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12章 身世揭晓(2)
    唐聿城心里有些震惊,他知道岳父岳母在小兔之前,还有一个孩子的。

    只是他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很有可能就是翊笙。

    小安年的心思比较单纯,只知道翊笙很可能是他妈咪的哥哥。

    “那我以后是不是有舅舅了?翊笙舅舅,以后要是我爸比欺负我妈咪,你是不是会带很多妈咪的娘家人来打我爸比?灵感源于生活,电视上都这么演的,网上的段子也这样写的。”小安年走到翊笙面前,眼里闪着小星星,

    ‘翊笙舅舅’叫得非常顺口自然。

    虽然都是同一个人,不过翊笙叔叔,哪有翊笙舅舅来得亲。

    一个是外人,一个是亲人。

    “噗……”安小兔被儿子异于常人的脑回路给逗笑了。

    然后想到小时候,她看到别的小朋友有哥哥,特别羡慕,回到家后就缠着母亲说,让她母亲也给她生个哥哥,结果把母亲惹哭了,连晚饭都吃不下。

    现在想来,她当时那些话,简直就是把母亲心里的那道伤疤给揭开,伤口鲜血淋漓。

    唐聿城也被儿子给气笑了,他疼他妈咪都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欺负他妈咪。

    他将站在翊笙身旁的小安年拎回到身边,开口提议道,“妈,如果您觉得翊笙是小兔的哥哥的话,那就去做个DNA亲子鉴定,结果证明是的话,皆大欢喜,如果不是,到时候您想认翊笙当干儿子,翊笙应该也不会拒绝的吧。”

    安母也被小安年刚才那番话逗乐了,激动的心情缓和了不少。

    现在又听到唐聿城两全其美的提议,很快就接受了。

    翊笙本身就是医生,药箱里也有采集DNA样本的工具,即使猜测到安父安母很有可能是他的父母,他的心情也似乎没受什么影响。

    用头发发囊就能做DNA亲子鉴定,他就没有采血。

    动作沉稳利落地分别采集了三个人的DNA亲子鉴定样本。

    “今天就不回C市了,等DNA亲子鉴定结果出来再说。”唐聿城当机立断说道。

    反正他部队里请了假,正好这段时间又没有什么比较重要的工作,延长一下请假时间不会有什么影响。

    “为了保险起见,DNA亲子鉴定,麻烦二爷拿去找个靠谱人来做。”翊笙将DNA亲子鉴定样本递给唐聿城,淡定地说。

    如果DNA亲子鉴定由他来做,证明是他安父安母的孩子,以后外人知道了,可能会有一些坏心的人说闲话,说他肯定是在DNA亲子鉴定上面做手脚,想借安母安父这块跳板,攀上唐家这颗大树。

    即使他们都心知肚明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可这世上,思想阴暗肮脏的人还是有不少的。

    为了杜绝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把DNA亲子鉴定交给唐聿城找人来做,那就不存在他私心伪造假的DNA亲子鉴定证明的嫌疑了。

    “嗯,我北斯城的人脉还在,我等会儿拿到部队给军医来做,明天就能出结果了。”唐聿城没有异议地接过翊笙递过来的DNA亲子鉴定样本。

    虽然DNA亲子鉴定结果还没拿去做,更别说出结果了,可是安母已经认定翊笙就是自己的孩子了。

    看着翊笙从头到尾神情都很淡定,没有一丝情绪失控,安母的心情顿时变得复杂了起来。

    她觉得翊笙可能对自己和丈夫有怨气,又伤心又委屈地哭着解释:

    “翊笙,你是不是在怪爸妈?当年安皓辉跟你爸争夺安家的继承权,为了打击你爸,转对你下毒手;这事确实是我跟你爸连累到了你,可如果早知道安皓辉会那么残忍对你下毒手的话,我跟你爸肯定会带你离开安家的……”

    跟着,她又将安老护着安皓辉,以及安父跟安老断绝父子关系的事给翊笙说了一遍。

    她和丈夫自知对翊笙有亏欠,余生他们会努力弥补,只希望翊笙不要怨恨他们,当年孩子的事,也是他们心里的一道不能触碰的伤疤。

    “我从没有怨过我父母。”翊笙还是那副荣宠不惊的态度和语气。

    动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温度刚好,吞下一口茶之后,才说,“太久以前的事我不记得了,从我记事起,我觉得我的父母可能是不在了,我只是一个孤儿,那就没什么好怨的了。”

    “后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看着那块玉坠是用极好的翡翠做的,我就猜有没有可能我父母还活着,会不会我是被人贩子拐卖的?反正就是往好的方面想,然后我就试着寻找我的亲人,不过我记不得我父母的名字,也记不得自己的名字,找了很久都没有线索,就放弃了。”

    他淡淡一笑,说道,“我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至于寻找亲人,抱着随缘的心态,有缘则聚,无缘则散。”

    安母听到翊笙这样说,心里狠狠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又哭了,无比心痛。

    当年她的孩子才刚四岁,她无法想象那么小的一个孩子,是怎么长大的,还变得这么优秀。

    “妈,那我哥以前叫什么名字。”安小兔坐到母亲身旁,为了活跃一下气氛,说道,“我生肖属兔,你们给我取名叫小兔,那我哥呢?我看那玉坠是狗肖的,该不会叫狗子吧。”

    唐聿城听了她的话,忍不住摇头失笑。

    小安年也被他妈咪的猜测给逗笑了,捂着嘴看了看翊笙,又看着他妈咪。    “你才叫狗子。”安母眼眶还是红红的,瞪了女儿一眼,“没看到玉坠上有一个‘庭’字吗?你哥的名字比你的好听多了,叫安蕴庭,底蕴的蕴,庭院的庭。”

    “……”安小兔。

    感觉瞬间受到了暴击。

    她哥的名字,果然比她的好听又好看。

    “妈,我觉得我可能是充话费送的。”她故作幽怨说道。

    认定了翊笙就是她的孩子,安母这会儿已经有心情开玩笑了,接腔道,“什么觉得?本来就是充话费送的,当年充100送一瓶油,我去的时候正好油送完了,工作人员说这孩子太丑,别人宁愿要油也没要你,我善良,才把你领了回来的。”

    安小兔在心底怒问:妈!你这话是认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