翊笙离开。

    唐聿城先是送翊笙回到住处,跟着把DNA亲子鉴定样本送去给人做鉴定,最后才回唐家庄园。

    管家有些惊讶地看着原本应该回到C市,结果现在却是回来唐家的两位主子。”二少爷,二少夫人?“

    “临时有事,暂时不回C市,”唐聿城淡淡地解释了句,抱着睡着的小安年,和安小兔并肩走上楼了。

    本来安年今天跟他三弟去江城的,不过小家伙临时改变主意,说想再陪他曾祖父两天再去,不然他曾祖父几天看不到他,会很想他的。

    看到儿子这么懂事,他心里是感到很欣慰的。

    一如以前那样给儿子洗完澡,让儿子放到床上安顿好,会回自己的房间。

    安小兔这会儿已经洗完澡,让儿子放到床上安顿好,会回自己的房间。

    安小兔这会儿已经洗好澡了,正在吹头发,看到唐聿城推门走进来,她从容地把吹风机给关掉。

    “聿城你说,翊笙真的会是我哥吗?”她按耐着激动问。

    以前,她从没听父母说过她还有一个哥哥的事;不过想想也对,那是爸妈心里一道一辈子也常用消除不了的伤疤,不会提起也是正常的。

    “这样的事,概率非常小,不过我觉得应该是吧,”他走到她身边,拿过她手上的吹风机,帮她把头发吹干,给她分析说,“太多巧合了。

    翊笙的年龄跟你哥是一样的,以及那块玉坠,还有翊笙说想起小时候是被人扔河里的,而咱爸妈也说当初那个孩子,是从河里打捞上来的……”

    “最主要的是,当初翊笙第一次见到你,就对你有一种特殊的感觉,而咱妈好像一开始就特别喜欢翊笙;就好比你当初在C市遇上安年,不也是特别喜欢安年吗?这些现象,大概是血浓于水产生的一些共鸣吧。”

    他不记得这几年的事,安年离家出走遇上小兔,还是小兔跟他说的。

    “想到翊笙很有可能是我哥,这种感觉好奇妙。”安小兔抱着他,轻笑说道。

    或许是翊笙这几年都像兄长一样照顾她,她也将翊笙当成极好的朋友 。兄长来看待。

    所以,知道翊笙很有可能是她哥,她没有一丝排斥感 ,甚至还觉得很开心。

    唐聿城淡淡地笑着,说道,“恩,咱爸妈今晚估计会又期待又紧张得睡不着了。”

    “唐聿城你说,如果我爷爷还有安皓辉知道翊笙是我哥后,安皓辉会不会因为怕安氏集团被夺走,又企图对我哥使什么阴谋诡计?”安小兔微蹙着眉头,有些担忧地问。

    她没有发现,DNA亲子鉴定还没出来,她就已经翊笙‘哥’了。

    她以前不知道,原来安皓辉是谋害她哥,害得她哥跟她爸妈分离二十几年的凶手。

    想到她母亲跟他们说了当年的事,她爷爷当年以为薛碧蓉怀的是儿子,为了不让她爷爷的孙子没有爸爸,而包庇着安皓辉。

    她爷爷也不想想,就是安皓辉害死了他的孙子的。

    父亲说她爷爷不喜欢她出身平凡的母亲,她忍不住阴暗地猜测:她哥死了,她爷爷正好可以给她父亲找个门当户对的千金。

    却没想到她父亲直接跟她爷爷断绝了关系,带着母亲离开了。

    越想,安小兔对她爷爷之前说为了弥补而给她的那些股份,实际不是弥补她的,而是因为她哥的死,爷爷为了良心好受一点儿,才给她的吧。

    她和她爸妈,向来就不太看重钱财,尤其是她嫁给聿城之后,物质生活很好,她对安家的财产也从未动过一丝贪念。

    至于翊笙,也是淡泊名利的人,就算她爷爷想将安氏集团给翊笙,翊笙也看不上。

    据她所知,早年翊笙跟在司空少堂身边,司空少堂对他很大方,再加上翊笙以前给道上的一些人医治,诊金也是很高的。

    翊笙大概给她透露过,他的存款十位数起步,具体多少就没说了。

    “他敢?除非他活腻了。”唐聿城冷哼了声,又温声安抚说道,“别担心,如果翊笙真是你哥,他以前能跟在司空少堂身边那么久,就证明他不是吃素的;再者,翊笙不行,不还有你老公吗?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

    (炸毛的某笙:唐聿城你特么说谁不行?有种你再说一次!看老子不一根银针废了你家老二!)

    “聿城,如果明天DNA亲子鉴定出来,证明翊笙是我哥,到时我把那些股份还给我爷爷好不好?那些股份在我手里,我哥也回来了,安皓辉如今又有儿子,他现在没那个心思,以后他儿子长大了,人心难免会变的,”安小兔用商量的语气跟他说。

    这件事,在他还没回复记忆之前,她也跟他提过,那时个的回答是不必怕安皓辉,那是她应得的。

    回想,因为这些股份,以安娉婷为主的一家,一直在算计她。

    她继续说道,“翊笙的存款不少,我爸妈也有点儿养老本,他们都不是追求奢侈物质生活的人,我想让我爸妈清清静静地过晚年,不想安皓辉那边动不动就跑去我爸妈那儿,惹他们心烦。”

    “好。不过这事也算小事,过些日子,你跟咱爸妈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唐聿城没多想,就答应了。

    他养得起自己的妻、子,根本 不稀罕安家那些股份。

    而且,他还知道他家兔子正在创业,扬言要发家致富养他和安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