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11章 身世揭晓(1)
    安父忍不住在心底猜测,当年安皓辉跟他争夺继承权,孩子是被安皓辉谋害的,会不会……   会不会是当年没找到他的孩子,又正好警方找到一具辨认不出面目的孩子尸体,安皓辉便铤而走险,捏造了DNA亲子鉴定,借此狠狠打击他和妻子。

    只是安皓辉没想到,他们竟然查出了幕后凶手是谁。

    “小时候的事我都没有记忆,上回安年跟小暖暖出事,我脑海里闪过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被人丢到河里的画面,隐隐觉得画面里的季节是夏天。”翊笙依然神色自若,语气也淡然没什么起伏,双手却握紧成拳头。

    他暗暗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了下自己的情绪,说道,“我大概猜得到安伯父和安伯母心里在想什么,实不相瞒,我小时候就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叫什么,翊笙这个名字是后来我给自己取的,我可以陪你们去医院做个DNA亲子鉴定。”

    安母一下子就失控地哭得说不出话来,紧紧地抓着手上的玉坠。

    她直觉翊笙就是她的孩子。   前几年在C市,翊笙给小兔医治过手臂和喉咙受伤,每次治疗完就离开;因此,她跟丈夫没能见到翊笙。

    她第一次见到翊笙,是在几个月前小兔回到聿城身边时,她跟丈夫赶去C市,结果小兔吐血却不肯去医院,坚持让翊笙来医治。

    那时,她就对翊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心里莫名的特别喜欢翊笙。   听小兔说翊笙过些时间可能要离开C市,但还不知道要去哪儿,她心里就有些患得患失的,不想翊笙去了她可能找不到的地方。

    都说母子连心,她现在觉得,或许翊笙给她的特殊感觉,让她莫名喜欢喜欢,全是因为翊笙是她的孩子吧。

    正好这时,翊笙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一看,接了起来,“安安,我有些事,你跟二爷先送安年回唐家,等会儿在机场汇合。”   “翊笙,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还是我妈的脚伤有什么问题?”电话那头,安小兔有些紧张地问。   “没有,是一些私事。”翊笙温声否认。

    安小兔还想再问的,但想了想,既然翊笙说是私事,也不好再打破砂锅问到底了。

    挂电话后,她沉思了会儿,对唐聿城说,“聿城,翊笙上去拿药箱,现在说让我们先送安年回唐家,等会儿去机场汇合,我有点儿担心是不是我妈发生什么事了,她怕我担心,想瞒着我不让我知道。”

    “我陪你上去看看。”唐聿城说话的同时,推开了车门走下来。

    后座的门锁着,小安年打不开,便赶忙说道,“爸比,你留我一个人在车上很不安全的,我也要去。”   唐聿城听了,也没说什么,打开后面的车门,把儿子从车上抱下来。

    “爸比,你背我。”小安年站在原地说道。

    他看三叔经常被暖暖妹妹,现在爸比这么好说话,应该不会拒绝他的要求的。

    “上来。”唐聿城没有一丝犹豫,在儿子面前蹲了下来。

    记得日记上记录说,他以前对儿子要求很严格,几乎像对待部队里的军人一样,极少和儿子有肢体上的亲近接触。   如今儿子提出这种要求,可能是儿子内心里渴望的吧。

    儿子再怎么懂事,早熟,也只是一个五岁多的孩子而已。

    小安年趴在他爸比的背上,双手搂着他爸比的脖子,眼眶有些发热。

    他喜欢现在的爸比。   如果可以,他希望他爸比不要想起这几年的事了。

    “你越来越宠安年了。”安小兔有些无奈又开心地笑着说道。   比起之前这个男人总是为了她,跟安年争风吃醋,把安年气得跳脚,她跟更喜欢这样的他。

    “谁让安年我我们的儿子。”唐聿城边走,边淡笑说道。

    “谁让我是爸比和妈咪的儿子呢,不宠我宠谁?”小安年也笑着说道。

    “……”   安小兔摇头失笑,伸手按了电梯开门键。

    很快,回到她父母家门口了。   他们家的隔音不算好,隐隐听到里面穿出母亲的哭声,安小兔脸色一白,赶忙按了门铃声。

    大约过了十几秒。   是她父亲来开的门。   看到她父亲眼眶泛红,还闪着泪光,安小兔立刻紧张担心地问,“爸,发生什么事了?”   她问完,赶忙走进屋里,看到翊笙正蹲着,收拾被摔在地上的药箱。

    安小兔再看她那坐在沙发上哭泣的母亲,觉得自己好像猜到了发生什么事。

    “翊笙,是不是我妈不小心把你的药箱弄坏了?我妈不是故意的,我代我妈跟你道歉,你……你别跟她计较了。”安小兔又心疼正哭着她母亲,但又不敢对翊笙说什么重话。   翊笙把他的那些医用工具,看重得跟命根子似的,如果真是她母亲摔坏了翊笙的药箱的话,那就是他们理亏了,她没资格说翊笙什么。

    “小兔你误会了,不是……不是翊笙……”安母知道女儿误会了,连忙抽噎着否认。

    可是现在她的思绪太混乱了,根本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唐聿城知道事情肯定不像妻子说的那样,他拉了一下安小兔,示意她别说话,“翊笙,怎么回事?”   岳父很爱岳母,就算是岳母摔坏了翊笙的药箱,翊笙敢发火骂岳父的,岳父绝对会跟翊笙打起来。   而刚才岳父给他们开门时,他注意到岳父也是红了眼眶的。

    再者,看翊笙的态度,也不像是起了争执的。

    “我上来拿药箱,安伯母想把药箱拿到门口给我,不小心摔了;我有块玉坠一直放在药箱里,药箱摔开时,玉坠正好掉出来了,安伯母说这块玉坠是小兔的哥哥的,问我哪儿得来的……”翊笙将摔在地上的药物和一些医用工具收拾好,放进药箱里。   淡然自若地将自己的身世,以及安父安母的猜测给他们说了一遍,末了,又说,“安伯父、安伯母猜测我是他们的孩子,等会儿去医院做个DNA亲子鉴定。”   “……”安小兔听完,懵逼了。

    一时间无法思考,也不知该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