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10章 其实小兔还有一个哥哥
    因为安母脚扭到了,行动不方便,晚餐便由安小兔来做。

    她让小安年陪父母说说话,省得她母亲又拉着翊笙,跟他讨论对象的话题;而唐聿城则担心她一个人做饭会累着,便跟去厨房帮她的忙。

    吃过晚饭,又待了大概半个小时,将餐桌、碗筷收拾干净才离开。

    安母想下楼送送他们,结果被安小兔制止了,说她脚还受着伤,就别折腾了。

    电梯里,安小兔看了眼翊笙手里提的一些吃的,有买的,也有母亲亲手做的,淡笑调侃,“果然颜值高的人,待遇就是不一样,我以前还从没见我妈对谁这么好的。”

    她母亲知道,这几年都是翊笙在照顾她,之前母亲还特地打电话问她,打听翊笙的一些情况,以及一些喜好。

    她在想,今天就算母亲没有扭到脚,估计也会找别的理由叫翊笙来家里吃饭吧。

    翊笙抿了抿唇,淡淡地说了句,“你这是在间接承认你丑么?”

    “???”安小兔。

    窝草!翊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毒舌的?画风歪了啊。

    求把她温柔善良滴翊笙还回来!!!

    “下回不带你来吃饭了!”她佯装生气说道。

    翊笙淡淡一笑,并未将她这话放在心上。

    搭乘电梯到了一楼。

    坐上车后,小安年眨了下眼睛,问了一句,“翊笙叔叔,你是不是落了什么东西在我外婆家了?”

    翊笙愣了一下,跟着才想起来今天带了药箱来给安母看诊,还在出来时,安母就塞了一堆东西给他。

    于是,他就很理所当然地遗忘了他带来的药箱。

    “多谢小宝贝儿提醒。”翊笙将手上的东西放到座位上,捏了捏小安年的脸颊,“安安,我药箱落你爸妈家了,我上去拿一下。”

    “那我陪你上去吧。”安小兔说着,就要推开副驾驶的车门下来。

    “不用了,你坐在车上等着就行了,我去去就回。”

    翊笙说完,转身快步回去了。

    客厅里

    安母不经意间看到翊笙的药箱竟然忘记带走了。

    刚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给翊笙,跟他说药箱在他们家,就听到门铃声响起了。

    安母猜想应该是翊笙赶回来拿药箱的,而丈夫正巧去了书房,她便撑着扭伤的脚,走过去将翊笙的药箱拿起来,朝门口走去。

    刚走了几步,丈夫略责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要开门不会喊我吗?脚伤了还不安分待着。”

    安母分了下神,结果不小心绊到茶几脚,一下子摔倒了。

    “哎哟!安邵华你这混蛋在背后吓我。”好在垫了地毯,安母只是摔得有些疼,并没有摔伤了,还有力气骂人。

    安父吓得脸色发白,赶紧跑了过来,“老婆你你你……你没事吧?有没有摔到哪儿了?”

    “我天天去跳广场舞,身体好着呢,能有什么事?”安母这会儿已经坐起来了,摸了摸摔疼的地方,看到居然把翊笙的药箱给摔开了,里面的东西也摔了出来。

    她顿时懊恼自责得红了眼眶,边捡起那些药品和医用工具,边说,“我好像把翊笙的药箱给摔坏了,小兔说翊笙最讨厌别人碰他的医用工具的,我只是想着他们等会儿还要赶回C市,就想赶紧帮把药箱拿到门口给翊笙。”

    安父见她真没事,便走去开门了。

    看到门口站的果然是翊笙,安父连忙开口道歉说,“翊笙,实在不好意思,你安伯母猜到是你回来拿药箱的,赶着想把药箱拿给你,结果不小心把你药箱摔了。”

    他说完,侧身让翊笙走进来。

    “安伯母没摔伤吧?”翊笙边问着,快步朝坐在地上的安母走去。

    等走近了,看到安母神色震惊地看着他的那块玉坠,激动地张了张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脸上不动声色,眼睛微眯,眸底掠过一丝异色。

    “安伯母。”他轻喊了句。

    安母缓缓抬起头,泪眼婆娑望着他,张着嘴过了好几秒,才哭着挤出一句话来,“翊笙……这玉坠……这个玉坠你是在哪儿得来的?”

    安父看到那块极眼熟的玉坠,浑身僵住,心弦猛地一震,眼神不可置信地望向翊笙。

    在场最淡定的应该就属翊笙了,他神色不变,将安父和安母的激动反应看在眼里,没人猜得到他此刻内心的想法。

    沉默了几秒,他像是什么都不知道 ,又像是顷刻间什么都知道了,气淡然回答,“不知道从哪儿得来的,从我记事起,这块玉坠就已经在我身上了,不过那时候玉坠已经碎成两半了,后来才修复的。”

    安母听完这话,捂着嘴巴哭了起来,声音颤抖地对安父说,“老公,这玉坠……”

    安父这会儿已经缓过神了,他没有说话,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和紧张,压抑着心头的所有猜测,把妻子从地上扶起来。

    “是这样的,其实小兔还有一个哥哥,这块玉坠是我们根据孩子生肖做的,一直戴在身上;当、当年发生了一些事,后来警方找到孩子的时候,已经认不出孩子的模样了,那时候我们也没有在那个孩子身上发现玉坠,是警方……警方那边做的DNA亲子鉴定,证明那个孩子是我们的孩子的。”安父说这段话时,声音也颤抖得厉害,伸直连吐字都不标准了。

    那时候,安皓辉一直在跟他争继承权,后来查到那个孩子也是被安皓辉害死的。

    不过那时候,薛碧蓉正好怀孕了,为保安皓辉,便欺骗他父亲说检查出怀的是儿子。

    他父亲有门第之见,本来也不喜欢出身平凡的妻子,再加上他的孩子已经死了;他父亲觉得追究了责任,也不能让孩子死而复生,不想安皓辉的儿子一出生就没了爸爸,便说把安家继承权给他,要他别追究安皓辉犯的错。

    他那时候很恨他的父亲,跟他父亲断绝了父子关系,带着妻子离开的北斯城,后来小兔上小学了,才回来的。

    那块玉坠,是他的孩子的……怎么会在翊笙身上的。

    安父忍不住在心底猜测,当年安皓辉跟他争夺继承权,孩子是被安皓辉谋害的,会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