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此情未央此意难忘 > 章节目录 第705章 让他了解这几年的事
    从医院出来,安小兔跟翊笙说,如果他没有实验要做的话,麻烦他在他们家住一段时间。

    他们的别墅有六七个房间,翊笙要是愿意的话,可以把实验室搬到他们家来。

    翊笙考虑了有一下,便答应了。

    只是为了下回她毒瘾发作的话,他能够及时赶到她身边。

    回到家,快下午四点了。

    “聿城,我先睡个午觉,等我醒了再慢慢跟你说,你忘记的这几年的事,“安小兔边跟他说,边推开房门。”我陪你睡会儿。“唐聿城跟在她身后走进房间。

    关上门后,直接抱起她,朝床方向走去。

    安小兔躺到床上,将一个枕头抱在怀里翻了个身,给他让了个位置。

    她抱着的正是他那个枕头,唐聿城只能跟她共枕一个了,他将她抱在怀里,问,”小兔,我昨晚怎么了?“

    之前翊笙在,他不想再翊笙面前问她一些事。

    他能感觉到他会忘记这几年的记忆,肯定是和昨晚发生的事有关。”你昨晚……“安小兔慵懒地舒了一口气,语气带着睡意说道,”说来话长。聿城,我困,等我醒了再告诉你好不好?“

    她说完,推开了怀里的枕头,转身,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

    自从上次被安娉婷下了毒之后,她的精神就慢慢地变差了些,连食欲也消减了,整个人懒洋洋的,提不起劲,每天都要午睡两个多小时。

    今天陪他去医院,来回奔波了一趟,早就又困又累了。”睡吧。“

    唐聿城迫切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却没有强势地要求她现在就告诉自己昨晚所发生的事。

    没两分钟,便感觉到怀里的人儿睡着了。

    昨晚没睡好,唐聿城看着她安稳恬静的睡颜,睡意渐渐袭上来,也跟着睡了过去……

    安小兔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六点多。

    起床洗漱,下楼吃了晚饭,给翊笙把了脉之后 ,喝了药,跟翊笙打了声招呼,便带着唐聿城去了书记。

    “本来我身上残余的毒快要排除完了,前阵子又被安娉婷下了毒,昨晚毒瘾发作,你打电话叫翊笙赶来,翊笙用了医术帮我对抗毒瘾时,你守在房间外;后来翊笙出去时,发现你晕倒在走廊上,还吐了血,就把你扶了进来,之后 就是你醒来之后的事了。”安小兔先跟他说了昨晚的事。

    然后又将最近发生的,安年跟小暖暖被安娉婷指使人绑架等一系列事情,详细给他说了一遍。

    唐聿城听完,冒出一句,“三弟跟雅白结婚了?”

    他记得当年萧雅白为了不让司空少堂威胁到小兔,决然离开,连名下的财产都交给顾川作为违约金处理了,很明显就是不打算回来了。

    “没有。”安小兔否认,半吐槽说,“雅白跟你三弟的事情有点儿狗血。”

    说着,只好把萧雅白跟唐墨擎夜的事给他讲了一遍。

    “我还没见过安年呢,不,应该说是忘了安年长什么样了。”他的记忆停留在儿子还不到一岁那时候。

    他的手机桌面,是她的照片,相册里也是她的照片,就连书房办公桌上摆的,还是她的照片(安年:一张照片都没有?瞬间感觉不是亲生的,充话费送的)。

    安小兔给了他一个白眼,这是亲爹吗?是假的吧。

    无奈将手机桌面的照片递到他面前,“喏,你儿子。”

    “为什么你手机桌面是安年的照片?”他很不满地抗议,他的手机桌面是她的照片,那她也应该礼尚往来,将他的照片设为桌面才是。

    “……”安小兔。

    这个男人的醋劲还是那么大。

    唐聿城盯着手机桌面看了一会儿,然后一声不吭打开她的手机相册,发现他的照片都没几张,百分之九十是他儿子的。

    他心里不平衡极了。

    将手机桌面换成他的照片——一张坐在办公桌前工作的侧颜照,低调不张扬,又很有意境。

    “长得没我好看。”他一副嫌弃的语气说道。

    心忖:他唐聿城的儿子,长得还很好看,很可爱的,不过就是比他差那么一点。

    在唐聿城的记忆里,仿佛昨天儿子才出生十个月多一点,今天就突然长大到五岁多了,那种感觉……很奇妙,又很复杂,还有些激动。

    “反正在我心目中,安年是最好看的。”安小兔哼声说道。

    不能让这个男人太嘚瑟了。

    “兔子你说什么?再说一次,我刚才没听清楚。”唐聿城语气微沉,带着几分危险 。

    “没听清楚就算了。”该配合他的演出,她视而不见。

    将手机从他手里抢了回来,无意间按到了锁开屏键,看到屏保壁纸竟然换成成他的照片。

    她:“……”

    “桌面,屏保的照片都不许换,不然我要生气的。”他霸道地说。

    安小兔觉得这个男人吃醋的时候好幼稚,又有点儿可爱。

    “好了,不说这个了。”她指着书柜上的日记,对他说,“当年你以为我死了之后 ,记忆就出了问题,只能记住近期一个月左右的事情 ,于是,你将所发生过的 事,以日记的形式记录下来wq可以从这些日记上知道,这几年发生的事。”

    书柜上面的每一本日记,她都看过好几次,每次有空,就会将这些日记拿下来看,脑补日记里所发生的事的画面。

    这让她感觉自己是一直都陪在他们父子身边的。

    唐聿城走到书柜前,上面日记本的数量有些惊人,应该有好几百本吧。

    这些,都是他这几年里写的吗?

    收回神,扫了眼书架上的日记本分类。

    发现关于她的记录,少得可怜,只有一个日记本。

    他将记录她的事情那个日记本取了下来,想知道她出事之后 ,他当时内心的想法。

    看完日记,能感觉到日记本上记录她的事,好像他在叙述一个陌生人般,不带一点儿感情,很冰冷的文字。

    唐聿城皱了下眉头,没办法想象记忆空白的那几年,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然后,他将关于她的日记本放回去,取下与安年有关的日记本……